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教育 >> 大赛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始终把风险控制放在首位——专访程序化组第三名龚椿鑫

提要

二十多年的期货交易中,龚椿鑫感受最深的是无论何时都要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风险控制是交易者必须具备的第一技能,如果风险控制不好,某个阶段赚再多钱也会还给市场。交易风险是不可避免的,只能接受,只有从风险预期出发、交易之前就先接受了风险,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从1996年进入期货市场,龚椿鑫在市场上沉浮已有二十余载。正如千千万万的期货投资者,这些年来,龚椿鑫有过辉煌也有过落寞,经历过财富的迅速积累,也遭遇过反复归零的挫折。

在今年比赛中,龚椿鑫以2.16的累计净值和10.16%的回撤获得了程序化组的第三名。在他看来,一个成功的交易者最基本的素质是认清自己,贪多则不达,期货市场上一定要有所取舍。

与期货市场结缘始末

从1996年到现在,龚椿鑫做期货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据他回忆,进入这个市场纯属偶然。“大学时候身边的同学聊过期货,我感觉特别有意思,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了解到期货。”

大学期间龚椿鑫修的是会计学,毕业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会计老师,而且一干就是七八年。出于内心始终对期货难以割舍,龚椿鑫放弃了会计这个老专业,前往福建本地的一家期货公司进行期货交易。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龚椿鑫是做主观交易。后来,程序化交易的大门渐渐向国内投资者敞开。

龚椿鑫转向程序化交易的原因有两点,一是程序化的天然优势,二是他的期货交易经历。“上世纪90年代,期货品种和基本面的联动不强,有时候基本面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但是行情却剧烈波动,一两个月之内期货价格翻番的行情时有发生。在这种背景下,研究基本面的人很少,早期的期货交易以价格研究为主。我往往会根据价格来设计模型,后来转向程序化投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说。

据龚椿鑫回忆,2008年之后,博易和文华等量化平台相继出现。通过在平台上编写代码,他实现了从主观交易到程序化的转型。“早期我不会编程,这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从2004年开始,我有意识地将自己的想法写入Excel,通过编写各种公式,将交易结果运算出来。那是最初的尝试,属于比较简单、粗犷的系统。随着程序化平台的不断出现,我们可以直接将自己的策略放在平台上运行,大大方便了程序化交易。”

找准自己的市场定位

谈及一个交易员最重要的素质,龚椿鑫认为,交易中因为情绪问题,很难自我定位,欲望永远是无穷无尽的,只有认清自我才能生存。

“交易前往往要想清楚,做大波段还是小波段?日内还是隔夜?橡胶还是螺纹钢?这是一个自我定位的过程。人的欲望很大,赚小钱的时候,会后悔过早了结头寸从而错失更多行情。然而,当你想赚大钱的时候,之前的盈利也可能会悉数亏光。市场中有很多机会,做你擅长的部分,赚属于自己的钱。贪多则不达,交易的过程中要做到有所舍弃。选取市场的一部分机会进行交易,才能基于此制定出适合的交易规则,否则交易规则一直变,交易结果也多半不太理想。”

去年大赛中,龚椿鑫获得了程序化组的第七名,当时以趋势追踪为主,周期更长。“总体看来,今年上半年量化交易行情不佳。从6月底开始,市场出现较大的波段,7—9月这三个月市场有行情,程序化组在这几个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针对上半年的行情,龚椿鑫更多地采用短周期的策略,以日内和隔日为主,便于控制回撤。他说,大赛期间主要以对冲套利策略为主,这也是基于对市场的预估所作出的策略调整。因此交易的频率和量都比较大,手续费支出也很高。“今年上半年,趋势策略的效果不是很好,这种情况下,单边趋势的策略不赚钱。为了控制回撤,我倾向于套利。在比赛阶段,没有单边大行情出来的时候,比赛成绩还不错。但是单边大行情出来之后,后面追上来的人就多了,排名变化也很大。”

市场总有属于自己的机会,也有属于别人的机会,再优秀的投资者也没有办法做到尽善尽美,交易中要做到有所取舍。龚春新说,“任何策略都有适应的阶段,也有不适应的阶段,市场怎样变化是不能提前预期的,只能按照交易框架来捕捉行情获取收益。在不适合的行情中,更多是侧重于防守。如果策略一直变化,也有可能在高峰时我们大量进去,效果不好撤出,有可能割肉割在底部,高买低卖,这个也是不合适的。”

过往无论成功或失败的经验,都是交易员的宝贵财富。龚椿鑫的第一笔交易就盈利两倍多,当时可谓信心爆棚、春风得意。尽管对自己充满信心,但龚椿鑫也遭遇过盈利经常归零的现实。“赚点钱很快就还给市场了,然后再重头来。”

总结当时的经验教训,他说,当交易者在这个市场还不具备盈利能力的时候,总是会反反复复,不断归零。这种不断归零的过程非常痛苦,根源在于没有认识到风险控制的重要性。期货市场是一个负和博弈的市场,生存应该始终摆在第一位。

进入期货市场多年,龚椿鑫始终将控制风险看成重中之重。市场是残酷的,一次风险控制不力,就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功亏一篑,一些投资者可能就此离开期货市场。即使没有离开,想要赚回本钱,也要面临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风险不能回避,只能控制。在程序化交易的过程中,我们看重的不是一笔两笔的风险,而是阶段性的风险。”龚椿鑫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程序化交易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交易系统可以回测。计划采用一套策略的时候,先拿到系统中利用过往的行情试运行。系统展现出市场整体的波动,按照策略运行的结果,可以大致推算出过去的风险,进而确定该策略的风险度并以此来选择仓位。

有舍才会有得

一个杯子装满水,就不能再盛更多的水了。想要装更多的水,唯有将杯子里的水清空。在龚椿鑫看来,交易员有很多可总结的经验,但这些总结并不都是正面的,负面的经验会阻碍交易。如果说过于执着于自己的东西,反而会忽略别人的长处。

龚椿鑫说,程序化更多是拓展人的能力。按照自身理解和接受的框架做单,这种交易逻辑指引下,特定阶段做特定品种,很难将范围延伸得更广,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交易员。主观交易一般是以一个方向为主,不管这个方向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还是运用跟踪的手段得来,是有一个方向预期的。但是程序化没有,程序化有多个策略模型,可能同一个品种有不同的交易方向。“这不存在对错,是多个策略模型运行的结果。利用程序化,可以将更多的想法运用到市场中去。”

从交易心理的角度来看,程序化能够克服贪婪和恐惧吗?龚椿鑫并不这么认为。“假设交易结果不好,人一样是会恐惧的,策略可能会修改或停止,转换交易方式或者风格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只能说程序化是一个工具,能够拓展人的交易能力,但是并不能战胜不良情绪。情绪是交易者需要修炼的内功,与主观交易或程序化交易没有关系,程序化不能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最近几年,程序化交易发展迅猛。随着从事程序化交易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市场的盈利难度也在提高。对此,龚椿鑫表示,近年来整个市场的生态发生了变化,早期以散户为主体,行情周期短、波动大,如果遵循一定的交易规则,获利比较容易。但是现在进入了机构时代,盈利能力强的机构受到资金方的青睐,资金扩展很快,会给市场带来增量资金,而且这些资金的竞争性是很强的。

总体来看,没有哪套策略一直获利。市场生态的变化,只能靠策略模式、交易模式不断创新。“只有有别于其他竞争者,才可能在市场中获取超预期收益。”龚椿鑫说。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马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