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电稿库 >> 报刊文摘 >> 期货日报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外商控股大门开 机遇挑战并肩来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当前正迈向更高质量发展。期货市场作为实体经济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也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满足国家经济发展需求,2018年,期货行业在推出国际化期货品种的同时还将期货公司的外商持股比例上限上调至51%,并决定在3年后取消持股比例限制。

受访人士普遍认为,持股比例的放宽不仅将加速推进境外机构“引进来”的进程,为境内期货市场引入更多的外商机构,更将推动境内期货市场转型升级,提升我们在国际市场的金融影响力和竞争力。期货市场对外开放进入了新阶段。

外商控股期货公司有望实现零的突破

据了解,此前受境内政策限制,合资期货公司只有银河期货和摩根大通期货等,且外商持股比例最高也只达到49%,无法实现控股。而8月24日证监会发布的《外商投资期货公司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则将改变这一现状,未来外商不仅可以参股境内期货公司,更有可能成为境内期货公司的控股股东。

“一直以来,境外机构对参与境内期货市场都十分感兴趣。其中不乏一些境外知名的投资银行、证券经纪商以及私募基金,希望通过持股境内期货公司获得参与境内证券期货市场交易的机会,但其主要目的还是服务自身客户。”永安期货总经理葛国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此外,境内市场对风险管理需求的增加也是境外机构乐于参股的原因之一。“随着中国内地经济的快速发展,企业对风险管理的需求也日渐增加,加上此前内地市场相对封闭,在客户的开发上就比中国香港等境外地区更为容易。”弘业期货总经理周剑秋预测,随着外商持股上限的放宽,境外机构会更积极地接触境内期货公司,并在未来出现一定数量的外商控股期货公司。

而目前来看,最有可能控股境内期货公司的境外机构除了一些比较知名的投资银行、证券经纪商外,还有中国台湾的期货公司。据南华期货副总经理、研究所所长朱斌介绍,作为与大陆有着相同文化体系的市场,台湾期货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也更为国际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比其他外资机构更能了解和适应大陆市场的环境,且又比大陆的期货公司更适应国际竞争,拥有明显的优势。目前台湾系期货公司参股境内期货公司的意愿强烈,且正积极与大陆的期货公司接触。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大型境外机构之所以会考虑参股或控股一家境内期货公司,更多是基于布局全球的考量。至于3年后境内是否会出现纯外商期货公司,该人士给了记者一个肯定的预测。

实际上,目前基于对其核心技术等的保护,部分境外机构并不希望合资控股境内的期货公司。因此3年后随着持股上限的解除,势必会有一些境外机构通过直接收购的方式在境内设立分支机构。“但最终取决于该公司对境内市场的定位和判断,以及境内公司报出的价格。”该人士说。

期货行业未来将迎变局

实际上,《办法》的正式发布不仅为外商控股境内期货公司创造了条件,更在帮助境内市场引进境外先进经验、完善我国投资者结构及促进境内期货公司转型升级上具有重要意义。

谈及今年期货行业国际化进程的加速,葛国栋认为,这最大的意义是服务境内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

据了解,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对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然而,境内期货行业现有的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暂时还无法与经济高质量发展所需的风险管理要求相匹配,更无法帮助实体企业显著提升国际竞争力。”他说,实际上,与国际同行相比,境内期货行业在发展理念、运营模式等方面也因起步较晚而相对落后,需要进一步观察学习。

“而境内期货公司外商持股比例的放宽以及期货品种的国际化,本质上都是相关机构为此所进行的尝试。”某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近期公布的《办法》,在为外商控股境内期货公司创造条件、吸引更多境外机构参与境内期货市场的同时,更可以引进竞争机制、先进的经营管理经验和符合国际惯例的期货交易制度和规则。”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说。

期货在我国毕竟是“舶来品”,而境外期货业及相关机构起步较早,在监管、经营管理、服务客户等方面无疑拥有更多的经验。而随着境内市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特别是在期货公司外商持股比例放宽的情况下,境外机构与境内监管部门和期货公司的交流将有所升级,进而为期货市场带来更加市场化的发展理念和竞争,推动我国期货市场进一步发展。

国际化竞争中人才技术是重点

实际上,凭借在经营管理、服务客户、系统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外商系期货公司很可能在市场上异军突起。“这就像是狼群中来了虎,来了豹,小米加步枪中来了大炮。很可能会像股指期货上市初期券商系期货公司一般,引发期货行业的再次整合、洗牌。” 周剑秋对期货日报记者说。

“但这并非是全然的坏事,更可能是未来我们期货业发展的契机。”葛国栋解释说,因为作为“外来者”的境外金融机构,天然对境内交易规则、客户需求等方面了解不足,势必会主动要求和境内机构加深合作。境内期货公司因此可以近距离地学习境外金融机构的交易理念和方法。这些在过去即使是到境外学习也很难在短期内直接学到。

朱斌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境外机构来境内发展,境内外金融机构人员的交流也将越发频繁。加上作为一个金融服务机构,势必需要部分境内员工以及部分最起码是懂中文的中高层人员,以便更有效地向客户乃至市场传达公司的理念。境内外金融机构的交流将越发顺畅,而境内相关机构也将在顺畅的交流中学到更多的内容。

实际上,最早引进外资股东的银河期货,就曾通过其外商股东引进了境外先进的管理经验和风险管理系统,进而促进了公司特别是风险管理方面的发展。

除此之外,葛国栋认为,随着境内外渠道的打通,期货公司的业务模式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发展。比如现在最热门的基差服务,就很可能在境外交易者进入后,发展出与国际基差贸易相关的新服务模式,“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至于如何应对3年后境外金融机构的直接进入,行业人士普遍表示,会在国际化业务上下功夫。

葛国栋表示,未来公司将充分借助期货市场国际化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契机,发挥公司期现结合等优势,积极引入境外投资者,帮助“走出去”的企业进行外汇保值、互换,提供跨国套保和国际交割业务,提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弘业期货则依托其境外子公司——弘苏期货(香港),搭建起跨境金融服务平台,打通境内外资本对接通道,实现交易通道全球化、研发资讯全球化和投资理财全球化。

鉴于境内期货公司目前在人才的储备和金融技术的投研能力上还略有欠缺,葛国栋建议,未来期货公司需要进一步储备对期货国际化和国际品种交易有所了解的人才,并加大在金融技术投研方面的投入,以降低境外金融技术入市后可能给现有交易策略带来的冲击。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