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INE原油无奈冲高回落 但需求面稳健或提供强劲支撑

尽管受贸易局势的影响,油价出现了较大的跌幅,但是中国INE原油依然维持在510元上方。这是因为市场对于原油需求总体处于旺盛的状态,同时受沙特产量意外减少的影响,市场担忧原油供给或存在短期,这对油价总体形成支撑。

此前亚洲部分的主要原油买家与沙特产生了分歧,因沙特提高了原油的购买价格,这使得部分亚洲买家降低了对于沙特的原油购买。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的原油产量突破了1100万桶/日,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稀释了美油的生产成本,相较于布伦特原油以及迪拜原油基准价格,美油的价格优势开始凸显,这使的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开始寻求美油的进口。

此前中国原油的主要进口来源国是委内瑞拉以及伊朗,随着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并采取一系列措施限制伊朗的原油出口,这可能或导致伊朗的原油产量下降超过100万桶/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原油供给压力,间接抬升了中东原油的进口成本,因此美油产量的持续增加给了中国等亚洲国家一个很好的替代选择。

数据显示,6月中国的美原油进口一度达到了1500万桶,创出了自199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使得美原油的出口量一度突破了300万桶/日。

不过有关人士指出美油暂时未收到波及,原油和成品油均未列入清单。这是因为关税的形势尚不明朗,同时中国市场对于原油需求依然旺盛,因此中国或只考虑对于美国原油的推迟购买。

此外,尽管从6月22日以来,OPEC以及俄罗斯等产油国一直致力于将减产合规率降低至100%,但是随着美国加大对于伊朗的制裁,尽管俄罗斯以及沙特等国加大了闲置产能的使用率,但是OPEC的减产合规度一直有增无减,IEA数据显示,OPEC减产执行率维持在121%,这主要是沙特的意外减少所导致的。

数据显示,沙特7月份产量下滑11万桶/日至1035万桶/日,这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于原油供应的紧张程度。高盛认为随着委内瑞拉产量的不断下降以及伊朗原油产量的不断减少,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将不会减少美油的进口。即使后期美油真的纳入了双方争议的范畴,但是由于美油较为低廉的价格依然是布油以及迪拜原油很好的替代品,这有利于化解双方的分歧,并加大双方的能源合作。

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上升仍不及目标,未来产量仍将继续回落

委内瑞拉原油产量还处于不断下降的过程中。Argus Media表示,委内瑞拉7月的原油产量低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目标,此前该公司希望7月的原油产量能够达到165万桶/日,但是实际产量仅有152.6万桶/日。

Argus Media表示,奥里诺科重油带的表现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奥里诺科重油带拥有巨大的原油储量,相较于其他的产油区,这个地段无论是储量亦或是产量都是处于较为优势的水平,但是尽管如此,委内瑞拉依然没有实现既定的目标。

此外Argus Media还表示,尽管委内瑞拉的数据出现了明显的回升,但是依然是不能令市场信服的,因为6月OPEC数据显示,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仅有134万桶/日,因此152.6万桶/日的产量是不可信的,实际产量可能还要低于这一数字。

市场人士指出,此前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遭遇了暗杀,但是并未对原油市场产生显著的影响,这是因为委内瑞拉的问题非常的严重,产量的进一步减少几乎是无可避免,因此在马杜罗遭遇暗杀后进一步加强了对于国内的管制,并让军方人士接管国家石油公司,市场并未对此做出反应。

此前马杜罗曾表示,将会每年增加20万桶/日的产量,同时在未来十年每年投入200亿美元以提振原油行业,但目前看来这些计划可能都处在搁置的过程中。

沙特强硬态度或失去加拿大出口市场,导致油市供给轻微过剩

尽管沙特表示沙特和加拿大的紧张关系将不会阻碍沙特对于加拿大的原油出口,但是市场人士表示沙特过于强硬的表态可能会给本国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

数据显示,加拿大进口的沙特原油约7.5万桶/日至8万桶/日,这些产量只占加拿大原油进口的十分之一不到,而事实上加拿大有66%的进口原油来自于美国,随着美国积极的寻求能源的出口,这使得加拿大可以轻易的选择转向美国寻求进口。

此外,加拿大的原油产量已经突破了300万桶/日,但是受制于东西部输油管道的限制,西部丰富的原油储备无法到达东部,无法实现国内的自主供给,这是加拿大不得不选择向美国寻求原油进口的原因。目前加拿大正在努力实现东西部的能源互通,一旦实现,那么沙特将不得不面对过剩原油的出口。

美土紧张关系致新兴市场货币大幅回落,对INE原油间接形成支撑

由于美国和土耳其未能就牧师关押的事件达成一致,美国对于土耳其实施了强有力的制裁,这导致了土耳其里拉出现了持续性的暴跌。受到土耳其陷入经济危机的影响,新兴市场的货币以及股市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因市场担忧土耳其的经济危机或加大新兴市场的风险敞口。

其中印尼盾一度下跌0.6%至1美元兑14568印尼盾,跌至2015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成为今日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此外印尼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上涨4个基点至7.73。

同时南非兰特兑美元跌至两年多以来的最低点,因为土耳其里拉暴跌导致投资者逃离新兴市场资产,进而拖累其他新兴市场。美元兑南非兰特飙升10.4%,为2008年以来的最大涨幅,报15.5517。

墨西哥比索也出现下跌,今日美元兑墨西哥比索上涨2.3%,创2017年1月以来最大上涨。

新兴市场货币普遍走弱加上近期美元避险属性加强,进一步推动了美元的上涨,美元创出了2017年6月28日以来新高于96.5091。

这使得以人民币计价的INE原油总体维持震荡走势。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