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庄彬俊:看好中国需求以及南半球钢铁工业

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主办、上海钢联(300226,股吧)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独家承办的2017年(第六届)中国煤焦矿产业大会于2017年8月23-25日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酒店召开。FMG商务发展部总监庄彬俊以《2017-2018年全球铁矿石供需格局分析及预测》为主题发表演讲。

FMG商务发展部总监庄彬俊

FMG商务发展部总监庄彬俊

 铁矿石需求方面,庄彬俊表示,对于中国近期以及未来的需求都是看好、看多的,近期看多主要是中国现在需要改革,需要改变过去30年发展的一些模式。长期来讲,他认为中国处于向发达国家水平发展过程中的中间位置,需求是较长期的。

  此外,他还表示看好钢铁工业,主要在南半球,特别是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服务半径里面,他认为东南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以下为文字实录:

庄彬俊:首先再次感谢我们的组织方每年都邀请我们来把我们的情况做分享,我们很难对未来市场做过多的详细展望,因为铁矿石现在在四大家里也是中国主流的供应商,通过对我们公司情况的了解,帮助各位从基本面的角度,从铁矿石供应的角度能够对过去一些情况,了解过去现在,就可以更好的了解未来。今天的PPT跟原来印发材料得有点不一样,因为我们刚刚公布了2017产业年的年报,所以我会有很多年报的东西,FMG是根据澳大利亚财年,是每年的7月1号到来年的6月30号。所以我们也是刚刚结束的财年,我们是本周的周一公布的,PHB是本周周二公布的。

FMG是中国主要铁矿石的供应商,到现在大概占中国进口铁矿份额,应该讲随着铁矿石进口量的逐步增加,而FMG基本上从2013年扩产完成以后保持基本不变的量,市场份额在逐步的缩小,从高的时候18,到现在16、17的水平,但是中国是我们主要的生产,从08年第一艘船到今年的6月30号,我们累计8.8亿吨,每次说到这个总是蛮自豪的,这一轮中国工业大发展是入市以后中国带来的很大变化,其中讲到制造业全球比重翻了四倍,由于中国入市以后,制造业大的发展对澳大利亚西北部铁矿石重地的产量,正好也是翻了四倍,从原来的2亿吨不到,现在FMG大概一年是1.7亿吨,加一起出口也就是FMG一年的产量,这也印证了制造业的发展,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的影响。因为铁矿主要靠运具,数量极大,所以距离非常重要,比如说07、08年最高的时候船运,从巴西运过来100块钱美金,有一段时间甚至可以跟铁矿石本身的价格媲美。现在当然比较低,所以运具很重要。

这张图是我们公司的情况,现在也有四家,各家都有自己的舶位,各自拥有自己的装船的地域。我们的矿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当地有三座矿山,所罗门是11月底最后扩展完成的新的1亿吨产能主要地方,加起来一共是五座矿山,这个铁路也是我们拥有的,也是世界上载重量最大的,也是当今世界上重轨跑得最快的铁路,我们非常高兴看到铁道科学院的专家们去考察,因为中国的高铁都有了,都非常先进了,但是重轨的铁路还要赢得改善,所以他们就去FMG铁路进行考察。我们未来的发展,一个是铁桥,这是目前为止1.7亿吨都是赤铁矿,这个是磁铁矿,这是我们和台湾的最大企业台塑,因为他们在越南建了大的钢铁企业,不久前刚刚点了高炉投产了,三家进行合作开发的,还在早期,还没有进行大规模开发。另外在所罗门的西边有一片矿区,这基本上是我们的分布。

FMG的发展之快,从无到有,到明年是供应中国的10周年,到明年这个时候,我相信我们会有第一个10亿吨,十年时间完成第一个10亿吨供应中国,这又是一个新的记录,因为我们之前是分布用了40年的时间,完成了对中国第一个10亿吨的输出,从73年一直到13年,这也体现了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由于中国入市以后,制造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城镇化建设,对实体经济带来的正面影响。要做到这一点,FMG很重要的就是它的企业文化,它确实有独特的企业文化来支撑,我讲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一轮大的扩产,四大家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2010年到2011年的时候对外公布搞扩产,但是FMG是2010年3月份完成,其他几家到现在还没有达到原来定出来的产能,所以当时FMG设计这个目标的时候,很多投行都不相信,这就是靠企业文化,虽然市场有这个机遇,但是还是有独特的文化支撑。

刚才过去的财年我们交了不错的答卷,我们远期目标是要达到安全生产最高,对股东回报最高的企业,传运量没有大的增加,扩产以后基本上保持每年在1.65亿的范畴里,其实说到这个也顺便说一下,我看到很多国内的数据,因为每个季度上市公司都会报,但是不同的媒体,大家在用的数字参差不齐,对市场直接有影响的是发运量,它的产量每一个季度的矿石产量对当今市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它由于种种原因,安排维修各方面,某个技术产量小了,但是它的船运量不会减少。我们去年订的目标是12到13美元,最后完成到12.84,应该讲很不错,因为我们涉及到汇率和油价的影响大。更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我们一年里面还还了27亿美元的债务,因为他是靠发债完成的,而不是靠股东要钱进行发展。

从2017年开始,一个季度一个季度的持续往下降本,现在已经在FY18定在11-12,如果说只用一个矿,产品已经定位58或者59出去,任何达不到含铁的话就只能是废料,FMG现在有五座矿山,最大的产品是FMG的混矿,有一半,通过混矿以后就可以把原来不能用的矿石利用起来,再一个是在我们之前都是主要靠直运矿,挖出来之后就直运走了,没有选矿,FMG现在85%的都是选矿,如果你去现场看的话,所有的矿石都在像一个大的洗衣机里面水洗一遍,降低它的杂质,降低的话也是把原来不能用的东西现在变成可用,这样也是进一步提高了质量。另外一个是技术创新,我们的落点不如两拓,但是这一点也是西欧政府管理矿权,如果地是空的话,谁第一个申请,这个矿权就是给谁的,所以在没有新的突破的情况下,大家都同样一起找矿的话,高品位的矿、好的矿肯定是早就被拿走了。但是我们的优势就是新,用最新的技术,比如铁路,最重载的,我们的码头、设施等等这些,当然也还需要企业文化,拥抱这种创新的精神。

从这张图可以看到2012年到现在,我们作为铁矿生产商成本的变化,这是把所有可以供应中国铁矿石的来源,包括国产矿把它放在一起,来看现金全成本到中国口岸的成本,2012到2017年,FMG已经是生产铁矿石交付到中国口岸综合成本最低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看这张图印证,最近大家比较关心的价格,铁矿石按照这个图来讲,价格应该是多少?我们先讲2012年,2012年是120、130块钱一吨,如果是这个价格一吨的话,有大概10%左右的矿山,也就是最右边的矿山是亏损生产。因为它最高的成本已经要到130以上了,所以是亏损的,如果拿同样的理论翻到今天来看,今天12亿吨对中国的供应包括国产矿。因为简单讲供大于求不很科学,应该讲在什么价位上是什么情况,比如说今天如果是2015年那样是供不应求。所以说供大于求也好,供不应求也好,一定要跟相对应的是哪一个价位,如果拿这张图来看,你拿同样的2012年的逻辑,因为总体来讲现在是可以供应到行业需要的量,也就是供需是可以做到平衡的,那就要选择其中一个价,这个价如果能够涵盖90%左右的供应商,生产商的边际成本的话,现在也就是55-60的区间,当然现在的情况是高于这个,你就知道为什么会高,高的原因是什么。如果确实像07、08年严重供不应求的时候,当然价格一定会涵盖所有的边际成本,而现在基本的供需是平衡,甚至是供大于求的情况下,通过市场竞争往往不一定会涵盖全部所有供应商的边际成本。

在过去一年里面,简单也说一下利润的变化是通过哪些地方来的,组成了哪些是对利润的增加是正贡献,哪些是负贡献。比如说资源使用费,我们是多交的,因为价格高了,政府使用费是按照离岸价征收的,到岸价扣除运费,红矿是7.5%,赤铁矿是5.5%,用这个来算的,所以这个图主要是告诉利润从2017财年的变化是哪些地方,当然比较多的还是价格的变化带来的好处,但是其中现金成本,4.5亿左右是因为成本的降低带来的好处。从2014财年到现在,2014财年做出了宏伟规划,目标是在几年时间把成本很明显降下来,累计从三个财年里面,累计降低的成本将近是40亿美金,也就是说我生产同样数量的铁矿石,如果三年以前,增加40亿美金一年的现金成本,这都是现金成本,所以这是非常大的变化。我们是靠借贷来开发,最高的债务是127亿美金的债务,到现在帐面还有40多亿美金的帐务。另外一件就是把债务往后挪,所以FMG成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财务上的管理还是非常的保守,现在已经把所有的债务挪到2022年以后。

对市场的看法,我们还是非常注重亚洲市场,我们的产品主要是58%品位上下的水平,主要考虑的重点是性价比,怎么能给我们的客户带来更好的性价比,客户群国内有四五十家钢厂。另外FMG很注重及时反应由于市场变化客户对我们的要求,我们倾听客户的要求,对各方面所需要的东西进行调整。还有一个就是离市场比较近,这是在澳大利亚主要的特点。

对中国的需求,因为我们主要是供应中国,从我们的看法来讲,无论是对中国的近期还是中国的未来都是看好看多的,近期看多主要是中国现在需要改革,需要改变过去30年发展的一些模式,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在改革当中,他必须有一个润滑剂,也就是稳定经济的增长,既然要稳定的经济增长,中国现在又还没有真正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的时候,还不能依赖像发达国家完全靠消费刺激经济,既然这样要稳定住增长,一定要通过一些投资,投资就会有需求短缺的情况。长期来讲,我们认为中国还是处于向发达国家水平发展过程中走到一半的路,所以还有一半的路要走,所以还有很长期的需要,这里列出十三五规划的一些重大方面,就已经看得出这方面的需求很多。

另外一点也很看好,就是钢铁工业,北半球除了中国以外,几乎都是慢慢走向夕阳工业,但是南半球特别是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服务半径里面,还是很看好的发展,你看越南,铁桥的合作伙伴台塑在越南启动第一座高炉,远期目标是在同一个地区建六个高炉,所以东南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印度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的矿石也到印度去。

再说眼前大家也很关心的港存,经常在媒体上看到1.4亿吨的港存是创历史新高,我认为这样的讲话没有意义,因为现在中国出钢也是历史新高,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而钢材的库存、矿石的库存基本上处于无论是矿石的库存也好,钢材库存也好都是历史新低。在前些年基本上国产矿50%,进口矿50%,现在钢铁需要消化85%左右是进口矿,这样的港存做比较没有多大意义。再比如港存里面有不少是钢厂买的矿石,钢厂里面的库存也就是26、27天这样,从南美一船矿运到中国要40到50天,这个天数是多的吗?港存是高的吗?再一个也是要跟日本、韩国做比较,其实库存如果很低的话,也很容易造成价格的大幅度变化,为什么?如果港存很低的话,如果价格高你不买,但是没几天以后,你的库存要逼着你买,大家都得买的话,这样的周期如果库存有相对应库存,很可能多可以扛几天。所以实际上库存这里有个科学,到底多少天是合理的,最早过去像半年的库存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那很可能几个月的库存是偏高了,但是日本钢铁工业现在库存远远高于我们,所以这个要科学的判断。

简单说一下创新,我们听到大家对降成本可持续性有一些疑问,实际上我们在降成本也是在路途当中,越往下走降成本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挑战会越来越大,这也是确实。但是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说现在各个矿山原来的控制中心都在矿山当地,但是澳大利亚的矿山是远离一千多公里的地方,我们自己的矿山为了把员工运到那边去上班,我们有三座自己的机场,当地是没人的,要把人吸引到那边工作的话,成本就会很高,我们要想办法,现在远程的控制也越来越好了,随着通讯条件的改善,我们也是慢慢的把一些当地在矿地控制的,搬到总部来,虽然人没有减少,但是成本大大减少,更何况大家原来都是分散在各个矿山进行控制的,现在集中控制的话,大家有更好的沟通,更能及时解决一些问题,所以效率也因此提高了。再就是矿山的优化和规划、自动化,我们自动化用无人驾驶的卡车,现在也是在逐步进行推广。另外我们还考虑因为矿石量大了,也是非常具有挑战的,过去一座矿山,可能开个十年甚至于二十年,现在一个矿山因为数量大了,可能七八年就得找新的替代,怎么办?不可能七八年把选矿厂也挪,所以运具也越来越远,满载的运输成本很高,我们在尝试着用可移制的重复式使用的运具。我们专门跟中国造船方面的设计企业借了八条完全符合要求、经济优势的船,现在有四条已经下水使用,另外四条在明年的年中之前交付使用,通过不断鼓励新的建议。

重点是要提高安全生产,提高劳动生产率。现在在所罗门,无人驾驶卡车已经有56辆,很快还要增加,这是一个枢纽,要把这方面的精力、经验再推荐到别的地方去,到目前为止,完全用无人驾驶卡车运的货已经达到4亿吨,随着这个变化我们还在创新,希望无人驾驶卡车,因为没有人了,怎么来尽量符合当地的需要,能够多运矿石,来减少不必要的设施。再就是整个澳大利亚的未来跟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因为大量的资源,FMG很幸运,从上世纪发展至今,一直是认为铁矿石成本最具有竞争力的地方,FMG的这个地区拥有最大的矿产面积,我们每年公布一次资源的情况,现在的资源,红矿总的加一起有200亿吨,磁铁矿有800亿吨,到目前为止用了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水平,所以还有很多继续找到新矿的可能性,足以支撑未来长远的中国发展需求。这些是矿权面积的示意图。

我们2018年的目标不变,仍然是1.7亿吨,成本进一步下降,如果能够做到这个也是要将近降低10%,从一季度的12.8块,如果能降到11-12的话也是非常大的进步。当然现在我们注意到,我们的矿石因为是58,跟指数的价差是比较大的。我们还有一个维护资本,如果按照1.7亿吨生产的话,每年固定投资还需要投资多少,大概是3美元1吨左右的水平,像FMG这样这方面还是比较低的,比较有竞争力。

我们的战略重点还是继续偿还债务,虽然负债率只有21%了,但是帐面上还有很多帐务,另外保证资本的灵活性,比如最近就搞了5亿多美金的短期重复使用的资金来源。另外现在降成本,确实是长期可持续的,比如说自动卡车,制造能降成本,但是现在还没有百分之百推广,现在还只是在一个枢纽,接下来推广到第二个枢纽。前些年股东们为了我们的发展,没有拿到那么多红利,从2014年开始有红利,按照一年的红利算的话,也有将近10亿人民币,这是非常成功的对股东的回报,接下来回报还会再往上增长。因为现在的市场价格不像前些年了,一百多块钱的铁矿怎么做都可以,现在市场价格回到这个水平上,我们的增长也必须是第一成本增长的各种选择,所以我们还有一些新的资源,并不是说我们会扩大产量,因为再过若干年,比如一些矿会枯竭,我们会寻找一些低成本的可以替代的选择。

总的目标是要成为一个可持续的低成本的生产商,资产和员工应该是世界级的,我们有很好的团队能够得以支撑,另外就是客户至上,多听钢厂的呼声,保持我们有竞争力,再就是保持我们的文化,创业初期的文化带来的成功,怎么随着公司不断的扩大保持这种文化,这也是一种挑战,谢谢大家。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