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报告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关于交易所欲上马不锈钢品种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几点问题的思考

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不锈钢生产、消费及出口国,但产能结构性过剩、价格机制紊乱、贸易壁垒重重等因素仍羁绊行业发展,致使中国不锈钢产品在国际市场的价格主导力与其体量仍不匹配。再者,作为不锈钢主原料的铬、镍对外依存度都达80%以上,在抵御来自矿源头的风险能力严重不足,此点从国内铬、镍生产企业的亏损已成常态化的影响中可见一斑。因此,无论是价格机制的形成还是产业链风险控制需求,都需要一个公允的参照标的,在如此背景下,国内交易所酝酿上马不锈钢期货品种亦是大势所趋。而在不锈钢期货品种推进的过程中可能会产生的几点问题笔者做简要探讨,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 防范逼仓风险

1

从期货标的物选择去考量,200系尚无国标,400系体量过小,因此标的物应当出自300系,而304钢种又是300系中的主力品种,因此不锈钢期货标的物首选当属304板卷,只是事实上304板卷的体量与我们直观的认知是有差距的。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是300系不锈钢从形态上去看,其分为板卷、窄带、型材、管材,300系宽幅板卷(宽度>1000mm)又是其中流通最为广泛的形态,其在300系粗钢中的占比尚不足80%。再者,并不是所有的300系都叫304,常见的300系钢种在10个左右,其中304钢种是最为常见且在300系中占比最高的钢种。就国产304板卷的流向而言,主要分为出口和内销,其中出口比例约25%。304板卷内销主要以热轧和冷轧状态,其中热轧主要作五金件、工业用料、改轧(含分条)等应用,冷轧的使用范围最为广泛,钢厂会将304宽幅冷轧品(含改轧)部分以直供的形式发送给终端客户,对于这部分终端稳定需求我们可以认知为刚需,剩余的304宽幅冷轧品则进入到贸易流通环节。贸易商接手钢厂304宽幅冷轧品后主要是输往制品终端,终端客户的需求可谓是贸易商力保的,因此这部分需求我们亦可认为是刚性需求,剩下的投机库存才是可能在未来被转化成可持续仓单部分,投机库存在2012年后逐渐下降,在2016年商品共振、不锈钢杠杆加大效应的影响下全年304宽幅冷轧投机库存放大至60.52万吨,如果这样的水平可以延续的情况下,似乎其体量尚可,但是这部分的量需被分解为交易所注册品牌和非注册品牌,假设注册品牌有太钢、天管、张浦、酒钢、宝钢、宝新、鞍钢联众等老牌钢厂为主,那么逼仓的风险就会陡然增加,毕竟老牌钢厂产品在终端的接受度较高,同时,老牌钢厂中已有2家钢厂极少生产304/2B产品(老牌钢厂的出口、产量变化带来影响未计)。那么,上述假设部分的注册品牌在投机库存中的占比是较低的,由此推断,逼仓风险是存在的。

在交仓的过程中,交仓规则的制定可能还会涉及到厚料与薄料的交仓比例问题,这就使得逼仓风险会进一步增加。因此,为了防范逼仓风险,可考虑加大注册品牌的范围,甚至可以考虑加入部分民营改轧品牌。

二、 毛、切边的价差转化需浮动

2

受用户使用习惯及实际需求的影响,钢厂冷轧品出厂伴有毛边和切边两种状态,不同的边部状态结算也自然会有价差,不同钢厂在不同时期执行不同的毛、切边价差,304宽幅冷轧常规的有150元/吨、180元/吨、200元/吨等,而常见的并被行业所默认的是200元/吨。毛、切边价差的本质是不锈钢正材与废不锈钢之间的价差变化,毕竟修边的加工费是相对固定的。当正材和废料的价差扩大时,采购方买入切边卷更经济,如果正材与废料的价差缩小时,采购方买入毛边卷更经济。如果交收时毛、切边价差固定,随着正材与废料的价差变化,钢厂会选择性地进行交收,进而导致交收品因边部差异而形成结构性失调可能,通过浮动价差可以调控交收品结构。同样,在大、小卷的问题上也可以采取类似的浮动机制。

三、 单轧品或扎堆生成仓单

3

2014年,不锈钢冷连轧工艺被行业所关注,经历了3年的酝酿,已渐成燎原之势,彼时,笔者曾将之喻为中国不锈钢业的第三次行业革命,并断定其将成为未来价格竞争的导火索,时至2017年,冷连轧产能继续扩张,由此主导的规格加价已在实质上撼动了产业的原有格局,仅2017年初以来,国内钢厂围绕厚度加价的调整次数累计不下10次,厚度加价不断被往下压缩,单轧工艺钢厂疲于应对,被动式地跟调加价,却无法改变两者之间价差扩大的现实。对比2015年时行业困境下钢厂厚度加价普遍上调,2017年厚度加价普遍下调,两者反方向的演变凸显的是单轧和连轧在各时间段的主导力的变化。

当前,薄料部分的加价,单轧较连轧整体高出300-700元/吨;厚料部分,单轧较连轧整体高出100-300元/吨。单轧与连轧价差的扩大带来的直接影响将是产品的市场占有率的变化,交易所若执行的单轧与连轧差异化(或出厂加价)的加价标准,则单轧钢厂被削弱的竞争力会通过交割方式来补偿,甚至可能会出现“连轧+单轧”工艺钢厂以单轧之名进行交收,届时或会出现以单轧名义进行的扎堆生成仓单的现象。

四、 交收品升贴水需结合其坯料的差异进行评判

4

一般而言,交收品牌的升贴水主要受产品的品质及市场接受度等因素的影响,而不锈钢宽幅冷轧品的品质除了生产技术因素的影响外,热轧坯料的品质对后续的冷轧工序的品质有决定性的影响。无论是全流程钢厂(“炼钢—热轧—冷轧”全工序参与钢厂)还是改轧厂(示意图中的钢厂C),其生产冷轧所用的热轧原料都有可能来自全流程钢厂(示意图中的钢厂A)或者单纯炼钢厂(示意图中的钢厂B),与此同时,全流程钢厂及单纯炼钢厂的炼钢工艺都存在一定的差异(如传统炼钢工艺及一体化工艺),最终炼钢环节对冷轧品的品质有基础的决定性作用。

举个例子,比如宝钢系,其生产冷轧所使用的热轧原料可能来自宝钢自炼钢,但同时也可能来自其它的非全流程钢厂;再比如甬金系,其生产的冷轧所使用的热轧原料可能来自青山系也有可能来自其它的全流程钢厂。因此,在鉴定冷轧品牌之间的升贴水时,需要在材质书中注明其热轧坯料来源,一方面可以作为升贴水鉴定的依据,再者,终端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可以根据其性能加以区别使用。

五、 国内300系炼钢产能“洗牌”进度放缓

5

中国不锈钢企布局东南亚及南亚市场已成定局,到2018年末,该区域内的300系产能将达330万吨增量,新增产能配套冷轧环节利用海外的成本及需求优势,放量后必然会挤压部分国内的出口份额,毕竟国内板卷的出口对亚洲市场的依赖度是80%左右。亚洲范围内的新增300系产能并不能全部挤占中国的出口市场份额,这点从国内的传统钢厂始终占据出口主导份额的现实中已体现,那么海外新增炼钢产能如期投建后将表现为过剩,过剩产能利用成本优势对中国进行出口。国内市场将面临出口返内销及进口增量的双重压力,供应增量,倒逼国内炼钢产能“洗牌”。

6

国内交易所若上马不锈钢品种后,一方面将增加仓单需求对不锈钢现货的窖藏功能,尤其是出口返内销的冷轧品几乎都应当是交易所注册品牌;另一方面,将带动部分投资类公司参与不锈钢贸易环节,流通蓄水池功能将被放大。因此,一旦不锈钢被赋予金融属性后,国内表观消费量将放大,炼钢产能的“洗牌”节奏将放缓。

不锈钢的草莽年代逐渐淡去,追随镍价而随波逐流的痕迹在2016及2017年已不再明显,行业从懵懂到成熟的过程中需要经历激荡,而放浪形骸后仍需回到本真,不锈钢期货品种的上马一定程度上将起到指引、规范行业的作用,只是它需要等待,当海外炼钢配套冷轧产能的密集投放期到来前或将是个契机,利用出口被压制的不利界面来承接返内销的压力,进而化解逼仓风险。而这个时间点或许在2018的那个秋天。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