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不锈钢产量和需求决定镍价上行高度

核心提示: 不锈钢厂对精炼镍需求的改变,镍板的高溢价已使得不少钢厂逐渐试水镍豆,虽然转变需要时间,但长期来看镍板并不存在大幅上涨的空间。

2018年,虽然全球对镍需求仍将继续提高,但随着印尼镍新建产能建设逐渐完工,产量贡献增大,预计全球镍缺口开始收窄。预计2018年镍价仍将继续攀升,其均值运行在1.3万美元附近,高位有望攀升至1.55万美元,而下方支撑将在1万美元~1.1万美元/之间。

  镍生铁继续放量 硫酸镍有望成为新增长点   

国内镍铁行业经过多年洗牌和淘汰调整,镍铁一度处于去产能状态,但强者恒强的效应也导致了行业集中度大幅提高。随着镍铁利润逐渐好转,再度吸引资本的进入,2018年,镍铁产能将出现小幅扩大,如临沂亿晨镍铬合金的4条36000kVA炉子、广西华汇的6条36000kVA炉子均进入建设阶段,预计2018年国内新增产能3.2万吨。   

镍铁产能的扩张不仅体现在国内,重中之重是印尼镍铁厂的进展,预计2018年印尼新增产能为19.2万吨,其中新兴铸管1台炉子一季度投产已形成供给增量,而其中最大不确定因素是德龙15台炉子投产时间,目前乐观估计在年中,而其余新增产能预计都将在四季度建设完毕,真正可形成增量主要体现在2019年。   

2017年,中国镍铁产量为43.17万吨,同比增8.7%,印尼产量达到了17万吨,同比大增89%。中国镍铁产量的增加,主要得益于不锈钢需求好转对于价格的提振,同时矿源的增加也压低了冶炼厂原料成本,而印尼产量增加主要是因工厂产能释放。   

预计2018年中国镍铁产量将继续增加,达到48万~50万吨之间。究其原因,一是生产冶炼利润客观,工厂开工率上升,同时新建产能释放;二是随着印尼镍矿逐渐流入国内,镍铁品位逐渐提升,从含镍量8.5%~9%逐渐回升到9%~10%的水平,也使得镍金属供应增加。   

精炼镍产量自2014年起呈逐年递减趋势,2017年,中国精炼镍产量仅为15.84万吨,国内镍板成熟的生产企业剩下金川集团,新疆新鑫和广西银亿。广西银亿早已将大部分生产线转产硫酸镍,镍板产量非常低,目前新疆新鑫镍板产量稳定。镍板产量的不断下降,主要原因是精矿短缺造成生产成本高昂,及下游原料需求的结构性(镍铁的替代性)转变所致。   

新能源作为近两年来最火爆的创新和炒作题材,与镍有密切关系。硫酸镍作为新能源必备原料不仅受到关注,其产能、产量均出现快速扩张。2017年,中国硫酸镍产能约为31.9万吨,产量为30.15万吨,预计至2018年中国硫酸镍产能同比增长24%,至39.5万吨,产量约为34.8万吨,折合金属量为8.36万吨。   

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点燃了市场对镍中长期需求的乐观预期。但据USB预计,电动车(EV)在汽车产销结构中占比达到1%时,全球EV汽车镍需求将达到7万金属吨/年,当占有率提升至6%和10%时,这部分镍需求将达到16.7万和40万金属吨。据估算,假设今年全球电动车产量在100万量(占比超过1%),即使在考虑了电动车电池高镍化情况下,当占有率提升至6%和10%时,镍需求仅达到9万和21万金属吨。目前新能源电动车尚未进入爆发阶段,且高镍三元材料也尚未普及应用,目前市场对硫酸镍的需求以及引起的镍消耗存在高估嫌疑。   

作为镍短缺的国家,镍矿的供应一度是镍市场最关注的问题,印尼的禁矿令一度刺激镍价暴涨,但2017年印尼禁矿令松动,印尼镍矿再度流入国内,不仅填补了菲律宾因环保减产造成的供应减少,更使得国内镍铁品位上升增加了镍供应。   

镍消费不锈钢依然占主导   

2017年,中国原生镍耗量合理估计为111万吨,其中,不锈钢耗镍量达到93万吨,占比为83.7%,依旧占据镍耗量的绝大多数。   

据中联钢统计,2017年27家主流不锈钢粗钢产量为2469万吨,其中,200系为803万吨,300系为1224万吨,400系为442万吨,同比2016年上涨3.5%。而由于环保政策及中频炉限制,隐性产量2017年出现了明显下降。预计有接近300万产能退出市场,但这部分产能并不在主流生产商统计范畴,或说明2017年主流不锈钢厂产量增长,可能是承接了部分出清产能的订单。   

2018年,不锈钢产能可能增加400万~500万吨左右(包括产能置换),但多为400系且竣工时间在2018年四季度,因而不锈钢产量增量将多依赖各家不锈钢厂产能利用率的上升,但实际可增有限,且2018年1~2月不锈钢利润承压从而导致多家不锈钢检修减产,产量的复苏尚需时间,预计2018年不锈钢粗钢产量增速小于2017年,不锈钢对镍耗量在96万~98万吨之间。   

2018年,虽然不锈钢粗钢新增产能有限,但炼钢产能则继续释放。2018年,国内钢材产能释放预计将超过300万吨,一半以上或在2018年上半年投产,2018年市场上可流通的冷、热扎成品将更加充裕,价格战难以避免,这将对不锈钢钢材价格产生持续的压力。考虑到新增产能投放的时间点,2018年下半年,供给增长压力将大于上半年,原料和产成品直接也会形成一定博弈。而2018年上期所不锈钢期货上市,市场化定价模式将会出现,供应紧张和短缺的现象将更容易在盘面得到体现,也会直接制约不锈钢的产量。   

除此以外,一直备受关注的印尼青山不锈钢也已陆续投产,其中,100万吨将在2018年投产,虽然印尼尚有其他不锈钢在讨论中,如印尼和德龙计划合资兴建的350万不锈钢厂项目,但2018年印尼不锈钢可靠产能应该也只有印尼青山的300万吨不锈钢产能。   

2018年,包括印尼在内的中国镍市场依然处于短缺状态,且较2017年缺口有所扩大,主要原因如下。   

1.不锈钢产量继续维持增长。2017年,不锈钢增长主要体现在保护、机械制造和石油化工,预计2018年良好的宏观环境延续将继续刺激不锈钢需求,而因环保导致的中频炉关停使得部分劣质隐形需求转变为优良的显性需求,在利润好转需求增加的情况下国内仍有新增不锈钢产能释放,同时境外印尼青山不锈钢产能陆续达产,300万吨产能将陆续释放。   

2.原生镍供应增长有限。原生镍增长慢于预期,首先国产镍铁因环保,导致新增产能非常有限,镍供应的增加更多来源于矿品位提升带来的成品品位的提升;其次镍板经济性不佳产量持续萎缩,产线转硫酸镍,而硫酸镍虽增速较快但因镍含量低对镍总体贡献有限。印尼冶炼厂建厂和达产效果逊于预期,尽管印尼在矿源上有着天然优势,但其内部各种生产条件均比国内复杂,包括地形地貌、天气状况、基础设施配套、用工问题等都不如国内,冶炼厂的生产周期明显拉长,产能释放不断延后,且之前早期建成的高炉产能多因成本因素无法开工而搁置,产能无法转变为产量释放。   

3.精炼镍进口放缓。随着2018年精炼镍进口关税上调,镍进口亏损放大,进一步削弱国内对精炼镍进口需求,预计2018年精炼镍净进口量将继续减少。   

综上所述,2018年,中国及其印尼的镍短缺并不在于前端的原料供应,更多的是在冶炼环节,中国镍进口关税的上调导致精炼镍进口减少使得国内短缺难以弥补,而最终不锈钢产量和下游需求将直接决定镍价上行的高度。   

镍市机会和风险   

尽管全球镍库存可以填报其缺口,但考虑到常备性库存和企业备货情况,市场流通库存将趋于减少,现货价格坚挺,价格回调就是买入机会。   

全球镍的短缺主要体现在中国,而进口关税的上调更进一步激化矛盾,上期所交割品类仍只有单一的镍板,或导致挤仓现象发生。   

虽然2017年出现过一波镍价炒作,之后冲高后也有所回调,但不排除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以及高镍三元材料的逐渐成熟,市场再度对镍进行炒作。   

不锈钢增长乏力,利润的下滑制约生产积极性。据国际不锈钢协会数据,全球不锈钢产量在经历2016年的恢复性增长后,增速有所放缓。今年前两个季度粗钢产量增速约5%。分区域看,中国仍是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增速最快的地区,发达国家市场如美国、欧洲等地区,产量以恢复性增长为主。国内不锈钢产业链正在向下游延伸,未来新增产能主要是钢材(扎线)与深加工(型材),而目前国内库存再度重新积累,原料价格的上涨难以传导至终端,也使得不锈钢生产利润大幅收窄,但一体化的不锈钢钢厂又借助原料端成本优势而维持高产,最终导致不锈钢的产量增长有限,缓解对镍的需求,而不锈钢价格的低位也将拖累镍价的走势。   

据了解,上期所已基本上完成了对镍豆交割可行性的调研,若市场出现大量逼仓行为,上期所完全有能力批准采用镍豆交割,届时恐怕又将经历金川镍交仓而引发逼仓后,上期所迅速通过俄镍交割,最终引发镍价暴跌的局面。   

不锈钢厂对精炼镍需求的改变,镍板的高溢价已使得不少钢厂逐渐试水镍豆,虽然转变需要时间,但长期来看镍板并不存在大幅上涨的空间。   

转自:中国有色金属报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