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019年焦煤焦炭市场展望

、2018年焦炭焦煤市场回顾

无论是焦炭期货还是焦炭现货,尽管2018年经历了几次比较大的波动,但总体来说价格是震荡上行的。2018年1—2月,得益于冬储热情的高涨,持续2017年四季度的上涨行情;春节之后,焦炭库存创样本统计以来的新高,冬储带来的虚拟库存需求向下游实际需求转移滞缓,加上宏观市场遭遇中美贸易展的重挫,3月开始焦煤价格一路下跌,甚至达到年内最低1726元/吨;4月中旬开始,随着房地产增速意外回升、房屋新开工突飞猛进、出口订单良好等利好因素的出现,焦炭跟随螺纹钢开始攀升,一度达到了年度最高价2728元/吨; 8月中下旬,2018—2019年度采暖季限产政策出炉,取消“一刀切”的限产方式,对钢铁和焦化企业不作具体限产比例要求,采用差异化错峰生产方案,市场对此解读为限产宽松,焦炭期货价格开始回落,11月更是由于钢价的大跌向上挤压焦炭利润,导致焦炭持续回落,焦化利润也自700—800元/吨的高位调整至300—400元/吨。

焦煤的走势与焦炭相似,但波动较焦炭更为缓和,2018年焦煤价格走势总体平稳,国内炼焦煤和进口焦煤全年价格基本维持高位,价格波动相对较小。2018年1—2月由于检修和春节的影响,焦煤产量大幅下跌,支撑焦煤价格在高位振荡;3月份开始,由于需求萎缩和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焦煤跟随整个黑色系开始下跌;8月份的环保“回头看”、9月份的琳琳煤矿大面积关停、10月份的山东龙郓煤矿矿难,都使焦煤供应偏紧的格局进一步加剧,在焦企需求较为稳定的情况下,焦煤在10月下旬达到年内最高点1423元/吨;进入11月后,由于钢价的大跌,钢企利润的传导使焦煤开始回落,但总体情况仍较焦炭乐观。

图片1

、2019年焦煤市场情况:国内供给难增,进口或将微增

1. 政策检查常态化国内供给难增加

2018年国内焦煤的关键词是环保限产、安全检查和煤矿查超检查。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份,原煤产量32.1亿吨,同比增长5.4%。11月份,原煤产量3.2亿吨,同比增长4.5%,比10月份回落3.5个百分点。2018年1-9月份,全国炼焦精煤累计产量3.6亿吨,同比下降3.2%。依据数据预计全年炼焦精煤产量4.3亿吨左右,略低于去年。2019年我国煤炭产能将继续得到释放,但增加的多为动力煤,安全检查、环保限产和查超等政策使得炼焦煤产量难有增加。近期煤矿事故的频发和国家对煤矿安全生产等问题的重视,必将对明年的焦煤产量产生较为重大的影响。根据“十三五”对于煤炭行业去产能计划以及地方政府针对煤炭行业的规划,预计未来两年焦煤供给或将有较大幅度的缩减。

图片2

2.低硫主焦煤紧俏,蒙煤或补充缺口

我国炼焦煤进口量与国内宏观政策和进出口政策密切相关。据海关总署数据,2018年1—10月份,我国进口炼焦煤总量为5691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1.8%,由于进口配额已基本耗尽,预计2018年进口炼焦煤总量6000万吨左右。2017年进口炼焦煤6934.62万吨,约占焦煤总供给的13.5%,由此看来,今年进口焦煤仍占焦煤总供给的一小部分,焦煤市场的核心依旧是国内炼焦煤产量。但今年7月份大连商品交易所修改了2019年7月起焦煤的交割品标准,调低了灰分和硫分,目前我国国内只有吕梁、孝义等地生产低灰低硫优质主焦煤,而进口蒙煤有低灰低硫的优点,是国内稀缺品种,因此预计2019年煤进口政策对焦煤进口影响不会太大,炼焦煤进口量大概率维稳或增加。

图片3

总体来看,2019年焦煤供给仍将受制于政策的压制,产业政策依然是影响焦煤行情的主要因素,但在环保限产和安全检查的总基调下,2019年国内焦煤产量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不大。而大连商品交易所对焦煤交割品标准的调整,使得本就抢手的低硫主焦煤资源更加紧俏,从而或加大对蒙煤的进口量。另外,随着2018年年末山西焦煤集团上调长协煤价,预计2019年焦煤价格将会维持高位振荡格局。

、2019年焦炭市场情况:政策影响供给,钢材主导需求

1.焦化去产能开始供给不确定性增加

由于环保政策的频发,焦化行业呈现出限产常态化的状态,政策对供给的影响成为首要因素。 2018年作为焦化行业的去产能元年, 2019年将会是我国焦化行业去产能速度加快的一年,两大政策需要密切关注——置换4.3米以下焦炉产能政策和“以钢定焦”政策。《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河北和山西全面启动炭化室高度在4.3米及以下、运行寿命超过10年的焦炉淘汰工作;要求河北、山东、河南省要按照2020年底前炼焦产能与钢铁产能比不高于0.4的目标,制定“以钢定焦”方案,加大独立焦化企业淘汰力度。《山西省焦化产业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转型升级实施方案》要求山西严格控制焦化建成产能:2019年10月1日起,全省焦化企业全部达到环保特别排放限值标准,主要污染排放指标较2015年下降40%以上;到2020年,炭化室高度5.5米以上焦炉产能占比达到50%以上,焦化装备水平明显提升。方案中鼓励炉龄较长、炉况较差、规模较小的4.3米焦炉提前淘汰,置换产能建设现代化大焦炉,2018年底前完成焦炉淘汰的,其焦化产能按现有100%置换;2019年底前完成淘汰的,按现有90%置换;2020年底前完成淘汰的,按现有80%置换;2020年后完成淘汰的,按现有50%置换。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1月粉焦炭产量3541万吨,当月同比增加1.9%万吨;1-11月份全国焦炭产量39779万吨,累计同比下降0.1%。其中山西焦炭累计产量7654.7 万吨,占全国焦炭总产量的21.29%;河北省焦炭累计产量4105.1 万吨,占全国焦炭总产量的11.42%;山东省焦炭累计产量3080.3万吨,占全国焦炭总产量的8.57%。山东、河北、山西三地焦炭产量总共约占全国总焦炭产量的42%。因此,如果2019年产能置换和“以钢定焦”的政策严格执行,焦炭的产量会有一定幅度较少,价格重心将依旧坚挺;但如果政策实施较为宽松,焦炭供应宽松,价格或将下移。

图片4

图片5

2.钢材去产能见尾声,焦炭需求跟随钢材需求

 2018年钢铁行业在高利润的驱使下,高炉开工率高居不下,导致生铁产量高于往年同期。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1—11月份,全国生铁累计产量为70785万吨,同比增长2.4%;11月份生铁产量为6373万吨,同比增长9.9%。2018年1—11月份,全国粗钢产量85737万吨,累计同比增加6.7%;11月份粗钢产量7762万吨,日均产量258.73万吨/天,当月同比增加10.8%。

2018年钢材去产能临近尾声,钢材供给侧改革防止系统性风险的目的已达到,但是短期内以行政手段快速去产能及限产,也出现了钢材和焦化行业利润增长过快,挤压其他工业企业利润的问题。因此,2018年已经将限产目标下调,严禁“一刀切”更改更为灵活的执行政策。根据对当前整体宏观政策形势的判断,结合微观调研情况,预计2019年钢材和焦化行业的限产仍较为宽松。2019年粗钢产量可能会有小幅增长,从而导致焦炭产量也将小幅增加。在机械、汽车和造船等制造业钢材消费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地产依然是拉动钢材消费的主要行业,鉴于2019年整个市场预计较为悲观,焦炭需求仍然是跟随钢材需求,取决于国家的调控政策。

图片6

图片7

综合来说,在钢材供给侧改革接近尾声的情况下,2019年焦炭走势受产能政策影响较大,伴随着4.3米焦炉产能置换和“以钢定焦”等政策的实施,阶段性的供需错配不可避免。预计2019年产能置换和“以钢定焦”政策的执行范围和执行力度决定了焦炭价格的大体位置,一旦产能政策被忽略,焦化行业必将随着钢价的下跌而重心下移。

、2019年双焦展望总结

对焦煤来说,2019年环保高压和煤矿安全检查将成为常态,焦煤供给不会大幅增加,产能政策将成为主导焦煤价格的主要因素,焦煤价格或将跟随环保政策的变动小幅波动。另外,大连商品交易所对焦煤交割品种的修改,使得原本抢手的低硫主焦煤资源更加紧俏,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对蒙煤的依赖。总体而言,随着2018年年末山西焦煤集团上调长协煤价,预计2019年焦煤价格重心或将上移。

对焦炭来说,随着各个焦化企业在2018年频繁的环保检查中更换设备,预计2019年环保对于焦化行业供给端的边际影响将逐渐减弱。2019年作为焦化行业供给侧改革的第二年,由于“以钢定焦”政策具体方案暂未确定,山西、河北地区的4.3米焦炉的产能置换将会成为决定焦化行业供给的核心,而产能置换过程中出现的阶段性供需错配必将导致焦炭价格有一定程度的波动。预计2019年焦炭价格的中枢取决于政策的执行范围和执行力度,一旦政策落地,必将导致价格大幅起落。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