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019宏观经济政策展望与资产配置

经济有很多影响和要素,某种意义上看似乎是不可预测的,但是政策是可以预测的,有规律可循的,政策是少数人制定出来的。抓住政策的意义,对我们判断经济走向以及投资十分必要。从2016年开始,供给侧改革之后,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生新的巨大的变化,政府和市场看待问题的视角完全不一样,这个时候判断清楚政策就非常重要。

一、2018年回顾:政策对实体经济造成压制

2018年可以看到去杠杆下,M2处于一个低速增长区间。流动性收紧后导致工业企业利润累计增长出现持续回落,国企民企出现分化。工业亏损企业从2017年开始快速增加,同时消费品零售总额持续下降,居民杠杆率上升。环保措施常态化,而且较为严厉,对经营环境影响较大。

从供给侧改革提出的时候,实施“三去一降一补”,修复了行业生产链,出现了股市的连续上涨,到“三大攻坚战”股市加速上涨,然后股权质押爆仓问题,中美贸易摩擦加剧,股市从2018年6月中旬后加速下跌。总体来看去年核心原因是政策的不确定性对实体经济的压制,中国经济基本面长期还是看好的,消化了之前的政策回到正轨后问题不大,经济会触底回暖。

二、2019年全球经济开始放缓

中美贸易摩擦左右了2018年全球经济的走势,包括世界银行都在下调全球经济增速,一个大的原因就在这种反自由贸易的全球思潮的新变化。去年整体气氛较为紧张,今年普遍认为贸易摩擦解决不了问题,可能会达成局部协议,需要重新寻找新的关系来解决问题。

从全球经济来看,2019年将出现稳中回落趋势,但仍将处于相对高位,在顶点的右侧。虽然需求带动制造业PMI和工业产出增速回落,但全球产能利用率都处在中位数附近的不低水平。发达经济体的设备投资同比增速有所转弱,但仍可能延伸。主要经济体里面,中国还在寻找一个新的平衡,美国从18年以来恢复非常强,还会保持一个比较好的上升期,欧洲还比较稳定。总体看全球经济不会出现剧烈下挫,比去年要差一些,但处于不错的底部偏右的一个区间。

从美国来看现在处于比较健康的发展态势,在经济周期的中部。企业、居民部门没有过度加杠杆,出清比较彻底,没有失速下滑风险。虽然出现一定回落,但企业利润和投资还不错。金融周期上,信用缺口仍在负区间,处在回升趋势中。库存周期看,厂商处在去库存阶段,制造商、批发商环节库销比出现走高迹象。消费者信心指数3.4%创近十年新高。美联储立场偏鸽派,停止加息概率较大,对中国是比较利好的。

总体来看2019年外部情况不错,即使出现一些情况,我们的心里预期是可以消化的,没有比去年更坏的情况了。只要不瞎折腾,那就是“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对我们影响不会太大。

三、2019年中国经济降中趋稳

去年四季度GDP增速是6.4%,跟2009年一季度金融危机时水平相同,从2010年达到12.2%以后持续下行。进入三期叠加,新常态,中高速的增长区间,可能悲观一点是中低速的增长,回不到以前的增速水平了。但其实企业盈利和就业没有问题的话,经济再往下走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三大长期方向: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影子银行监管)、地方政府隐形负责控制以及“房住不炒”不变。金融周期回落,但回落的斜率大幅放缓,有利于风险偏好的回升。人口结构的变化对房地产投资需求带来明显压力,20—50岁人口快速回落,2019—2025年期间,可能下降7000万人口,对经济增速、房价等带来挑战。

伴随着几轮房地产火热,居民步入高速加杠杆阶段,债务增长持续高于收入增速,且近两年增速差有显著扩大之势。家庭的杠杆水平提升非常明显,持续性存疑。房地产市场本身结构会影响投资,此轮地产的新开工主要在三、四线城市,而销售与其它城市区别不大。拿地和投资也主要在三、四线城市,二线城市也有起色。因为供给因素,房价、租金在一线城市表现较强,二线城市的租金也有上行压力。房地产投资在下半年增速将逐步回落。

BCI指数有数据以来最低,经营环境恶化,因为几乎所有行业都是过剩的。降税短期会有空间,长期效果边际递减。总体制造业投资将逐步下行。基建方面探底回升,但全年仍受资金束缚,尤其考虑到土地出让金可能出现大幅下降的可能,专项债借新还旧比例较高, “中央出钱、地方出项目”或成为新模式。

出口方面,中美关税贸易摩擦影响将淡化,全球需求主导中国出口,预计全年出口增速将下行至3-5%左右。就业略有压力,新增就业机会与2018年平稳。消费稳中放缓,在人口结构剧烈调整期,即使猪肉价格上涨,2019年CPI可能不会高于3%。

四、中国经济政策稳健偏宽松

预计2019年积极财政力度空前集中于减税降费超预期,约2万亿左右,其中增值税减税8000—9000亿左右,个税调整减税4000亿左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单位缴费比例调减降费5000亿左右。

基建方面,项目偏公益性质。大量的融资平台承担了公益性以及准公益性的项目,占比较高的建筑与工程中多数涉及市政设施建设项目,项目特质决定了平台整体盈利能力较为有限,制约偿债能力。金融监管略有松动,央行“双支柱”淡化,非标、影子银行的监管可能有所放松,但不会反转,降息仍有可能。

三大攻坚战并非放缓,只是调节奏,换方式。防控金融风险由去杠杆转变为稳杠杆,更加重视控制地方债务风险和房地产风险。防控污染到2020年必须有成效,今年70周年阅兵,可能会对京津冀产能造成影响,临时性措施和长期性措施共同推进。

五、关于资产配置

对于股市,外资与机构主导了本轮上涨,散户尚未大规模进入,仍然有上升空间。政策鼓励股市发展非常明显,自主可控(软件+硬件)是今年最大的逻辑。

商品将保持高位震荡,螺纹钢需求稳健,要注意新建筑标准的出台(用钢上升10%)。供给可能在6月开始,到8—9月(最强烈时期)受环保扰动明显。

房地产稳中分化,关键信号是房地产税预计今年不会正式出台,但可能进入人大审议阶段。在金融周期保持稳定的情况下,主要看人口流向,大城市与都市圈值得关注。一线、二线城市总体仍有支撑,不建议投资非都市圈的三四线城市地产。

总结2019年对中国经济依旧乐观!我们具有制造业的全球比较优势、完善的产业链,高效经营组织,配套基础设施以及熟练的劳动力资源。世界发展向着马太效应,未来G2格局将是趋势!(作者系经世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 高敏)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