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APEX亚太交易所创始人朱玉辰:满载爱与情怀,为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开辟“亚洲实验田”

五年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五年来,已经有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我国签署了合作协议。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中国对大宗商品和原材料的进口在过去的十几年增长了数倍,中国早已成为全球第一大大宗商品进口国和消费国。然而,我国大宗商品市场的发展之路仍然是任重道远。受各种原因影响,虽然中国大宗商品市场蓬勃发展,但目前主要大宗商品的定价权还在境外。

近年来,境内交易所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参与沿线国家资本市场的框架设计、制度安排、系统建设,加强双边业务和股权合作,探索建立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涵盖大宗商品的区域性交易市场。这一举措对国内期货机构国际化、期货投资者跨境融合等有着重要而深远的影响。随着原油期货成功上市拉开的境内特定品种期货国际化的序幕,铁矿石也将在5月4日引入境外投资者,PTA的相关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中,这是国内期货市场国际化跨出的坚定而又坚实的一步,也将成为我国争夺大宗商品国际定价权的重要基础。

大宗商品市场的国际化融合、国内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昭示着大宗商品市场迈入了新时代。

第十二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于2018年4月20日至21日在杭州成功举办。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创始人、CEO 朱玉辰先生在大宗商品—“一带一路”倡议与国际定价权分论坛上,就我国大宗商品的国际化融合、国内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应如何探索,需要克服哪些痛点做了详细说明。

AV0I9970

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是中国人首次在国外创办的期货交易所,可以说是国内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窗口。

“中国的期货市场在交易规则上有中国化的特殊元素,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的宗旨是构建亚洲的大宗商品定价中心。”朱玉辰表示,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将利用新加坡这一个成熟的贸易区、自由港,利用现有的国际环境和国际规则,创建中国人自己的期货市场,让欧美人来适应我们的市场规则,让欧美人适应我们的交易制度,参加我们的交易,用这种方式构建国际化平台。

据朱玉辰回忆,1989年,他作为“中国第一人”到芝加哥去学习,先到CME,后到CBOT进行工作学习。期货市场最能代表资本市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要来学期货?朱玉辰认为,这种学习本身就代表了中国会继续走改革开放之路。

“我在美国学习的第一天,就学习公开喊价,他们跟我说这里就是大豆、小麦、玉米的全球交易中心,这里的每个价格变动就代表全球的价格变动,包括中国的粮食价格变动也和这里息息相关。我当时真不理解,为什么几百人、几千人在这里喊价,成交都看不清楚,为什么就可以定价,但他们确实在影响着全球商品的价格变化。”朱玉辰说。

回国后,朱玉辰开始参与中国期货市场的建设,主要从事期货交易所的建设,当时是把批发市场引进期货市场。若干年后,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大豆和玉米交易活跃起来,外国人对中国的大豆、玉米期货竟然能够影响全球大豆、玉米价格感到震撼和钦佩。

“记得有一年冬天,我和大商所同事去芝加哥访问,老远我就看见交易所门前挂了五星红旗,欢迎我们的到来,那个感觉非常自豪和感动。确实,美国人也很震撼中国有了期货市场,确实有了大豆玉米期货,这是一个历史瞬间。”朱玉辰说。

随着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行业开始学会利用期货市场保值,开始深入研究行业风险管理的各个方面。朱玉辰说:“穿透力最强最大的是油脂行业,油脂行业的管理人员比较痛苦,白天工作,晚上还要盯盘。”显然,虽然我们的品种有了一定交易量,也有了相当的影响力,但仍然不是国际定价体系,还是以国内交易为主的市场。

那么,下一步在国际市场中,我们应该要如何走,如何探索?

朱玉辰认为,我们应该思考如何突破期货市场国际化,把中国在期货市场的这种能量有效释放出去。

总书记倡导“一带一路”,总书记讲我们正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可是我们期货市场对外的影响力,对外的开放步伐还是相当有局限。为什么会这样?

全球大宗商品的现货交易中心已经转到了中国,铁矿石中国进口量占全球的70%,大豆中国进口量去年为9500万吨,今年将超过1亿吨,还有石油、有色金属,我们都是全球第一大买家。全球70亿人,40亿人在亚洲,大宗商品的消费和贸易中心已经在亚洲,已经在中国。但是,期货定价还不在我们手上,定价中心还在欧美,我们的现货市场和期货衍生品市场的发展是不相称的。

“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交易量和影响力,但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还是相当微弱,这是我们期货人要解决的痛点,这是我们的奋斗责任。”朱玉辰说。

然而,吸引国际客户参与境内品种交易,面临的挑战是中国的交易规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比如交易系统是中国化的,我们在很多规则上和国际市场不同,但朱玉辰相信外国人会慢慢熟悉我们的规则,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是中国期货走出去的一个实验,可以说是国内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窗口。

走出去的好处是什么?朱玉辰表示,走出去是利用国际规则,让欧美人能拿刀叉吃中餐,我们通过成熟的国际环境、成熟的国际规则来做和中国有关系的商品。

“中国很多成功的商品,比如说石油、铁矿石、大豆、天然橡胶,这些大宗商品的根都在国外。我们如何把这一段路铺好,让国际客户参与我们中国人设立的平台,借新加坡良好的国际环境,来做中国的文章,这样国内交易所就能形成一个循环,利用国内市场通过离岸方式把境外投资者集中在一起,形成一个闭环。大宗商品从产区我们就能服务,从国际服务到国内服务,形成一个完整的服务链和产业圈。”朱玉辰说。

目前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在新加坡经过了近两年的筹备,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一家中国人办的交易所,也是中国人第一次走到海外去建交易所。朱玉辰表示,今年2月份,交易所已经拿到了所有的牌照,拿到了交易所的牌照,拿到了结算的牌照。

对于国内交易所来说,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的定位主要在两个方面:

第一,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是中国国内交易所在离岸市场的一个试验田和实验池,为国内四家期货交易所提供实验,提供摸索,为中国国际化服务好四家交易所,服务好中国证监会对外开放的历史责任。

第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建设,还要实现商品互联互通,实现贸易互联互通,实现金融互联互通。朱玉辰表示,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虽然在新加坡,但客户是全球的,物流是全球的,通过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配合我们国家“一带一路”的建设。

“我们的理想是,经过多年的建设,能够实现部分大宗商品定价权落地亚洲,并最终回到中国。”朱玉辰表示,为什么不能直接落地中国,因为中国现在资本没有完全放开,还不是一个完全的国际市场,我们要在中国家门口先把定价权拿到,在资本市场没有完成打开之前我们先把这个打开。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