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限产政策全解析:钢铁行业频繁限产究竟为哪般?

 一、行情回顾

政策转向叠加环保限产,7月钢市量价齐升

7月以来钢铁市场行情火爆异常,量价齐升。截止7月31日螺纹钢全国现货均价4310元/吨,环比6月份增长3.90%,同比去年增长8.34%。预期中季节性淡季的影响并未实质性显现,在螺纹产量小幅增长的情况下螺纹库存快速消耗,需求端韧性十足。7月份螺纹钢社会库存连续四周保持下降态势,7月末螺纹社会库存降至447.55万吨,仅为今年年初峰值的41.3%,主要建筑钢材生产企业的螺纹钢库存171.56万吨,也处于历史同期低位,同比去年下降27.8%。

为何在传统淡季钢市会一反常态?我们认为有以下三点原因:

(1)国内经济总体运行稳定,下游基建虽明显萎缩,但房地产开工稳中有增,终端需求表现良好;

(2)长期来看,宏观面压力之下政策开始转向,高层重提扩大内需,加大基础建设补短板,以更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稳定国内经济、对冲外界风险,基建有望触底反弹,市场对国内宏观的预期也重拾乐观;

(3)在“蓝天保卫战”的旗帜之下,钢铁行业的环保整治愈演愈烈,7月初唐山市政府发布《唐山市钢铁、焦化超低排放和燃煤电厂深度减排实施方案》,此后一个月内唐山各级政府单位发布限产相关政策高达12次,唐山生铁供应大幅缩减,钢坯价格上涨直接推高了成材价格。

毫无疑问,这些眼花缭乱的限产通知是此轮钢材上涨的重要推手,虽然每次限产都是以环保为名,但每次政策的具体目标和执行不尽相同,在此我们对近期的各项限产政策进行了梳理和讨论。

  二、不达标就限产

SO2、NO2、CO污染减排攻坚战

这一轮限产中对市场影响最深远的毫无疑问是唐山的污染减排攻坚战,7月4日,唐山市政府发布《唐山市钢铁、焦化超低排放和燃煤电厂深度减排实施方案》,提出境内的钢铁企业将执行超低排放标准,设备改造截止时间为2018年10月,按期不达标将停产整治,由于改造难度大、改造时间紧迫,一时间市场哗然、限产的传言四起,7月11日唐山市政府正式发布《关于开展SO2、NO2、CO污染减排攻坚行动的通知》,明确政策目标和行动计划,此后下辖的各区县相继公布具体实施方案,长达42天的大规模限产正式拉开序幕。

2.1 烧结是钢铁产业污染物排放最主要的环节

在唐山此次出台的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标准中,政策直指烧结环节,而在唐山各区县公布的具体限产方案中,烧结机限产力度也明显大于高炉,烧结机和竖炉的限产比例普遍要求在50%,而高炉限产的弹性则比较大,在20-50%之间浮动。

钢铁生产的各个工序都涉及到污染物排放,但烧结/球团工序的污染物排放是最为严重的,据相关数据统计,整个钢铁生产流程烧结工序的粉尘排放占总量的35.4%、SO2排放占67%、氮氧化物排放占51.1%。球团工序的污染物排放中粉尘排放占5.2%;SO2排放占20.1%;氮氧化物排放占10.4%。在各项限产政策中经常提及石灰窑、烧结机就是铁矿石烧结中使用的设备,而竖炉是球团工序的主要生产设备。

2.2 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难度非常大

根据唐山市政府的要求,2018年10月底前,全市所有钢铁企业(含独立球团、高炉铸造企业)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限值参照验收标准,通过168小时运行且第三方监测达标,95%以上小时均值排放达标,下同),并完成湿烟气脱白治理,凡达不到标准的实施停产整治。

事实上对绝大多数钢铁企业来说,要达到上述目标十分困难。从技术角度讲,目前脱硫及除尘的工艺已经十分成熟,能够实现超低排放相应的指标,在技术路线上也有很多的选择,最大的难点在于脱硝。据相关专业人士介绍,电力行业的烟气脱氮工艺中,炉膛内可通过低氮燃烧技术改造等有效控制NOx生成,燃烧后炉膛出口气体温度处在850℃~1100℃区间,适合脱硝反应的“温度窗口”时,可通过SNCR(选择性非催化还原法)脱除。若还不满足相应指标要求,还可在后段300℃~400℃温度区间选择SCR(选择性催化还原法)增加催化剂的办法再做进一步脱除。但在烧结和球团工艺中基本上没有这两个合适的温度区间,现在有个别案例对烟气脱硫除尘之后,把原本降到几十度的烟气再升温到300~400℃,所带来的能耗和运行费用提升都很大,相应的装备投入成本和占地等也都是问题。此前只有宝钢梅山钢铁的烧结机烟气排放可以实现超低排放标准,最近据媒体跟踪报道,唐山也仅德龙钢铁及燕山钢铁的烧结机可以达标排放。

从时间角度看,唐山超低排放改造的时间也是十分紧迫的,根据生态环境部出台的《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要求到2020年10月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全面完成改造,但这次的改造直接把时间提前到了2018年10月,大部分企业措手不及。据相关专业人士介绍,烧结机环保设备改造的施工周期至少6~8个月,如果把设计时间考虑在内差不多需要10个月时间。而生态环境部正式公布超低排放标准是在今年4月份,那么到今年10月份也只有6个月时间,对于前期毫无准备的企业而言,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成本的角度看,执行超低排放改造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对于前期环保投资到位、执行高标准排放的企业而言,压力相对较小,目前已经稳定运营的梅钢180m2的烧结机环保设备投资为6000万元,而对于以前“粗放式”排放的企业,烧结机的环保设备投资高达80万/m2,那么180m2的烧结机改造成本将达到1.44亿。

2.3 SO2、NO2、CO污染减排攻坚行动

7月11日,唐山市发布通知要求下属的各区县根据2018年空气质量改善目标任务和上半年空气质量改善状况,对攻坚行动期间SO2、NO2、CO三种气体浓度降低值进行核算,明确减排攻坚任务目标,并结合实际研究制定本地区污染减排攻坚行动方案。

此次行动方案确定攻坚期间全市二氧化硫为25微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为45微克/立方米,一氧化碳为2.5毫克/立方米,并明确凡是完成脱硫脱硝脱白治理工程建设并稳定达标运行的企业,可减少停限产比例。从乐亭县公布的行动方案中我们也发现,由于德龙钢铁的烧结机达到超低排放的标准而免于限产。

对比唐山市公布的超低排放方案和污染减排攻坚行动方案,我们可以发现两项政策所关注的核心指标和目标是相同的,对于钢铁企业而言,最关键的改造对象是烧结机,主要的污染排放指标是SO2和NO2。可以说这次减排攻坚战是为唐山后期全面实行超低排放改造进行的一次摸底和预演。

与此前多次公布的限产政策不同,这次攻坚行动方案提出各区县灵活执行停限产,不在实行“一刀切”。以区为基本单位,对照上半年的排放情况和此次的目标,下降比例小于10%的按10%执行限产,10%到20%的按20%执行限产,20%到30%的按30%执行限产,30%到40%的按40%执行限产,大于40%按50%执行限产。此外,根据各个企业的实际情况,也可以减免或增加限产比例和限产时间。从实际的执行情况看,各家企业的高炉限产比例在20-50%,限产天数3-42天不等,但其中限产42天的高炉仍占大多数。

目前唐山生铁产能13678万吨,此次实际受限产影响的生铁产能仅5183万吨(按工信部产能置换方案核算),整个限产期间唐山铁水减少219.49万吨,影响日均铁水产量5.35万吨,明显低于此前市场预期的减少量。一方面是由于此次减排攻坚战的最主要目标是污染最大的烧结机而非高炉,另一方面政策也不再“一刀切”,部分污染物排放相对较好的区域或企业,在高炉限产上获得减免。

而此次唐山污染减排攻坚战也释放出一些信号:

(1)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标准的执行步伐将加快,在唐山之后预计其他重点区域的政府也将逐步出台相关政策;

(2)环保政策不再是“一刀切”而是“差异化”,污染情况严重的区域和情况良好的区域执行不同的限产标准,排放达标或者符合产业政策的企业将被优待,而“粗放式”和“欠债太多”的企业将面临巨大挑战。

  三、光荣榜还是黑名单

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

7月初,生态环境部公布了2018年6月和上半年(1-6月)空气质量状况,而唐山市在6月份的空气质量排名中位列倒数第一。7月9日,唐山市环保局发布通知:为进一步改善空气质量,改变唐山市空气污染指数重点城市排名倒数第一的现状,对全市范围内的所有烧结机、竖炉限产50%(完成脱硝治理的除外),唐钢、唐银各保留1座高炉;古冶、丰润、滦县、玉田钢铁企业高炉产能限50%;其他(迁安、迁西、遵化、滦南、乐亭)钢铁企业高炉产能限30%;限产时间自7月10日起至改变排名情况为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公布的空气质量改善排名中,常州市位列倒数第一,随后常州市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要以此为依据进行限产,但还是发布了一则《关于调整常州市强制减排重点污染源清单的通知》,通知内涉及的企业几乎涵盖了钢铁、铸造、化工、医药、材料、建筑等有排污的企业。可见这次的排名给地方政府带来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那么“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究竟是什么样一份榜单,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我们从此前环境生态部回应记者问中找到了答案。

根据官方的说法,这项排名的目的是:为贯彻落实《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要求,加强社会监督,推动地方政府切实采取措施改善空气质量,有效形成城市间空气质量“比、赶、超”的良好氛围,充分发挥“排名”对地方政府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的“倒逼”作用,传导治污压力,促进协同治理,为推动全国空气质量改善和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发挥积极效应。从以上的表述述中我们明显能看到,进行这项排名的初衷本身就是为了给地方政府施压,对于排民靠后的城市,政府出于维护城市形象和应对上级考核的目的,必然会出台整改措施。

今年7月公布的排名,与以往最大的区别是排名对象由此前的74城市扩大到169城市,而全国地市级单位一共294个,此次纳入排名的占比达57.5%,基本涵盖国内主要工业城市,当然这项举措也是为了响应国务院颁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要求。这169个地级城市中,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共55个,长三角地区共41个,汾渭平原共11个,成渝地区共16个,长江中游城市群共22个,珠三角区域共9个,以及其他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共15个。

生态环境部的排名依据是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AQI),该指数是参与评价的各项污染物的单项质量指数之和,综合指数越大表明城市空气污染程度越重。参与评价的污染物指标是《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B3095)中规定的6个基本项目:二氧化硫(SO2)、二氧化氮(NO2)、可吸入颗粒物(PM10)、臭氧(O3)、一氧化碳(CO)、细颗粒物(PM2.5)。前文中超低排放标准中的三项指标是二氧化硫(SO2)、二氧化氮(NO2)及粉尘(颗粒物),减排攻坚战中的三项指标是二氧化硫(SO2)、二氧化氮(NO2)、一氧化碳(CO),可见各项政策的制定都是一脉相承的。

四、气象条件也背锅

什么是污染气象学

7月份除了旷日持久的减排攻坚战,唐山阶段性的限产也是层出不穷,而这些限产无一例外都是与大气污染挂钩的,从各个限产通知中我们经常能看到“重污染天气”“不利气象条件”“大气混合层高度”“辐合带”等关键词,这些都是气象学上的常用词汇,事实上一个区域的大气污染情况不仅与排放的源头有关,也与当时当地的气象条件有关,而污染气象学就是研究大气污染与气象条件之间的联系。

更为科学的说法是:城市空气质量由两个方面所决定,一是污染源的排放及分布状况,二是大气对污染物的扩散能力。当气象条件发生变化时,同一污染源所造成污染物的浓度可相差几十倍乃至几百倍,大气的稀释扩散能力在几小时内也可改变数十倍。因此研究城市环境气象条件对污染物的影响,充分利用气象条件指导生产,对改善城市空气质量条件有重要意义,这也是在减排攻坚战期间,唐山市因气象条件不利屡次下发限产通知的原因,毕竟人为干涉气象条件是十分困难的,那么为了实现减排的目标,只能进行进一步的限产。

影响城市空气质量的气象条件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大气逆温、风速及风向、降水以及大气稳定度。

(1)大气逆温。通常大气随着高度的增加温度是下降的,而大气逆温则反之,相当于有一个锅盖盖在大气上面,这样大气就变得很稳定,空气不能向上扩散,“无路可走”又向下蔓延,非常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冬季逆温层较强较厚,维持时间较长,夏季则相对偏弱。

(2)风向及风速。污染浓度与风速平方成反比,与污染源排放强度成正比。通常风速越大越有利于空气中污染物质的稀释扩散,而长时间的微风或静风则会抑制污染物质的扩散,使近地面层的污染物质成倍地增加。

(3)降水。自然降雨、降雪对空气污染物能起着清除和冲刷作用。在雨雪作用下,大气中的一些污染气体能够溶解在水中,降低空气污染气体的浓度,较大的雨雪对空气污染物粉尘颗粒也起着有效的清除作用。我国通常夏季降水量明显多于冬季,南方降水量多于北方。

(4)大气稳定度。大气稳定度代表了大气垂直扩散能力的强弱。不稳定类天气有利于大气污染物垂直扩散,反之不利于低层污染物的扩散。城区全年边界层稳定的几率几乎占了一半,尤其是冬季稳定性层结高达60%以上,导致城区污染源排放的有害气体不易扩散,所以在采暖期市区空气质量最差。

从气象条件的角度分析,秋冬季的大气污染物扩散能力是明显弱于夏季的,而且在我国北方秋冬季需要燃煤采暖,污染物排放强度大幅提升,如果要保证较好的空气质量,只能牺牲工业企业的利益,执行采暖季限产。

  五、重头戏即将上演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出台

8月3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发布,对钢铁、焦化、铸造行业实施部分错峰生产,建材行业实施全面错峰生产。此次公布的方案中实施范围和执行时间与去年相比,整体变化不大,依然是“2+26”城市,执行时间也是从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

对于钢铁行业而言,比较明显的变化有以下三点:

(1)钢铁产能限产50%的重点城市增加了天津、邢台,涉及生铁产能约2500万吨,与去年相比,限产比例提高20%,日均生铁产量净减少1.37万吨;

(2)限产计量标准更严格,除维持以高炉生产能力计,增加配套烧结、焦炉等设备同步停限产要求,限产注水的难度更高;

(3)增加环保达标免错峰,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大宗物料及产品运输等全面达到超低排放要求的可不予错峰,但橙色及以上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仍需限产50%,仅部分生产工序和环节达到超低排放要求的,仍纳入错峰生产实施方案,按照排放绩效水平实施差异化错峰。

总体而言,今年的限产大概率会比去年更加严格,虽然新增了限产豁免条款,但实际上目前能全面实现超低排放的企业只是极少数。从实际执行的角度分析,去年是大规模限产的第一年,很多技术刚刚搭建试用,而今年对诸多检测限产的技术做了更为全面的规划,像去年冬季局部地区钻空子的情况将很难再现。

  六、总结与建议

限产还将继续,环保仍是后期黑色系关注的重点

(1)如何理解环保限产政策:环保限产本质上仍是供给侧改革及去产能政策的一部分。今年年初,发改委明确提出当前的去产能工作已经由总量去产能转变为结构化去产能。而常态化、差异化的环保限产实际上是在倒逼行业洗牌,最终的目的是保留一部分具备竞争力的大型企业,淘汰一批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小企业。

(2)未来环保限产政策的变化:蓝天保卫战的目标和执行计划已经提出,显示出高层坚定的决心,未来环保限产的执行力度不会放松。此次唐山的减排攻坚战只是开始,近期山西、山东、邢台等地陆续发布限产政策,未来越来越多地区将开始执行严厉的环保措施。

(3)客观看待环保限产:7月份以来,伴随着唐山的大规模限产,市场情绪明显过热,我们应该认识到此轮价格的上涨是在多重利好的合力之下形成的,低库存以及需求的超预期也都是重要的因素,当下的市场中已经没有人会轻视环保限产,但过高估计环保限产的影响也会误入歧途。值得注意的是,一刀切式的限产已经被差异化的限产所取代,而在持续限产的情况下进入取暖季,钢铁供应的边际减量很可能不及预期。

(4)看法与建议:今年国内外的宏观环境复杂多变,下游的基建和房地产让人难以捉摸,传统淡季中总展示出超预期的韧性,那么进入旺季也可能没有预期强劲的表现。因此环保限产成为了唯一可以确定的逻辑,这时候迷茫的市场就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不断放大预期进而推高价格,等到预期被证伪,却发现周边已是一地鸡毛。当前成材盘面的情况,我们认为各种利好基本兑现,如果没有新一轮实质性利好的刺激,短期很难再走出趋势性的上涨行情,短线操作仍建议观望为主。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