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1世纪最大谎言:美国正处于“低通胀时期”

以美联储、欧洲央行为首的一众“央妈”从去年年底开始不断“放鸽”,最为广为人知的理由是“通胀低于政策目标”。

Real Investment Advice专栏作家Jesse Colombo表示,那些“低通胀”的说辞根本站不住脚。我们正处于这些“央妈”亲手制造的非正常经济周期中,由此带来的通胀高度集中在了资产价格中,而不是我们天天讨论的消费品价格。

总统带头“忽悠”

Colombo表示,要说鼓吹低通胀的头号人物,非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属。

在特朗普上任三年内,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从0% 加到了2.5%,为了这事儿特朗普没少在推特上抱怨。就在四月中旬,特朗普发推表示,“如果美联储能够好好干活,现在股市至少还能涨个5000到10000点,GDP增长能每年保持在3%—4%。还几乎没有通胀!”

明州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鸽派,今年无投票权)今年4月也在推特上总结称美国通胀水平仍低于美联储设立的目标水平,下一步应该让通胀在未来数年内保持在政策目标上方。

甚至CNBC的王牌财经主播Jim Cramer也是低通胀理论的信徒,多次对美联储的加息表达了不满。

Colombo指出,那些鼓吹“低通胀”的论点离不开CPI这样传统的经济指标上,即使美国的经济环境自2009年开始就已经不那么“传统”了。

所以说是经济学家赖以吃饭的指标出问题了么?

核心通胀的“重大遗漏”

对于通胀,美联储非常依赖核心个人消费指数(PCE)的走势。简而言之,这个指标跟踪了美国日用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走势,同时去除了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消费。美联储官方给出了2%的通胀目标。但自从次贷危机后,这个核心通胀指标大多数时间里都低于“美联储官方目标”。

(美国核心个人消费指数增幅走势,来源:圣路易斯联储、RIA)

同时,更为公众熟知的CPI或者是核心CPI也给我们传递了类似的信息:通胀在次贷危机后就一直处于非常低的状态。这一点也得到了走势平平的美国工资涨幅印证。

(美国核心CPI增幅走势,来源:圣路易斯联储、RIA)

Colombo认为,看到这么多经济指标传递出了类似的信息,那些照搬传统经济学理论的研究者理所当然地认为2009年之后通胀“没有起伏”。很显然,他们忽略了资产价格在此期间的暴涨。

(真正的通胀在资产价格里,来源:RIA)

  被动“手脚”的通胀指标

对于“通胀指标低于实际通胀情况”这一现象,Colombo指出,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了指标本身。

Shadow Government Statistics创始人John Williams表示,如果按照1980年的CPI计算方法,美国过去十年平均的通胀率应该在10%左右。

(1980年CPI计算方法与目前的官方数据对比,来源:ShadowStats.com)

与之类似的是,按照1990年的CPI计算方式,美国过去十年里平均通胀率也应该达到5%。

(1990年CPI计算方法与目前的官方数据对比,来源:ShadowStats.com)

Colombo表示,美国CPI并不是简单地把价格拼凑成一个指数,还会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整,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享乐质量”调整。例如科技产品经历技术升级以后因为带来的“享乐质量”提高,会以折价的方式计入CPI。

如果一台八核处理器电脑的“CPI价格”是1000美元,而两年前上市的十六核处理器电脑市场价格为1300美元,但后者经过“享乐调整”后计入CPI的价格是800美元。对于那些花了1300美元买电脑的消费者而言,这样的调整没有实际意义。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过去四十年里大量科技产品进入消费市场且以非常快的速度迭代,这些“拖累”因素直接拉低了由住房、医保、高等教育这些“大件消费品”带来的通胀增长。虽然手机、电脑和笔记本卖得更便宜是件好事,但这也使得美国的核心通胀指标无法反应出看病、住房和上大学支出变化对个人财务产生的压力。

(1998—2018年美国商品、服务和工资变动情况,来源:美国企业研究院)

Colombo总结道,目前的美国显然并不是那些通胀指标显示的“低通胀状态”,别忘了2008年忽略了次贷危机泡沫警告的同一批人目前还在美联储、华尔街、学术机构和金融媒体上犯着同样的错误。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