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宏观经济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时隔2年国际收支再现双顺差 资本外流缓解助稳人民币

国家外汇管理局周四(6月29日)公布,2017年一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184亿美元,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393亿美元,其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368亿美元,储备资产减少26亿美元。时隔两年后,我国国际收支再现双顺差格局。

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转为顺差,说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明显好转。对此,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给出的解释是:一方面,境内主体对外投资趋于理性,另一方面,境外投资者持续增加对我国的投资。

同日,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5月人民币交易使用量环比微升1.61%,结束连续两个月的下跌,并重新回到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表示,下半年随着中国经济的企稳,外汇储备止跌回升、净流出的缓解是大概率事件。人民币汇率目前没有出现清晰的拐点,短期内将呈现震荡行情。

资本外流显著缓解

外汇局6月29日公布了2017年一季度国际收支情况,其中引人注意的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368亿美元,这是时隔两年后,该项目重回顺差。

在此之前,我国的国际收支中资本和金融帐户最后一次出现顺差是在2014年一季度。当时,我国的外汇储备余额几乎逼近历史峰值的4万亿美元。自当年二季度开始,受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变化、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等因素共同影响,资本和金融项目转为逆差。2015年8月11日汇改之后,当年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帐户逆差达到2239亿美元。

2016年我国非储备性质金融帐户逆差4170亿美元,较前一年下降4%。外汇局预计,2017年我国经常账户将保持一定规模顺差,资本和金融帐户(不含储备资产)逆差有望收窄。

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储备结束了去年同期逐月下降的态势,开始小幅回升,资本外流的形势也逐渐缓解。截至2017年5月31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5万亿美元,较4月末小幅上升240亿美元,为连续第四个月出现回升,站稳3万亿心理关口。

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正的估值效应,也就是因为美元指数(95.5825, 0.0055, 0.01%)的走弱,非美元货币对美元升值,资产价格升值。“不能简单地认为估值效应是导致外汇储备增加的主要原因。因为,正的估值效应不仅是今年上半年有,去年上半年也有,但如果剔除估值效应,去年一季度外汇储备下降1293亿美元,而今年一季度仅下降了25亿美元。最根本原因是资本流出的势头得到了缓解。”周四在澳新银行和彭博共同举办的“人民币创新体现”论坛上,管涛表示。

与此同时,他认为,资本流出得到缓解的原因也不能简单归结为监管,监管加强是必然的,针对市场出现的恐慌性资本外流,监管部门采取了一些临时性的措施,但更主要还是市场自身的原因。

根据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末,从涉外收支的结售汇比例来看,市场主体结汇率有所上升,购汇率有所下降。银行客户结汇与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2.7%,较前4个月的结汇率上升0.6个百分点;银行客户购汇与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7.4%,较前4个月的购汇率下降0.5个百分点。

“这说明市场对于价格信号作出了反映,主要是因为人民币并没有像去年年底所预期的出现大幅贬值,反而出现了反弹,这种情况之下,市场主体调整了结售汇的策略。”管涛表示。

外汇局新闻发言人6月29日也就一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转为顺差作出说明称,一方面,境内主体对外投资趋于理性。一季度,因国际收支交易形成的我国对外金融资产净增加547亿美元。具体看,对外直接投资资产净增加205亿美元;对外证券投资资产净增加147亿美元;对外其他投资资产净增加194亿美元。

另一方面,境外投资者持续增加对我国的投资。一季度,对外负债净增加91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减少135亿美元。具体看,外国来华直接投资净增加331亿美元,仍保持了较高水平;来华证券投资净增加68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减少189亿美元;来华其他投资净增加516亿美元,主要是非居民存款增加,上年同期为净减少385亿美元。

资金流入意愿增强

管涛表示,下半年随着中国经济的企稳,外汇储备止跌回升应当是大概率事件。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来自中国经济基本面,二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三是金融去杠杆下货币政策不会放松。

本周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下调了对美国今明两年经济的增长预期,但早些时候IMF上调了对中国经济的预期。“经济稳则货币稳”,管涛指出。

不仅如此,最近我国资本项目开放多项目标相继落地,A股被纳入MSCI指数,“债券通”预计在下月初正式开通,这些对于提升投资者信心具有重要的意义。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金融去杠杆的推进,货币政策从稳健偏宽松转为了稳健中性,“金融监管的加强的初衷并不是为了稳定汇率,但客观上,国内监管的收紧,推高了利率,保持了人民币相对于其他货币的较大的利差,对抑制资本流出也有作用。”管涛指出,资本净流出的缓解是大概率事件。

作为市场的一线交易人士,澳新银行中国市场副总经理兼人民币产品交易主管胡文涛的态度更为乐观,在前述论坛上他表示,下半年估计企业即期结售汇或转为顺差。

5月末,中国企业、个人等非银行部门即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123亿美元,环比下降3%;值得注意的是远期结售汇维持了顺差34亿美元的规模。也就是说,远期已经变成了净结汇。胡文涛表示,按照以往的经验,远期要比即期的数据先行,乐观估计下半年企业即期结售汇或转为顺差。

从经常账户来看,下半年随着全球经济转好,对中国出口有很大的帮助;而进口方面,受到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商品价格下降,从而下半年中国贸易顺差将会进一步扩大。这种情况下,个人和企业结汇的意愿会进一步提高。

从资本账户来看,胡文涛了解到,一些国外的投资者今年以来已经购买中国债券,很多机构对中国的关注越来越多,这一现象在“债券通”推出之前就已经出现。

最近,在多重利空因素的作用之下,美元指数再次连续下跌。很多机构人士认为,美元或将进入一个大的弱周期。如果是这样,那么即便美联储加息,但美元资产的价格仍然会比较便宜,这种情况下,海外投资人对新兴市场配置的需求仍然存在。在胡文涛看来,中国债券市场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我接触过一些其他国家的保险基金、养老基金等,它们为什么要选择中国市场,是因为中国债市规模非常大,此前它们曾去新加坡买过,十年期债券全部吃下,还吃不饱。而世界上除了欧元(1.1434, -0.0007, -0.06%)区、美国以外,就是中国市场还能容得下这么大的投资人。”他称。

SWIFT 6月29日发布的最新报告也显示,5月人民币交易使用量环比微升1.61%,结束连续两个月的下跌,并重新回到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

人民币短期震荡行情

随着跨境资金流动形势的好转,外汇供求趋于平衡,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将呈现出怎样的走势?

最近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经历了起起落落的震荡。6月29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16:30收盘价报6.7787,较上一交易日再涨205个基点,日内一度达6.7722,创去年11月9日美国大选以来新高。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截至20:03涨106点报6.7930。而在最近三日大涨之前,人民币才遭遇了7连跌。

知名外汇专家韩会师表示,按照现行的人民币汇率定价机制,一旦美元持续走弱,人民币兑美元跳升的概率非常高;反过来,当美元持续走强的时候,人民币在“收盘价+一篮子”定价机制的引导下,也应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这可能意味着,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上下震荡将十分频繁。

管涛也认为,短期内将双向波动,目前并没有清晰的信号表明人民币出现拐点,真正的拐点可能要等到中国经济真正企稳,美元走势不是那么强的时候,目前为止内部和外部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近期人民币将呈现震荡行情。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则认为,人民币趋势性贬值接近尾声。他称,本轮人民币汇率重估始于2015年8月11日汇改,至目前在岸汇率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已累计贬值9.2%左右,人民币有效汇率贬值6.2%左右。虽然未来人民币仍会跟随国内经济而波动,但从大趋势看,企业债务重整已于去年中基本完成,而出口恢复正增长也对人民币形成支撑,人民币趋势性贬值已告结束,未来双向波动将成常态。

而胡文涛更为乐观地表示,到年底人民币兑美元看到6.7。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