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糖到底要跌到什么时候?

南华期货 边舒扬

2018年,糖市跌跌不休,就没有出现过什么像样的反弹,更多表现的是已盘代涨的情况,当前5月合约糖价已经一度跌破了5400元/吨,而所有合约价差都不是太大,且都在5500元/吨以下。糖价到底要跌到什么时候?

我们都知道全球糖过剩,而这种过剩在最近几个月表现的尤为明显。印度糖厂协会从最先预估的2500万吨最终调整到了3030万吨,这种变化是惊人的,而尽管当中食品部给出了的预估折在这两个数字之间,但是我们最终也看到了印度的产量超过3000万吨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泰国的情况也差不多,尽管此前预估的产量仅仅上调了100万吨,而截至4月8日糖产量已经达到1357万吨,超过了此前预估的1300万吨的上限。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一直寄希望于巴西能够减产。没错,巴西18/19榨季开榨以后不仅压榨量出现下下滑,糖醇比也明显下滑了,3月下半月巴西巴西仅仅只有21.5%的甘蔗用于生产糖,17.3万吨产量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5.9%。但是我们要注意的是巴西当前仅仅是开榨初期,目前市场上主导作用还没有从亚洲地区转移,全球过剩的当下情况还没有得到解决,这就导致现在的原糖价格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不知不觉的就打到了12美分。

在这种供应压力下,国内糖价也不得不被动的选择跟随。内外价差产生的利润使得进口和走私都有利可图。走私尽管难以量化,但可以从海关近几个月抓获的情况看出端倪,而缅甸的再度打起转出口贸易的想法助长了这种苗头,更不用最终走私糖都会被拿来拍卖。而今年的进口配额外的许可证在发放了150万吨,这比去年多出了50万吨,而这个消息是在3月中旬左右公布的,这也就是说从4月开始进口量会有一个明显的激增,前3个月的进口量非常小就是因为许可证迟迟不发导致的。

现在已经是4月中旬,广西已经进入收榨尾声,截至16日仅有2家糖厂尚未收榨,广西应该是会有620万吨的量,而我们可以看到今年留种的情况比去年要明显,假设今年产量能够达到1030万吨的话,明年的产量只会多不会少。从我在内蒙的调研情况看,18/19榨季内蒙将新增6家糖厂,那么光内蒙的产量就可能增加30万吨左右。

当然,当下的矛盾并不是增产就能完全解释的,消费的萎靡不振给糖价带来了雪上加霜的作用。我们看3月份的产销数据,广西单月产量在同比几乎翻番的情况下,销量仅仅增加了0.3万吨,整体的产销率只有可怜的37.68%,同比下滑了5.62个百分点。我们在春节前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消费并不是很好,尽管最终的数据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那是因为广西推迟开榨导致的广西糖短期供应较少,从而拉动了北方甜菜糖和广东糖的销量。笔者从内蒙地区了解到,因为大家大多对后市糖价不看好,趁着广西糖短期供应不足的档口,除了要做小包装的糖企以外,其他大多数糖厂在12月-2月这段时间尽快出货,某糖厂今年的平均卖出糖价甚至去年几乎持平。

广西销量的不景气,在近期表现的更加明显。由于3月-4月是全国糖工业库存累积最高的时候,而在近半个多月以来,郑盘上突然增加了大量的广西仓单,仓单压力导致5月瞬间崩盘,原来超过100点的5-9价差,在几天之内就被打倒了-80开外。而随着移仓换月和某席位的空头大量集聚,9月在今天也出现了下跌跟随。大量的仓单反应了市场卖糖乏力不得不抛到盘面上的无奈,而这种恶性循环则还要归宿到年后的那波挺价。

我们曾一度期待夏季消费的到来能够提振一波糖价,但是回想整一年的情况看,消费所能带动的反弹非常有限,在糖价持续下跌的情况下,下游饮料企业不敢提前采购,大多是随采随买,有一定糖库存的甚至还会在期货市场进行货物套保。而从成本角度考虑,广西地区的成本价早已跌破,而作为低洼地区的内蒙成本由于新糖厂的增加整体因为折旧和财务费用的增加以及收购价的上调也并不会太低,糖价的砖石底恐怕是在甜菜糖生产成本4700元/吨左右,当然什么时候能够跌到,能不能跌到就另说了,毕竟糖三年左右的周期性目前看还是比较有规律的 。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