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专题 >> 会议专题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圆桌论坛(圆桌论坛:“保险+期货”——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产业新模式)速记

郝刚: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能够受邀主持第二场主论坛,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参加本场论坛的嘉宾,他们是(嘉宾名单)

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产业新模式,从2015年第一单保险+期货开始已经已经满两周岁了,共支持了近80个试点项目,郑商所在2016年在白糖和棉花品种上试点,在2017郑商所进一步加大项目,扩大到了包括河北、广东,其他几个主要作物主产区,规模从8.5扩大到12.6吨,涉及到12个贫困县,在座各位都是我们这个项目从0到1,从无到有的重要借力者,今天想请各位分别介绍一下保险+期货试点建设过程中有哪些心得。

丛龙云:首先感谢郑商所给了学习交流的机会,正如刚才主持人讲的经过两年多试点,保险+期货由初期的大家比较同质化的模式逐渐的都比较有特色,每个企业都有一定特色,华信期货也是在早期经过认真的准备,也拿到了三家交易所,特别是郑商所保险+期货的项目,经过两年多的磨炼,我想我们也体会到保险+期货本身是这个期货行业应该说一种创新,带动了整个公司的业务转型,我想我们这两年做起来以后有几点体会,给大家交流一下:一是既然有创新的业务,新的业务模式,一定要有专业的团队,团队应该讲我们应该说是打造了一个博士的团队,应该是比较专业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这么多年一直是以服务实体经济和产业客户为主的。

20多业户当中应该讲保险+期货当中这两年也是存在一些转型,有的业户现在自动涉及期权的产品,再一个我想我们主要是对主体应该说是农户,或者是一些农业种粮大户、合作社,因为对他们来讲,使他们理解保险+期货项目最低也能接收很重要的过程,这需要我们认真的去挖掘、去辅导,过程应该是很漫长的;再一个我们保险公司的合作应该讲也是重要的一个环节。这期间我们从保险公司拿到农户的需求,设计成保险产品,又把它设计称期货的产品,这期间如果和保险公司配合不默契,时间都需要一个过程,应该从保险公司角度讲非常关键。第五个我想就是我们的创新,经过两年发展华信期货在期货+保险从单纯的价格保险,今年我们已经走出了??从单纯补贴项目到现在我们走出了商业保险项目,应该说创新是随着整个行业发展,也是一种与时俱进的;第六个我们应该是一种风险防范,因为保险+期货项目是一种新增的业务和业态,我们在起步阶段一直到现在还是一个学习的阶段,我们已经在设计当中每一单担保主要不说特别大,积累了经验,总的来说经过两年多准备也具备了快速生长的过程,利用好工具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带动整个公司的业务转型。

石总:就像丛总讲得,保险+期货应该是最具创新的一个项目,利用市场化的手段保障农民的基本收入,将风险通过期货市场转移保险公司的风险,有利于保障农民的收入,在这方面我觉得这是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也是我们服务实体经济来说,也是保险+期货的一个重要环节,这是值得肯定的,这是第一点。

在项目推进过程当中也有一些体会,刚开始这种模式思路也可以完全打开,随着现货的不断推进,这几年当中也越来越成熟,之前应该说就有比较单一,到期赔付,这样肯定有一些项目赔付率比较低。比如说收入险,将来会提高,还有一点体会就是在几个现货推进过程当中我们也发现有些产品定价有待统一,一个产品一个量,期权权力金跟保费之间转化,包括项目层层审批,保险公司有的也是可能不太一样,这些都需要我们期货公司跟保险公司之间有待于进一步协商与商定。

金玉卫:大家下午好!在保险+期货项目上面应该说新湖期货我们的起步是比较早,2015年新湖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就进行了国内首次的保险+期货的试点之一探索,而且当年也获得了上海市政府金融创新二等奖,进入到2016年在郑商所指导下联合四家保险公司参与国内首个保险+期货项目的最大试点,白糖的价格险,为今后保险+期货规模扩大进行投入,这次试点承保的近30万亩,最终实现了对农户的赔付800万元,2017年也申请到了三家交易所试点,尤其是郑商所支持的白糖项目,规模更大,方案上也做了更大的优化,这三年之后也还是有一些经验,有一些想法未来会有更多期货公司,更多企业会参与到里面来,所以还是有三点想法想说一下:一是对保险价格设定需要进一步探索,农产品价格保险目标价格是核心要素一,也是最主要考虑的关注因素之一,过去试点项目里面大多数是采用标的现货现价作为目标价格,而在美国大部分采用可变价,在未来均价作为目标价格,目前中国较为可行的价格,同时要兼顾到国家相关政策,第二点关于基差风险处理,目前都是以期货为保险标底,最后佩服也是按照期货价格,这样农民真正面临的风险是现货的风险,一旦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出现背离情况,农民还是要面临现货价格下跌所带来的村史,所以对于其他问题处理我们建议在项目里面比如售粮企业,加减各地价差作为现货价格指导,从而帮助农民规避基差风险。三是刚才石总也谈到保险+期货效果评估,效果评估体系我们还觉得要进一步完善,在这之前大部分的评估是看你是否实现了赔付,赔付的金额大小,实际上实现赔付与否还有很大因素,仅仅以赔付与否作为标准并不利于后续推广,我们认为保险+期货作为新兴保险模式,价值更多体现在价格下跌农民面临风险的时候我们能够雪中送炭,以及对于损失能够保护,对整个项目流程中的风险管理,各方进行综合评估,建立并完善保险+期货的项目效果评估体系这样将对我们新的模式健康发展带来更多的好处,谢谢!

马历:我们是来自新疆兵团八师的代表,新疆是我国最大的棉花产区,当地有一半以上农民从事棉花生产,每年棉花收入占60%,棉花市场波动会使得新疆数百年饱受之苦,随着农产品形成机制改革,棉农急需从事利用市场化进行市场化管理,规避风险,期货作为风险管理主要工具确实可以帮助部分较为成熟的主体有效规避可能产生的风险,目前从我们的现实情况来看参与棉花期货市场主体,而针对业内多数棉农来说现阶段由于时机、能力风险管控意识欠缺,这部分群体短期内也很难达到参与期货市场要求,因此涉及满足这部分群体的群体,帮助他们从容应对风险就显得尤为重要,保险+期货模式推动,能够以保险简单易懂概念让棉懂参与到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相比直接利用期货工具规避风险,价格保险产品将农民最大亏损限制到最低,降低农民参与难度,此外价格保险在规避风险同时保留了价格上涨带来的机会,大大提高了农户参与积极性,兵团作为新疆棉花种植重要组成单位,连续两年参与到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中来,积极探索新兴管理风险工具,对于本地农户起到积极作用农户整体参与意识依然较高,后续也会积极相应国家号召。

黄嘉宁:现在由我介绍保险+期货的情况,方案设计的目标糖价是5500块钱一吨,税后设定给农民的条件是糖价低于5500块钱时,当糖价高于每吨5500块钱时,每增加100元每亩增加赔付30元,赔付的条件是糖价低于5500块钱时,每亩补偿30元,下不封底,持续执行的结果是税后核定糖价是5540元,保险公司给农户每亩回复了12块钱,此外我集团还与中粮期货等公司就保险+期货业务进行了探讨,为下一步开展合作打下了基础,经过试点,我们有如下几方面的经验体会:一方面,保险+期货是服务实体经济的有益尝试,也有助于农民对农作物种植发展,二是对于保险+期货,目前农民的理解还不深,认识不足,三是积极性还不高,需要引导。当前试点的规模有限,相对来说影响也有限;四是建议在方案的设计上,尽量解决基差风险,让农民真正受益,谢谢!

王冲:谢谢主持人!我们总结起来应该是四句话:农民得保障,政府得满意,期货得发展,保险得支持。经过十年农业保险培育,我们国家农业已经初步具备了风险管理意识,以自己最熟悉的农业保险方式简单明了从保险公司可以获得包括自然风险和风险在内的全方位保障,二是让保险公司吃了定心丸,不用担心市场价格整体下跌发生市场性风险,第三,期货市场也因为引入了更多稳定套期保值而得到了更健康发展,第四是政府方面,有了保险+期货,我就更有底气引导。在下一步推动和扩大试点中也有两点思考跟大家分享一下:一是长效补贴机制亟待建立,保险+期货本质上还是农业保险,历史证明纯商业性的农业保险很难可持续发展,目前各地保险+期货试点更多是依靠郑商所在内三大补贴开展业务,后续我们还是希望各方面一起向中央以及各级财政补贴,也就是说只要是棉花、白糖这些中央财政保费补贴,不管是采用传统农业补贴方式还是采用价格保险,收保险都应该给予保费补贴,给予农户更全面的风险保障。二是保障方案设计回归生产设计,前面几位老总都说到保险+期货毕竟是两个专业方向,大家在思考的逻辑基础还有监管就是保险毕竟归保监会管,期货归证监会管,尤其在现在防范金融风险大背景之下,两个监管系统监管策略和政策可能都有区紧的趋势,特别是在建仓选择,保障期现选择上,政府期货公司保险公司想法很难完全一致,这个时候要听谁的呢?还是要听农业生产实际的,因为我们最终目标还是要保障农业生产,让农民放心耕种,能够不弃耕,所以说我们这个保障方案应该是让农民在开始种的时候心里有底,在播种的时候能够进行保障风险,当然对于这个保障合约,包括保障金额,包括汇率的设计这方面,我们还是要大力根据期货公司专业的力量。

以上是我们的一些经验。

金玉卫:第一个首要的就应该是一个品种选择,首选品种应该是要地方的资助产品,稳定地方经济和当地收入,比如去年在广西白糖+期货项目,最主要就是由广西财政补贴保费,这个行业涉及广西全区2000多万浙农以及56个县市,49个贫困县里面36个县是靠种甘蔗保护农民温饱问题,以及广西200多万还有十几万工人利益,所以这一块就有一个对我们很大支持,再比如未来生猪价格推出,各个地方参与性也会很高,如果生猪再推出,对于保障地方的经济稳定和农民收入也会发挥积极作用;第二是要持续推动保险+模式的创新,比如刚才石总也说到的创新,鼓励探索农产品收入险,大商所推动了收入险治理,是普遍采用的方式,可以更有效保障农民收入,再一个是加强由于全国农业现代观光体系,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发挥保障水平高的价格保险的担保功能,形成融资、担保、保险+期货等新的模式创新,地方政府更有参与的积极性,第三点我们对于政府部门以及各级官员也要积极进行保险+期货的的宣传和培训,使相关人员充分了解模式,同时保险+期货参与各方面要把主体用到积极推动将其上升到农业政策层次,及时向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汇报,推动地方政府把保险+期货和期货业务留出财政预算,刚才我们也说到我国农业补贴标准,虽然不同地域可能会有一些差别,但是一般不会少于60%,如果保险和期货能够作为收入险组成部分,最后也是建议能够征集更多专家和学者就保险+期货项目深入研究,也更需要像今天这样一个平台,能够让我们来交流经验,展示我们的成果,谢谢大家!

丛龙云:我们是棉花上市那一年,04年在新疆设立的第一家营业部,十几年过去了的的确确看到整个棉花产业大的变化,我们说从临储到现在目标价格改革,实际上这里面不断每一步有一种政策性延续都有一些当时行业是有好处的,包括我们目标价格改革也是存在很多的不足地方,通过自下而上的期货行业创新我们的保险+期货,我想最大的好处对棉花价格改革的好处,应该讲完全由国家承担的价格粉线,有效的进行了转移,这种转移是由保险公司、期货公司、以及我们在市场的主体转移,这种转移是经过两年尝试,应该讲有的已经有生命力,现在看我们讲期货加保险也是目标价格改革的一种补充,从目前情况看完全由于保险+期货取代目标价格改革还是不是很现实的,但是经过两年努力和尝试,从政府这个角度已经在探讨完全由政府主导的价值补贴,已经开始向政府补贴+市场机制运行转移,应该说这个目标是可行的,传统的目标价格改革是国家定的一个目标价格在目标价格,在棉花定好的下跌当中,我们利用价格补贴使政府承担了很大的财政负担。期货+保险有效弥补了不足,我们说在目标价格下面,期货公司设立一个保险+目标价格,目标价格和保险目标价格区间有政府来继续补贴,所以目标价格以下这种造成的的损失应该说在期货公司通过市场运作进行有效的补贴,这样的话就减少了国家财政的一种负担。

应该说保险+期货公司要保费的模式大大规避了目标价格的不足,应该说是很有生命力的,应该说也降低了国家财政预算的难度,减少了我们说的国家财力的复苏赔偿,也有效的保护了农民的利益,我觉得期货加保险未来推广当中有政府的两次1号文件支持,我们说有社会的支持,我觉得应该在补贴,在规避目标价格上有很多的机会。

郝刚:因为保险+期货业务涉及到参与主体众多,不可避免带来效率降低,不确定性较多情况,今天业界还有很多不同声音,包括下一步保险+期货怎么走,也有一些声音期货公司是否可以直接通过场外期权进行风险管理,永安期货2014年就开始了保险??2017年又引入定单农业作为保险+期货项目补充,下面请石总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相对于场外期权来说保险+期货有哪些优势和不足,同时还有第二个也请石总一并回答去年很多项目在部分地区、部分项目出现了一定程度没有发生赔付或者赔付没有达到大家预期的状况,这个问题怎么看?

石总:就像主持人所说的,永安期货2014年在吉林搞了第一个项目,2015、2016年也连续获得大商所玉米项目评比第一名,2016年也获得农业部的支持,这个支持是连续三年的,包括今年也获得了我们郑商所在广西的糖和湖南的棉花项目,我觉得主要场外期权和保险这块的区别不同是这样,我们是这样一个体会,就是说农民现在,因为现在保险公司刚才像王总说的那样,有成本险等等,但是确实没有收入险,农民就存在增产不增收,所以这些年国家在品种上脱市、收购、临储政策等等,非市场化手段政府定价是不可持续的,所以2015年分离以后各方主体只要能保障农民利益都可以进入。我们感觉农民如果进入到期货市场去对冲风险是不现实的,因为金融衍生品本身就是高风险等级的衍生品,我觉得都不适宜推广农民参与情况,所以发挥专业机构作用尤为作用。那么随着这些年发展,农民对保险公司保险产品是接受的,所以保险+期货,这样的一个项目的推广,把风险转移到期货市场来,期货公司也通过专业的风险对冲能力来保障农民基本利益这样一个探索,我觉得意义非常大,也会得到农民的认可,不然你给农民讲期货,讲期权也不现实,我们2016年在吉林跟三家保险公司,12个合作社,包括2016年一个龙头企业400多户农户,农户实际上不直接参与,它就有基本保障,这是一个优势,必须农民对保险首先有认可,所以才能接受期货;第二,发挥了保险+期货的灵活性,过去只保价格到现在逐渐推广保障农民收入险的保险,使得保险效率大大增加,从根本上保护了农民积极性,同时保险期货这几年随着各家交易所,各个机构保险公司的推广,设备管得非常好,不仅这两年写进1号文件,承担了绝大部分保险费用,大大降低了农户拖保成本,保险公司的形成方案后需要层层审批,可以进入投保承保环节,这个是目前的现实情况,毕竟分保险和期货两个不同监管主体,此外需要多方协调,还有一个在阶段农户投保有政府补贴,可以承受承包,若后期降低了补贴或提高门槛可能有些农户就会放弃,也不利于保险和期货持续推广,因此我们认为各家机构要不断优化保费成本,同时也积极推进政府来实行长效补贴。

刚才主持人也谈到针对有些产品农民得到赔付,农民赔付可能有各家机构要有一个设计,在产品的设计角度增加农民的点价权限,在市场条件下让农民自由产生时机,另一方面延长保险期现,比如说生长周期和消费周期,一年从整个均价保险周期来一个设计,但是这些设计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提高保密,在涉及当中要提高只有欧式和亚式设计,从总体上提高农民的赔付率前提下并且不增加保费,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我们都要理解,在保险事故未发生时,保费支出不能算亏损,农产品价格上涨虽然保障了保障项目未得到赔付,农户可能未得到收付,项目各环节也经济加强投保意识,要正确对待项目关键,才能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郝刚:刚才石总分享也说出了很多参与主体的心声,而且石总也提到了有很多保险产品结构设计,请王处长介绍一下人保财险在方案设计和具体操作过程中面临哪些问题。

王冲:价格险比较普遍的问题,大家更关注的是赔付保障价格低了或高了,这时候涉及对冲成本问题,第二个是保障期现,期现越短对冲低,所以在价格险方面我们觉得回到刚才说的还是回归到生产时序,在几个选择上可能是一个要解决基差问题,第二个是尽早在合适时点进场,更高的保障还是要尽力在农户生产成本基础上, 保险毕竟是获量风险,所以我们就是要关注农户成本在哪里,给它一个成本保障或者成本加一定收益保护,收入保险上又比价格险多了一层,收入保险现在面临两个方面问题需要优化:一是保费的分拆问题,其中价格风险通过场外期权进行对冲,但是产量风险部分我们自由了,我们也需要一部分资金作为积累,比如说保险公司收了100块前保费,我又应该自留多少作为产量保险保费,这时候需要进行认真的测算,所以我们还需要继续摸索,积累更多的数据才能更加准确的分摊风险单元到底是占了60%、40%或者70%,二是产量测定,现在我们国家还是小农经济为主的情况,地块很分散,每一户拥有面积还很小,目前又是以人工测产为主,如果现在农户特别多进行产量测定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新兴农业主体,规模化、信息化农业是大势所趋,将来东西收完了产量数据也来了如果这样对我们来说就是重大的利好,目前来说我们也在探索引入无人机包括卫星遥感,提高精度,提高了工作量。

郝刚:本来还有一个话题是让每个嘉宾简要讲一下下一步如何进一步优化保险+期货业务模式但是刚才大家在介绍经验或者回答问题中多少也涉及到了,由于时间关系就不再一一问大家了,同时约翰·皮特里先生在下午也详细介绍了美国的风险管理的产品和模式,也是因为时间关系就不再这里面展开讨论了。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圆桌论坛很快就要结束了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参加保险+期货试点公司,我们和在座各位领导和在场各位来宾一样,都是在这两年中面临创新路上很多的可以说是艰难险阻,但是我们想没有一项改革和创新是一帆风顺的,所有都是问题导向和问题驱动的,相信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中央连续两年在一号文件里面鼓励支持的创新试点模式,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探索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的金融创新服务三农之路,再次感谢在座几位嘉宾精彩演讲,感谢各位在座的耐心聆听,谢谢大家!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