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异常波动”期间违法案逐渐落定 证监会18亿天价罚单开给杠杆操纵

核心提示: 8月10日,证监会例会中披露,对高勇操纵市场案作出处罚,罚没金高达17.9亿元。根据调查,其操纵行为主要发生在2015年1~7月。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举行的证监会稽查执法发布会上,天津证监局就针对高勇操纵市场的案件进行了通报,但当时案件还未进入最终处罚阶段。

8月10日,证监会例会中披露,对高勇操纵市场案作出处罚,罚没金高达17.9亿元。根据调查,其操纵行为主要发生在2015年1~7月。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举行的证监会稽查执法发布会上,天津证监局就针对高勇操纵市场的案件进行了通报,但当时案件还未进入最终处罚阶段。

此前,据证监会调查人员介绍,这起案件是证监会近年来查获的操纵单只股票获利金额最高的案件,也是一起通过代客理财方式筹集巨额资金、通过结构化资管产品放大“杠杆”操纵市场的典型案件。

  44岁的民间炒股“冠军”

  高勇是何许人?

公开资料显示,高勇出生于1974年,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高勇是北京护城河投资发展中心(下简称护城河投资)的合伙人,拥有该公司10%的股权,此外,高勇还是北京护城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高勇号称是民间炒股大赛的冠军,曾在知名高校开设投资课程,教授证券投资技巧,小有名气,因此吸引了多人委托其管理证券账户。以其成立的私募基金为平台,吸引了多个高净值客户,涉案账户既有伞形信托账户又有多个自然人账户。自然人账户中,不乏一线影视明星,民营企业家和企业高管等。

此次案件中,高勇通过其成立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从事民间代客理财,从其客户处聚集超过20亿资金,利用伞形信托账户“时节好雨7号”及多个自然人等16个账户实施市场操纵,非法获利高达8.97亿元。

2016年证监会对高勇进行了立案调查,经调查发现,2015年1-7月,高勇控制16个账号在2015年1月12日至2月17日期间,通过连续交易、盘中拉抬等方式拉高股价,大量建仓买入精华制药(002349.SZ),使其涨幅高达66.67%,此后精华制药在2月25日因重大事项停牌。

但是,高勇似乎并不满足于之前涨幅带来的收益,5月25日至6月4日,在精华制药复牌后,高勇账户组集中资金优势,连续9个交易日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以涨停价进行大笔申报,每日申报数量均远超市场实际成交可能,使得这只股票的涨幅达135%。之后,在 6月5日至7月22日,高勇账户组将前期建仓股票集中卖出,并在6月19日上午集中资金优势,以连续交易方式拉抬、维持精华制药股价。

经调查人员介绍,高勇并不配合调查,对办案人员提出的调查要求多次推脱,甚至存在一度失联的情况,且有隐匿证据的情形发生。涉案当事人路某为对案件调查百般阻挠,甚至存在打探调查人员个人信息、威胁恐吓调查人员的情况。

调查人员认为,这起操纵案既包含传统的连续交易的操纵手法,也有新型的盘中拉抬、大额封涨停的手法,尤其是大额封涨停,使用了大量的资金委托下单。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这类操纵行为通常会积聚个股风险,而这些操纵行为所借助的资金杠杆渠道往往存在结构化设计和强行平仓机制,在大盘下跌或者个股风险释放过程中可能会触发股价下跌的连锁反馈,发生价格踩踏,进一步加剧市场风险,其危害不容小觑,必须严厉打击。

 20亿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这起案件最关键之处就是操纵市场的20亿元巨额资金。

据披露,高勇的资金来源主要分为两路,一方面与信托公司签订了伞形账户“时节好雨7号”的权益转让合同,另一方面还利用了自己的“名人效应”代客理财。

信托公司方面,高勇与护城河投资合伙人路某分别与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宝信托”)签订了“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特定分组账户B类权益转让合同,可用于交易的初始资金总额为3.3亿元,其中,路某账户可用于交易的权益初始资金为2.7亿元。路某将其该账户交由高勇管理,好雨7-路某账户交易“精华制药”均由高勇决策作出。

除了伞形信托的资金,高勇和路某还通过朋友介绍、使用公司员工账户等方式获取了多个自然人账户。

证监会行政处罚书披露了多起自然人账户被高勇使用的情形。其中张某燕、黄某为世纪金源投资集团(以下简称金源集团)下属企业董事,两人账户在开立后均由西藏山南世纪金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金源)投资经理张某昭管理。张某昭由于工作繁忙,将两个账户转委托高勇管理至2015年11月。为避免纠纷,张某昭与高勇双方分别于2014年4月和8月以金源集团、护城河投资名义签订张某燕与黄某账户的委托代理投资合同,合同中约定了收益分成相关条款。

另一自然人薛某,账户由其配偶李某负责打理,后经路某介绍,李某将薛某账户部分委托给高勇管理。该账户买入“精华制药”的交易由高勇建议,并经李某同意,具体操作环节由高勇实施,之后卖出该部分股票的操作也由高勇负责。此后高勇使用薛某账户于2016年6月再次大量买入“精华制药”后,李某便不再将薛某账户交由高勇管理。

高净值自然人黄某明账户开立后由其母亲张某霞管理使用。经路某介绍,张某霞将黄某明证券账户部分委托高勇管理,该账户涉案交易同样由高勇作出决定并具体实施。

此外。护城河投资合伙人路某还将其岳母、妻子的个人账户委托高勇进行管理。护城河投资员工徐某账户也在涉案期间被高勇拿来进行管理操作。

之后,高勇通过上述方法从伞形信托及各路自然人聚集到的20亿规模进行了单只股票的操纵,获利金额接近9亿元,创下了证监会多年查获的操纵单只股票获利金额最高的案件。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