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微盘”交易风险“大” 遭禁后借APP复活

因为涉嫌非法组织、经营期货业务,涉嫌聚众赌博甚至是传销活动等多项违法违规事项,“微盘”交易在今年初已被证监会列为清理整顿对象,多地交易所也已经陆续下线“微盘”业务。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这一被明令禁止的交易方式,开始借助手机APP大行其道。

以“微盘”“微交易”“二元期权”为关键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下载了数十款APP。记者注册体验后发现,这些APP存在业务内容高度相似的情况,多个APP的客服电话一模一样,注册一个账号可以在多个APP上正常登陆。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拨通其中一个客服电话时,对方声称是“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出现上述情况是因为“有多个会员单位”。但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官网客服却向记者表示,该交易所没有微盘APP,记者列举的APP并非他们的会员单位。

此外,当被问及是否属于证监会清理整顿范围时,有平台表示,公司总部位于境外。对此,有律师指出,APP在中国境内的经营行为适用于中国法律。

监管屡次警示相关风险

“去杠杆,无手续费,最低20元入金,最快30秒盈利,资金安全有保障”——这是一家“微盘”平台客服的介绍。不过,这种看似美好的宣传,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风险。今年初,证监会主持召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明确指出“微盘”交易涉嫌聚众赌博。

在此背景下,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交易所宣布下线“微盘”业务,如广东省贵金属交易中心于3月底公告下线“微盘”业务。今年5月,深圳警方侦破了深圳首例微交易形式的犯罪案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微盘”交易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有具体的金融资产标的,主要由地方交易场所及其会员单位设立,将原来在交易场所交易的合约,缩小合约价值做成“迷你”合约,迁移到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网站等平台上吸引个人投资者进行交易。另一种交易模式则类似“二元期权”,由投资者对白银、原油、铜等大宗商品价格,在一定时间内的涨跌走势进行判断,从而买涨或买跌,损益事先约定,主要取决于商品的涨跌方向。

对此,多地监管部门曾提示过风险。比如,安徽证监局在今年2月就提示称,多数微交易投资可能存在以下风险:其一,一些微交易平台的交易对象为未来某段时间外汇、原油等品种的价格走势,交易双方为网络平台与投资者,行为类似于赌博,且这些网站大多注册在境外,在国内无网络备案信息、无实际办公地址,投资者一旦上当受骗,损失很难追回。

其二,一些微交易平台属于典型的黑平台,随时可能圈钱跑路;其三,一些微交易平台存在误导性喊单现象。这些平台依据所谓的伦敦金属交易所、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等第三方价格,利用平台上“分析师”“理财师”“金融师”等指导老师故意喊反方向,导致投资者亏损严重,利用客户急于“扳本”的心理劝说追加投资,导致投资者越陷越深;其四,一些微交易平台存在入金容易、出金困难,甚至不能出金的问题。投资者需要出金时要么出现系统异常,要么资金被冻结,更有甚者直接被封掉账户,造成投资者维权困难。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一些“微盘”平台声称投资者账户的资金由第三方托管。对此,一位期货从业者向记者表示,二元期权就是一个骗局,平台并不会真正地进入外盘进行交易,第三方托管也就无从谈起了。并且二元期权的主要客户,是资金量较小且对于金融衍生品了解度较低的投资人,这类投资者本身对风险的判定能力不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由部际联席会议组织召开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交流会指出,对于“微盘”交易平台、严重违法违规的交易场所、违法违规且拒不整改的交易场所、未取得省级人民政府批文的非法交易场所要下决心取缔关闭。

“微盘”借APP大行其道

尽管监管态度明确,但众多“微盘”交易平台仍然大行其道。

以“微盘”“微交易”为关键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下载了近20款APP,在这些APP中,凤凰投资、华夏贵金属、金融汇、财富在线、商品在线、现货原油宝、鑫智投教等多个APP(以下简称类同平台)的操作界面、客服电话几乎一模一样。APP界面显示,这些平台交易的产品为银饰品、润滑剂、铜摆件,投资者通过“订货”“融货”的模式进行交易。

记者注册了其中一个平台后发现,用该平台的账号密码能够登录前述类同平台。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拨通客服电话,客服对此解释称:“我们有很多会员单位,所以APP名称是不一样的,很正常。”

值得一提的是,该客服电话预设的欢迎语显示为“中海环球商品交易中心”,但客服却向记者表示他们是“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公司位于江西南昌。当记者询问“中海环球”和“中江国际”的关系时,对方表示无可奉告。

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官网信息显示,该中心是经国家工商总局核名登记,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由华民君联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携手新食尚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创立的公司制交易中心,注册资本1亿元,总部位于江西鹰潭。不过,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客服向记者表示,该交易所没有微盘APP,上述APP并非他们的会员单位。记者在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官网公布的会员名单中也没有找到“中海环球”或者前述APP的名字。

北京市中银(济南)律师事务所蔡燕浩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交易所通过会员招揽投资者,投资者要确定交易所的正规性,如果交易所本身是不合法的,其会员单位招揽投资者便是违规行为,投资者可以向地方证监局举报。”

记者注意到,在前述APP的首页均有一份“关于业务升级调整通知”的信息,落款为“中江国际商品交易中心”。通知称,“现有交易品种将于2017年5月31日早7点起停止入金及新建订单,并于2017年6月3日凌晨4点对所有持仓单进行强制平仓,6月16日现有提现渠道将关闭,业务升级完成后将第一时间告知。”

但当记者以交易出现闪退为由再次致电前述APP客服时,对方向记者推荐了另一个名为“八元易投宝”的APP,并表示由于产品升级,华夏贵金属、金融汇等无法交易,八元易投宝则可以交易。

除上述所列现货“微盘”APP,《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一些以“美原油”“美黄金”期货为交易标的的“微盘”APP也存在类似情况。

记者从应用商店下载的原油期货宝、外汇期货宝、贵金属期货宝除了名称不同外,操作界面、客服电话等均高度一致。记者同样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平台客服,对方表示,这三家是相互合作的关系,但平台的账户不能通用,资金由第三方托管。

APP信息显示,贵金属期货宝和外汇期货宝同属于北京昊锐腾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昊锐腾博),原油期货宝则是上海国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逊)旗下的产品。记者并未查询到两家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但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昊锐腾博与上海国逊的经营范围均没有涉及期货交易的内容。

“一些互联网科技公司开设期货交易平台,这种做法是不合法的,涉嫌非法经营期货业务。”蔡燕浩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有平台声称总部在境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二元期权为关键词在应用商店中搜索,位于首位的APP名为达瑞微交易。记者下载后发现,其开户方式极其简单,仅需要输入身份证号和手机验证码便可以参与操作。

达瑞微交易的具体交易项目主要是美元/欧元、美元/英镑、英镑/欧元等金融衍生品。交易方式分为买涨和买跌,交易频率分为30秒、60秒和5分钟。记者充值后发现,其充值渠道为银联快捷支付,支持市场上大部分的银行,绑定步骤也比较简单。

记者尝试点击其中英镑/美元交易,在确认下单后30秒,显示交易成功。账户资金增加了75元。而记者连续交易了5次,其中两次买对涨跌,一次平盘,两次买错。在买错后,扣掉了100元。这样的话,就算买对买错各一次,也要损失25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证监会在《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31号文)中明确指出,类“二元期权”微交易,是由投资者对白银、原油、铜等大宗商品价格一定时间内的涨跌走势进行判断从而买涨或买跌,涉嫌赌博,有的还涉嫌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

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达瑞微交易客服,咨询其平台是否属于证监会清理范畴时,对方表示,其微交易使用中没有杠杆,亏损不会超过投资额度,交易商不收取佣金和点差。且APP和交易所、银行“都有合作监管”。此外,该客服表示,达瑞微交易的总部在新西兰。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APP在中国境内的经营行为适用于中国法律,“只要是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或者软件用户在中国境内,都要受到国内法律法规的监管,即使软件的语言版本是外文,只要其用户主要在中国,就需要符合国内的相关规定。”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