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政策解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券商资金池监管政策有微调 银行委外赎回影响被夸大

银行委外、券商资金池等大资管领域的监管政策成了近期市场热点。

由于普通投资者对资金池和委外业务一直比较陌生,证券时报记者为此采访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一批券商和银行的资管负责人,详细整理了市场上对于资金池和委外业务存在的疑问,并对投资人最关心的十个问题作出解答。

券商资金池业务如何界定?

大集合未来还能存续吗?

为何如今旧令重申?

如何比照公募基金杠杆率久期来管理?

上周五,证监会表示要求券商开展资管业务自查,是前期监管工作的延续,并非新增要求。去年7月,证监会发布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简称“暂行规定”),已重申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不得开展或参与具有资金池性质的资管业务。

但近日地方证监局对券商资管对资金池整改的消息仍引起市场强烈关注。一家券商资管子公司的权益部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大集合产品的规模和期限错配非常严重,因大集合不限规模、不限人数,在银行销路好。近几年,有的券商单只大集合产品就从原来2000万的规模增至2000亿,迅猛之势超乎想象。

据了解,资金池产品普遍投向债券和小部分非标,由于一些评级低的债券波动很大,并且经常借旧还新,容易累积流动性风险。

对于大集合的管理,监管要求比照公募基金的杠杆率久期来管理。上述北京券商资管负责人表示:“券商资金池由于主要投向债券,投资标的、流动性的要求类似于货币基金,监管要求倾向于参照公募基金的杠杆率久期来管理。”

目前看,大集合产品修改合同须事先跟地方证监局沟通,且合同修改只能往符合监管要求的方向改。深圳证监局对辖区证券公司资管资金池存量产品的整顿也做出了部署,要求各家公司以自查的形式,在5月10日前提交自查整改报告,此后每季度应向证监局报送整改进度报表。

银行委外如何运作?

资金池产品的风险在哪里?

具体而言,除了可能累积流动性风险之外,资金池产品由于投资标的大部分是债券和非标,常常以较高的预期收益率吸引资金,并形成刚性兑付的误导性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产品之所以能大规模扩张也是因声称预期收益率达4.5%、甚至是5.5%以上。虽然监管层不允许承诺保本,但一些券商和银行有到期按照约定收益兑付的暗示。

据了解,有的资金池产品即使运作过程出现浮亏,或者收益率下降到1%至2%,但仍采用成本法计算收益。所持债券或非标未到期是难以看出问题的,而且还通过补充新资金实现不断滚动。

一位上市券商资管负责人表示,券商资管并不像银行有资本充足率做保证,兑付隐藏的风险很大,监管层已明令要求用影子定价的风控手段对负偏离度进行严格监控。

因信息不透明,这是一个比较难获得准确数据的问题。所谓银行委外,是银行和管理人签订协议,约定委托金额、期限、收益率目标等具体要求,管理人对这笔资金进行封闭式隔离管理的才能叫委外。

招商证券(15.910, 0.10, 0.63%)金融分析师马鲲鹏、何悦的研报认为,委外基本是表外理财资金,很少有银行做表内自营资金的委外。银行以表内自营或表外理财资金认购货币基金之类的操作不叫委外,这与银行买债券和投同业没本质区别,这只是一个资产配置方式而已。

那么银行委外市场的规模有多大?银行的委外管理人大多为券商、基金公司和少数的保险公司。据了解,券商资管管理的银行委外规模超过千亿的不是少数,有券商资管子公司总经理甚至估计全市场委外资金可能高达4万亿——不过这个数未得到验证。

目前存量的银行委外资金有多大规模?

“在选择委外管理机构时,银行会基于对市场的研究,对市场相应的管理机构进行遴选,因为每个机构在细分领域的营运能力和风格不一样。遴选完以后,我们就会进行严格的招标。”一位城商行投行总经理说。

据了解,公募基金、券商资管相对于银行来说具备更强投资能力,尤其在股票投资方面。但在管理过程中,有的银行还会与管理人一起制定投资策略,制定白名单和限制门槛。

据了解,个别银行还会要求管理人每周提供委外管理报告,每天筛选并追踪舆情和市场负面信息来做到预警。

委外业务还有空间吗?

券商资金池业务整改是否包括债券?

日前,地方证监局对大集合资金池产品的要求有四点:一是严控规模,原则上产品规模应逐月下降;二是严控投资范围,产品新增投资标的应为高流动性资产,不得投资于私募债、资产证券化、高收益信用债券、低评级债券以及期限长的股票质押产品等流动性较差的品种;三是严控资金端和资产端的久期错配程度,组合久期和杠杆倍数不得上升;四是采用影子定价的风控手段对负偏离度进行严格监控,产品风险准备金不得低于因负偏离度可能造成的潜在损失。

不过据记者了解,监管部门日前约谈几家资金池规模大的券商之后,监管尺度有所调整。

一家券商资管子公司总经理表示,监管部门经过摸底发现,有的券商资金池规模高达几千亿,并且以债券投资为主,如果强行清理债券资金池无疑会对债市有较大影响。

因此,监管部门最新的说法有所松动,即借新还旧、分离定价、非公平交易的资金池指向非标类资产,并不包括债券。

据记者采访了解的情况,银行委外基本上没有大规模赎回情况。

一家国有大行投行部总经理告诉记者,该行的委外管理人都是券商和基金公司,一部分是自身集团的附属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一部分给外部机构管理。

据了解,该银行与集团子公司合作的委外规模在2000亿左右,这种集团内部的合作不存在大规模赎回问题;而跟外部机构合作的金额占比只有2%左右,其中大量还是以MOM(多管理人基金)、FOF(基金中的基金)的形式存在,不存在大量赎回问题。

一家城商行投行部门兼资管部门总经理告诉记者,该行委外资金非保本比重在13%~14%,最近并没有实施大额赎回,但有极个别管理人汇报的业绩与之前预期相距甚远,于是有调整,但赎回规模占比小。

一位上海券商资管子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委外资金去年发展最快,有一部分属于一年期产品,已到期赎回;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监管原因提前赎回,但这种赎回需要承担损失,除非流动性紧张否则不会这么干。

记者获悉,一家委外规模排名前三的券商资管近期还参加两家银行委外的招标。可见银行委外并非完全禁止,而且还有的券商权益类委外增加了几十亿。

银行委外有大规模赎回吗?

一家上市券商权益部总监表示,近期赎回的银行委外可能是投资债券的产品,而权益类反而有增加的势头。

他认为,前段时间部分银行委外赎回属于考核压力下的市场行为,这种阶段性行为不会形成长期压力,未来银行委外的业务空间还很大——尤其是一些自身投资能力不强的城商行。

一位银行投行部总经理称,近两年商业银行的理财资金增长较快,但在细分领域的资产投资能力仍旧不足,这导致市场需求与投资能力倒挂。

但是,委外业务也面临强监管。对于目前的“三三四”进场检查,就有股份行驻沪的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监管要求该行提交委外业务的主动管理过程资料。银行认为,“融合性委外”是未来的方向之一,也就是加强银行自身对资金投向的把控和介入。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