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电稿库 >> 报刊文摘 >> 期货日报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互金平台又出事 监管如何破解谜局?

2017年12月27日,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发布了一条微博动态: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已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据了解,如果钱宝网官方声称的超500亿元流水属实,并且涉嫌非法集资被坐实的话,钱宝网将是继e租宝之后又一大型涉嫌非法吸储、非法集资的平台。

近年来,关于P2P、互联网金融平台风险警示案例的宣传报道屡见不鲜,可为何还会出现如此大体量资金的风险事件呢?期货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博傻”游戏  不亦乐乎

期货日报记者获悉,钱宝网注册名为南京钱宝信息传媒有限公司,是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用户通过钱宝网领取任务,交纳相应保证金,在限期内完成任务,即可获得钱宝网支付的广告任务报酬。

一直以来,对于投资者通过钱宝网签到、做任务等方式交纳保证金,便可坐享高达年化70%左右的收益率,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惊人收益率的背后会是怎样一个合理的模式在支撑?早在2016年,在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知识社交平台知乎上,便有网友从“网站和域名的疑问”“钱旺数据注水”“支出远远大于收入”“商业模式畸形”等方面对钱宝网的模式提出质疑,并指出其类似于“庞氏骗局”。除此之外,钱宝网出现资金问题等负面消息也多次被自媒体揭露。

可就是这样一个背负着众多争议色彩的互金平台,硬是走过了数个年头,并产出如此大的资金体量,是为何故?河南省郑州市某P2P公司总经理王继柱告诉记者:“首先钱宝网包装得好,宣传到位;其次,实际操盘人演技出色,吸引了不少‘宝粉’。另外,部分投资人已看透现象本质,并不相信自己会是‘接盘侠’,只是玩一场‘钱生钱’的‘博傻’游戏罢了。”

不过,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首席经济学家盘和林发文称:“‘宝粉们’虽然是投资者,但是站在互联网金融的角度,其实是金融服务的消费者。金融行业不同于普通的商品市场,其存在高度的信息不对称,各国一般都会实施严格的金融消费者保护制度,即政府监管机构要充当公共利益代理人角色,站在金融消费者的立场对金融机构实施强制监管权力。换句话说,‘宝粉们’不管多么贪婪、多么‘博傻’,监管部门都要严格监管金融机构,倾向性保护金融消费者的权益。”

前者既有e租宝之覆,后者为何还不断有人上了贼船掉进阴沟呢?王继柱指出:“很少会有人面对年化收益率超过10%而丝毫不动心的。同时互金平台还利用了多数老百姓‘只求最贵、不求最好’的心理,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编造出一些高大上的项目,让投资者觉得很高端,比如说前阵子炽热的ICO。”

目前钱宝网的官网已无法正常打开,官网页面则显示着“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南京市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调查”数十个大字,但号称上百亿元流水的平台如今落此下场并未引发市场的诧异,吃瓜群众或早已了知钱宝网今天的到来。

   连锁反应  同类平台陷舆论危机

有消息称,蛙宝网、小生优服、南京国宾理财等多个平台接连出事,报案人数急剧上升。钱宝网事件引发了南京江苏地区多家同类型的集资平台相继出现挤兑危机。

期货日报记者获悉,蛙宝网发布公告称,“所有客户2018年1月2日前提现未打款的申请将被退回。自2018月1月3日开始,我公司以实际收到的客户投资本金为基数,客户可以按照实际本金的10%向网站发起提现申请,公司每月会安排一次打款”。

面对蛙宝网出现挤兑危机的舆论,记者拨打了蛙宝网客服电话了解情况,可是客服电话多次呼叫转移,暂时无法接通。截止发稿,蛙宝网官网的二级页面一直无法正常打开。

那小生优服呢?面对网上关于“小生优服办公点工作人员消失,投资者大排长龙兑付”等相关新闻报道,记者发现,小生优服官网并未发布对于网上负面舆论的公告,其官网上的客服电话同样是无法接通。

和上述二者面临相同处境的则是南京国宾理财了,记者通过浏览器搜索“南京国宾理财”后发现,南京国宾理财的负面消息也是满屏飞,深陷舆论漩涡。

张小雷进去了,同类平台也进去了,进入到了舆论旋涡中,无法自拔。投资者也开始恐慌起来,记者注意到,有关蛙宝网、小生优服等平台的“报警、维权”QQ群已经建立,人数众多,引人堪忧。可这类平台在舆论的风暴中,“集体失声”不禁让人疑惑,要知道投资者可是最敏感而脆弱的,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神情紧张。

曾经的繁荣,等到时间洗去铅华,剩下的或许是让人惊悚的真相。随着时间推移,钱宝网事件定会真相大白,谎言终究是谎言。只是,当下钱宝网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在不断发酵。

   勤劳致富  金融创新需向“实”

如今伴随着张小雷摘下面具,上述钱宝网这句“忠信相随”的腔调令人唏嘘。不过,相比互联网金融领域涉嫌非法集资事件频出,更叫人叹息不已。

“这实属无奈,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很多金融创新在一开始都不能以金融机构去进行监管,存在监管空白。近一年,ICO、校园贷等热点风险事件已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王继柱向期货日报记者说道。

盘和林在评钱宝网事件时认为,必须由政府部门对互联网金融机构进行强监管。一是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股东、管理者进行监管,排除能力不足、不诚实或有不良记录的股东和管理者,防止其通过关联交易、资产占用等方式损害金融消费者利益;二是对互联网金融的资金进行监管,尤其是要对平台型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资金与客户的资金进行有效隔离,防止挪用、卷款跑路等风险;三是要求互联网金融有健全的风险控制体系,如内部制度、消费者隐私保护等。

面对当下不断发生的互联网金融乱象,盘和林说:“这些发生风险的互联网金融,共同点往往是化身为一家普通的金融科技公司,管理层不是严格按照金融机构来监管它,这些平台基本上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就可以了,只有到了出现大问题的时候,管理层才以‘实质重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原则纳入整顿范围。”

一位圈内人士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这些违规的互联网金融项目假借‘创新’名义,实则在逃避金融监管,打着互联网金融科技、软件平台企业的名头,实则对风险识别能力很弱的投资者开展年化收益类等金融业务。”

金融创新与监管之间的不平衡,怕是我国近年来互联网金融一再出问题的根本原因吧。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sunyaning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