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能源化工 >> 能化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4月OPEC特别会议告吹 下步减产行动或拖至6月再拍板

周一(3月18日),OPEC和其他主要产油国决定取消原定于4月举行的会议,在6月开会决定是否延长减产。他们认为,取消会议能使其评估美国制裁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影响。有分析认为,4月会议取消凸显出俄罗斯和OPEC之间的分歧。

OPEC取消4月会议,延长减产预期不减反增

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在阿塞拜疆巴库召开的委员会会议上表示,OPEC推迟做出决定,因为预计今年上半年石油市场仍将供过于求。据几家新闻机构报道,这一推迟也让石油生产商得以评估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将如何影响未来几个月的油市。

2019年1月,由14个国家组成的OPEC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些国家发起了第二轮减产。此前,石油供应过剩冲击了市场,导致油价在2018年底出现暴跌。OPEC从2017年开始减产,但2018年6月提高了供应上限,原因是油价升至近四年高点,美国准备制裁当时的OPEC第三大产油国伊朗。

2018年12月,当他们同意新的减产计划时,所谓的“OPEC+”表示,将在4月份评估石油市场,比OPEC的6月份常规会议提前两个月。但就在3月19日,一个负责监督该交易的委员会表示,未来两个月,市场基本面不太可能发生重大变化。联合部长级监测委员会表示,下次会议将于5月召开,6月25日召开全体会议,决定是否将减产延长至2019年底。

最新一轮的减产帮助油价今年从18个月低点出现回升。WTI价格上涨29%,至每桶58美元以上,而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25%,至每桶67美元左右。

会议推迟显示出俄罗斯和OPEC之间的分歧

OPEC及盟友的目标是每天减少120万桶石油,但一些产油国的产量依然超出配额,包括全球第二大产油国俄罗斯在内。

3月17日,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俄罗斯将在未来几周内达到减产目标。现在讨论“OPEC+”是否应该在6月之后继续限制石油产量还为时过早。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当时原本赞成做出决定,但他默认称4月份还为时过早。

沙特油长法利赫当天表示,他预计OPEC不会让石油市场“在下半年失去指引”。他上个月表示,自己倾向于将减产延长到年底。

大宗商品对冲基金菲利普石油(Philipp Oil)创始人多德森(Andrew Dodson)表示:“沙特和俄罗斯之间建立密切关系的必要性已经减弱。OPEC会议的推迟似乎表明,俄罗斯不愿承诺进一步减产,也不愿在做出进一步承诺之前尽可能推迟做出任何决定。”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克罗夫特(Helima Croft)表示,OPEC+可能在2019年全年继续减产。然而,延长减产将凸显俄罗斯与沙特等OPEC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俄罗斯部分私营企业生产石油,沙特等OPEC成员国的国有能源企业为该国的预算提供担保。

克罗夫特表示,俄罗斯企业讨厌停产,他们能从石油产量中获益,而政府能从油价上涨中获益,所以他们不喜欢这项减产协议。但是,对于沙特和其他OPEC产油国来说,目前的油价仍低于财政收支平衡水平,因此他们希望油价能在目前水平上再上涨一点。

美国的制裁政策成为油价上涨的关键因素

克罗夫特还表示,石油生产商还想看看,美国5月份是否会收紧对伊朗的制裁。去年11月,特朗普政府给予八个伊朗买家石油制裁豁免,令外界感到非常意外,而当时沙特的石油产量正处于创纪录水平。

不过,美国那次给予的制裁豁免将于5月初到期,外界关注美国是否延长豁免。

就在上周,美国国务院伊朗问题特使胡克(Brian Hook)表示, 美国政府认为,由于石油市场供应充足,对伊朗的制裁还有加强的余地。不过,对于美国政府是否将其放弃制裁的决定传达给OPEC,他拒绝就此发表置评。

OPEC秘书长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表示:“解除制裁的问题给OPEC的决策带来了不确定性。这使得我们的工作更加难以聚焦于基本面,而不是谈论我们为保持油市平衡所做的努力,同时也加大了保持这种平衡的难度。”

值得注意的是,OPEC推迟4月的联合监督委员会会议,一度令市场担忧OPEC+或迫于美国的压力提前结束减产。但随后OPEC声明称,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减产,且6月减产会议如期举行。受此影响,油价短线走强,后续仍有进一步上行空间。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