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任兴洲:供给侧改革是国民经济一帖“中药”期货市场发展与创新备受呼唤

核心提示: 进入新常态,国内投资增速锐减,边际效应递减,要素配置效率低,大量货币资金流向房地产和股市,带来短期资产价格高涨,实体经济几乎全面过剩。消费方面,有效需求和供给都不足。另外,有大量‘僵尸企业’占用资源导致错配,整个国民经济运行存在高成本和低效率的供给侧结构性矛盾。整体而言,国内目前的供给和需求严重不匹配。

9月9日,由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商品交易所、芝商所主办的“首届2016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于郑州隆重举行。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任兴洲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新常态实质是经济结构调整增长动力的转换,其重要特征是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换挡,从持续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发生深度调整。在新常态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无论是从投资、消费、进口,都倒逼我国经济推行“供给侧改革”,旨在减少低效低端供给,扩大有效中高端供给。在国民经济处于严峻下行周期中,期货市场正处在一个更好发挥其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的时代。

任兴洲

任兴洲

她介绍称,进入新常态,国内投资增速锐减,边际效应递减,要素配置效率低,大量货币资金流向房地产和股市,带来短期资产价格高涨,实体经济几乎全面过剩。消费方面,有效需求和供给都不足。另外,有大量‘僵尸企业’占用资源导致错配,整个国民经济运行存在高成本和低效率的供给侧结构性矛盾。整体而言,国内目前的供给和需求严重不匹配。

任兴洲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指主要从生产和供给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其核心在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强调“供给侧改革”,是因为单纯的需求管理已难以奏效,在新常态下,我国经济面临一系列中长期、结构性、以内部压力为主的诸多矛盾,表明供给侧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市场需求的快速变化,亟需推进供给侧的改革和结构调整,提高要素和资源的优化配置,进而提高经济效率。

“如果说需求侧改革像强心剂,供给侧改革就像中药,有着丰富的内容和深厚的内涵,不是单一政策可解决的,而是一个病去如抽丝的漫长过程。单纯依靠需求侧管理是不行的,补上供给侧的巨大短板更为必要,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旨在未来保持经济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任兴洲强调,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问题。

对于期货机制服务实体经济、优化供给结构的作用,任兴洲表示,通过期货价格发现功能可优化资源配置;套期保值能够锁定原料库存成本,规避产成品价格风险,提高企业经营效率;利用期货工具管理风险,可提升企业抗风险能力;有利于完善粮食价格形成机制。

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她说:“实体企业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变化和挑战,供给侧改革呼唤着期货市场和期货机制的发展与创新,发挥其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特别在经济下行周期,期货机制的功能将更为凸显。”

加快期货市场创新步伐,任兴洲建议,未来国内的期货品种上市机制需要改革,建议赋予期货交易所更大的自主权,促进期货新品种上市,使期货市场成为实体经济的“晴雨表”。另外,运用多元化工具为实体企业管理风险提供服务,促进期货机制与保险等机制的有机结合,加快期货市场国际化步伐,在国内一些国际化商品期货品种和碳排放等市场发挥国际影响力。

下面是现场任兴洲发言的速记内容:

任兴洲:尊敬的邓主任,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

首先祝贺我们这个2016年首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隆重召开,在这里很高兴跟大家交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期货市场的创新发展,我们首先看了叫经济新常态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结构性改革我想大家可能不陌生,从去年11月10号由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在中财领导小组的会议上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概念实际上到现在时间并不长,特别是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我们用整个会议的时间来阐述什么叫供给侧的结构性的改革,给他做了全面的分析和阐释,所以今年是全面落实和推进供给侧改革这样的一个时间,为什么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在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在我们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冲击的时间上来谈供给侧改革呢?对此很多人见仁见智,有很多的不同的理解和认识,我们怎么看呢?我想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特别是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来看这次的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我们看这一张图(图),因为他里面的数据很充实,我们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前30年差不多年均增长9.8%,对于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经济体,保持长达30年的接近10%的增长在全世界不多见,经过快速的发展,到十二五的中期,我国走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就是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他的背后的动力机制是什么呢?背后的实质是什么呢?根据国务院中心发展课题组的研究,实际上他的实质是增长动力的转换,我们看了全世界几拾个国家的情况,他们的发展的规律可以看的出来,当这个国家的发展到了人均一万一千国际元前后的时候这个国家经济无一例外的开始下台阶,也就是增长速度的换挡,我们国家30多年以后也走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整个的经济增长在06年高达12.7%,07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高达12.2%,增幅一下子下来了,实际我们整个危机的期间增速并不满,还高达百分之九点几,到了11年还在9.5的增速上,但是当四万亿的刺激计划消耗殆尽的时候,2012年我们没有经过8的时代,我们说增速换挡可以从10%到9%,到8%然后到7%,这是我们能接受,但是实际上我们从11年到12年没有经过8的时代,迅速从9.5%下降到2012年的7.8%,然后是7.7,7.4,去年是6.9%,已经过期了,这几年我们说是七上八下,现在已经是六上七下了,今年上半年我们是6.7%的增长,总体上我们进入到经济增速的换挡期,非常的明显,这是经济新常态的最显著的特征,背后是什么呢?背后是增长动力机制到了一个极具的转换期,实际上很多的国家也是这样的,前期推动这个国家的所有的动力机制,大体上在一万一千国际元的时候,前期的机制发生重要的变化,到了一个新的动力跟上去,但是往往很难接上,所以整体的经济开始换挡,我们国家历史的走到这一天,我们要辩证的看待我们的经济增长的增长,虽然我们的增长上半年6.7,但是去年我们的67万亿,今年肯定会超过70万亿,到2020年的十三五末期我们会达到90万亿的总量,我们增长6.7%大家想想他的绝对的增长量是多少呢?大体上10%就是六万七千亿,1%就是六千七百亿,他是十万亿总量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个时候我们增长10%也就是一万亿左右,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到6万亿,我们的基数大大的提高,所以我们经济整体的综合的实力在增强,所以我们中国现在是仅次于美国进入十万亿美元俱乐部的国家,经济总量在大大提升,新常态的另一个特征是什么呢?如果说明显的特征是增速换挡,另一个特征就是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经过长期的持续的快速增长和传统的发展忙事,导致我们国家的经济结构出现比较严重的失衡,实际上很多的国家在经济发展中,经济失衡是一个必然的现象,都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以后重新找到新的平衡再往前推进,到我们国家大体上到08年前后本来要做经济结构重要的调整,还没有来得及调整的时候金融危机呼啸而来,所以整个的政策来了一个很大的转变,从结构的调整到了经济的保增长,所以我们大家看现在很多的产能有一部分是2008年以后形成的,所以我们现在的大多数的产业的产能过剩,实际上是在促进经济增长和保增长的过程中可能也形成了一些新的产能,当时保增长有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回过头来看,现在这样的失衡可能加剧了整个经济的不平衡,结构进一步的不合理,不仅表现在产业之间和产业内部,而且更加突出的是表现在供给侧和需求的两端的严重不平衡,这是我们国家现在的一个重要的特点,这个不平衡在高速增长时期是不明显的,供给侧和需求稍稍失衡,因为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就把这个失衡给弥补了,但是在经济新常态下,我们经济持续下行的过程中,我们国家面临一系列的中长期的结构性的以内部压力为主的众多的矛盾都表现为供给和需求侧这两对的矛盾,特别是供给侧已经严重了不适应需求侧快速变化的需求,急需通过深度的调整来优化配置继而提高我们的效率,所以不是谁别出心裁提出来的供给侧,他是有着深厚的经济和发展的背景。

什么是供给侧改革呢?大家可能从各种媒体上都知道了,他并不难理解,他是指主要从生产和供给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高竞争力来促进经济发展,他是通过各种资源的重新整合,来重新配置调整经济结构,提高全要素的生产力,促进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当然也有数量,没有数量也是不行的,但是我们到了更加注重质量,经济增长质量的这样的一个阶段,那么是别出心裁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这是中央在这样的一个关键的时期重新理我们的思路,因为我们中国在很长时间内最得心应手的是需求管理,金融危机一来,我们立刻形成了经济危机的转换,非常的见效,但是短期内的效果很明显,但是中长期的问题就来了,供给侧的改革有一点像中药,他有一点慢功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供给侧的改革就像是病去如抽丝的过程。所以整个十三五得气间供给侧的改革是我们重要的任务,单纯的依靠需求管理是不行的,需求管理的基础上我们要更加推动现在的重大的短板就是供给侧,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使的这个供给和需求两端实现平衡,促进中国的经济增长在未来保持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不可能再回到两位数的增长,我们能不能保持在百分之六点几,接近百分之七呢?如果九十万亿,一百万亿以后的GDP总量以后怎么样?我们仍然是中高速的增长,因为我们放眼望去,现在增长6%的国家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是势在必行。

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内容是什么呢?供给侧的结构性的改革包含着很丰富的内容,我们既不同于当年的供给侧的改革,也不同于英国撒切尔夫人搞的所谓的供给侧改革,我们认为起码是四个方面,重新调整我们的制度供给,主要释放微观经济的活力,给企业进一步的松绑,我们30多年前给企业松绑开始改革,30多年后我们把这些束缚去掉,让市场配置资源,以市场的力量突破供给瓶颈,政府做什么呢?就是营造法制化的环境,创造好的条件,公平竞争的条件。

第二个当然是结构调整,因为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就是调结构,把不合理的结构把资源从无效的领域转到有效的领域。

第三包括减税、减负,因为我们国家的企业的税负是很重的,这些给企业压的喘不过气来,减税、减负,中央下了决心了,今年我们的赤字从占GDP的2.4%,提高到3%,大体上多出来5千多亿,干什么呢?主要是用于营改增,用于中小微企业的补贴,中央的力度是大的。 第四个是通过创新期货风险管理新机制,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比如说我们看到刚才我讲的,保险+期货是写入今年的一号文件里面的,中央给了高度的肯定,大连商品交易所在不同的产品上通保险+期货的机制,克服保险期货独立的运营机制,跨市场的进行创新,以及运用成熟的专业运作,形成有效弥补传统机制的缺陷,形成了风险分散,各方受益的有效机制,我们说大连的玉米还有鸡蛋,我听说郑交所的白糖,还有他的很多的农产品,包括棉花还有白糖也在利用保险加期货的方式,所以这一种方式还有比如说粮食、银行、保底租地等等各个交易所其中还有很多的期货公司,因为我们开展了一些座谈,了解到很多的期货公司也积极的参与到这个创新里面来,所以解决我们的问题,解决农产品的问题和实体经济,为实体经济服务,增加农民收入方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在这一种情况下,我们期货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这一种独特的作用,实际还是远远不够,因为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创新的巨大空间,另外当然也有一定的束缚,我们不得不承认,未来期货市场蕴含着创新发展的巨大潜能,未来我想我们的题目叫未来的发力点,发力点我不敢说,但是未来我觉得这几个方面期货还有创新的必要。

首先加快期货品种的创新,推进期货新品种的上市,给市场和企业更多的有效的供给,和对冲的工具,有风险管理,没有这个上市的品种就没有这样的管理的工具,而我们的企业是各个领域都有的,我们现在50多个品种,十二五期间应该说是加速发展,也仅仅是五十多个,我们千百种的品种,我们原油期货,他的战略性的物资我们喊了好几年了,但是现在持持没有推出,所以未来要加快品种上市的步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我们三个交易所上海、郑州和大连都在积极的创新这个产品,很多特别是完善他的产业链,我们知道像上海他的有色,他的钢材现材又推出了现砸卷板,我们看大连他的黑色系列,整个的产业链条逐步的形成,实际上下游跟企业有特别多的窗口和工具运用,但是远远不够,而我们这一方面未来的上市机制可能有比较大的改革和变化,我们过去为了稳定期货市场使得那些遍地开花的市场把他控制住,调整、治理,我们由国务院来推出品种,当时是适合的,但是在市场化进一步的增强,监管进一步的完善的情况下,未来的品种上市的机制有必要进行改革,给期货交易所有更大的积极性和自主权,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品种上市以后可以使很多的企业有更多的机会通过期货和现货有机的结合提供条件。

二促进大宗商品运动期货价格完善定价体系的创新,我们现货对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起非常大的作用,期货的价格有一个基础的价格,然后我们的现货根据期货的基础价来进行所谓的调整,实际上他引导资源配置的功能大大的增强,成为经济的晴雨表。

三促进风险管理机制和风险管理工具的创新,运用多元化的工具为实体企业提供风险管理服务,实际上我们因为没有期货期权所以我们还是在场外复制期权来解决这个问题,绕了一个弯,增加了很大的成本,增加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当然这也是一个创新,但是我们更重要的是推动如果说推动期货期权的推出,上市,我想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因为期权实际上带有一定的保险功能,解决了我们少很大的一个弯迂回的解决我们实体经济面临的问题,期权应该说我们讨论了很多的年,也相对成熟,在国外更是非常的成熟,所以我们加快这样的风险管理工具的推出和创新是十分必要。

四积极推进期货机制与保险灯机制的有机结合,发挥不同的跨市场的有效机制。因为期货郑主任形象的说还是一个大学生,很多人对期货实际上是不了解的,因为他有很多的规则,有很多的专业性的知识,但是保险老百姓都知道,我多少的保费你就给我保多少的风险,这两种有效的机制组合起来,就形成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我们看到实际上这两种机制的作用,单打独斗都发挥不了效果,但是组合起来就形成了所谓的拳头,真正的为实体经济的服务,所以下一步还要积极的推动这样的落实,一号文件里面已经提出,但是这个里面还涉及到很多的问题,我们期货业协会今年夏天专门在杭州召开了关于衍生品的会议,其中也包括了保险+期货,这个里面也有很多束缚这个政策落实的东西,我们要进一步的推动。

另外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的步伐,在更大的范围类配置资源,提高在全球的影响力。我们应该说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好好的看了国务院的教授的文章,他谈了我们现在最好的时机,最好的节点,最好的中国的影响力,包括我们的一带一路,包括现在全球的大宗商品全球最低,包括很多中国市场的机制现在不断的完善,我们想国际化现在已经正式的提到了议事日程,而且要加快他的步伐,否则的话机会是转瞬即逝的,所以我觉得国际化的步伐,我们了解到像郑州我们的PDA,大连的铁矿石,上海的原油都在积极的进行中,实际上也不止这些,我们还有一些国际化的期货的制度,国际化的业务的体系的开发,系统的开发,都面临着很多具体的问题,所以国际化的步伐将大大的加快,还有就是研究、论证炭排放权的期货交易,我们也知道中国在炭排放中对全世界都有承诺的,未来在炭排放的市场上我们的期货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探索运用市场化的机制助力绿色发展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截止到2015年的10月末,我国期货市场的总体有效客户我看了一下数据是104万左右,可能不准确,但是今年可能增加了,因为今年我听说开户的企业开始增多,一般的机构客户仅为2.1万,而14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不完全统计近40万家,有多少参与到我们期货里面来,还是少之又少,所以如何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一定让他们参与进来才能提供服务,所以让更多的实体经济进入到我们的期货市场,为他们提供服务,已经成为新常态期货改革的重要使命,如何通过期货的作用,改善期货的结构,发挥到期货市场的减振器的作用,是现在我们的期货及衍生品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我们面临的重要的课题,我个人认为我们期货发展20多年,我们期货市场有责任,更有能力在管理风险,优化资源配置中为实体经济和微观主体的稳定经营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我相信我们期货业同仁们能够完成这样的使命,以上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