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018年A股十大“变脸王”:资产是橡皮泥捏的么?

2018年年报收官,A股巨亏第二波“天雷滚滚”。

继今年1月30日以天神娱乐78亿亏损额为首的第一波巨亏方阵之后,年报收关之际,又有包括以乐视网、欧菲光为代表的第二波巨亏方阵来袭,同时还伴有像康美药业这样的巨额“会计差错”意外。

如果说1月30日200余家巨额预亏公司是暴雷第一季,年报收官之际,超过500家上市公司最终年报较此前预期数据“变脸”,可谓暴雷第二季了。

资讯数据显示,525只A股2018年归母净利润较此前预告下限下修。其中,328家由预盈转为亏损;下修幅度超过1亿元的有108只股票,下修幅度最大ST欧浦,净利润由预亏下限3.5亿元,下修为亏损41.79亿元。

乐视网下修幅度排名第二,由净利润预亏下限6.13亿元,下修为亏损40.95亿元;欧菲光由净利润预告盈利下限18亿元,下修为亏损5.19亿元。

另外,截至发稿,A股3610家上市公司,除*ST华泽、*ST长生、*ST新亿、*ST毅达、*ST东南等未公布年报外,已公布年报的公司中亏损家数合计达454家,合计亏损3875亿元。而2017年,全部A股公司亏损家数为226家,亏损家数翻番,合计亏损金额增长两倍以上。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的A股业绩“十大变脸王”中,非标审计意见占据大多数。2018年A股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的上市公司达到38家,而2017年,这一数字为17家。业内人士表示,这表明在监管重拳出击下,中介机构越来越惮于为劣质上市公司和不诚信管理层背书。

变脸“王中王”:康美药业300亿现金“差错”勾销

在2018年三季报中,康美药业预告年报净利润不会与上年同期相比会发生重大变动,但最终年报出炉,康美药业的归母净利润较2017年下滑72%,为11.35亿元。而2018年前三季报康美药业归母净利润还有38.47亿元。

最终年报数据与三季报预告情形重大不一致,是为变脸之一;其二,康美药业不仅2018年度业绩较三季报预测大幅下修,还下调了此前两个会计年度的净利润数据。

康美药业追溯调整了2016年和2017年年报的归母净利润,其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由33.40亿元,调减至18.41亿元;2017年归母净利润由41亿元,调减为21.50亿元。合计近35亿元历年累计净利润“灰飞烟灭”。

更为异常的是,康美药业在年报中以“重大会计差错”导致多项财务报表科目余额发生重大变化,因“会计差错”调整的科目余额:货币资金调少299.44亿元;应收账款调增6.41亿元;存货调增195.46亿元;在建工程调增6.32亿元; 营业利润调减19.61亿元等等(2018年)。

公司年报也被审计该公司长达19年之久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破天荒地出具了该公司史上第一份“非标”审计报告 ——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ST欧浦:两次“变脸”,预盈怎么变成巨亏近42亿

ST欧浦2018年年报经历了两次“变脸”。第一次是1月30日公布的预告,较2018年三季报预告“由盈转亏”。

4月30日的出炉的年报,则击穿预亏下限3.5亿,实际巨亏41.79亿元。造成巨亏有两大原因,一是资产减值20.82亿元; 二是营业外支出22.66亿元。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根据审计报告,该公司期末存在大额的应收款项未收回、大量的短期贷款客户出现本金及利息逾期未能正常收回、预付的供应商款项未收到货物或予以归还等情形,由此计提了12.67亿元账损失。而2018年三季报,ST欧浦合并报表应收账款也不过只有8.86亿元。

另有3.66亿元资产减值来自于商誉减值; 其他4.48亿元减值损失分别来自存货、固定资产、长期应收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

此外,欧浦智网2018年发生的营业外支出22.66亿元,几乎全部来自于因各类诉讼而计提的预计负债。截至审计报告日,欧浦智网公司存在诉讼案件30宗,涉诉总金额33.61亿元。据统计,因从事钢贸等风险巨大的业务,欧浦智网关联担保金额达19亿元。

巨亏之后,ST欧浦2018年末合并报表净资产为-24.59亿元。

欧浦智网公司于2019年2月26日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

乐视网:净资产倒欠30亿无奈“窒息”

1月30日,乐视网预告2018年年报亏损额在6.13亿元以下,彼时据此亏损额计,乐视网年报还有望保住净资产正值,从而避免暂停上市的命运。

但年报最终出炉,乐视网巨亏40.96亿元。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50.35亿元,其中坏账损失计提23亿元(还包括乐融致新出表冲回坏账损失10亿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25.38亿元等。

2017年,乐视网即因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08亿元,导致净利润巨亏138亿元,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2018年除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外,乐融致新出表,并没有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而此前投资者对乐融致新出表从而甩掉负资产包袱同时录得巨额投资收益抱有期待。

1月31日乐视网做出2018年年报预测时,因所持乐融致新少数股权价值重估,从而预计确认投资收益20.99亿元。而最终年报显示,因乐融致新确认的投资收益,仅为8.10亿元。

2018年年报,乐视网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截至12月31日,乐视网归属净资产为-30.26亿元

公司于4月26日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乐视网股票上市的决定。

欧菲光:难料巨额预盈能整成大亏

手机产业链的白马股欧菲光也暴出巨亏之雷,在之前可能是投资者最难想到的一家了。

欧菲光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5.19亿元,而此前2018年10月20日公司业绩预告预计年度净利润为18亿-20.5亿元;2019年1月31日披露的业绩快报又预计年度净利润为18.39亿元。

欧菲光解释称,造成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存货相关的跌价准备计提和成本结转合计24.37亿元,另外计提坏账准备7500万元。其中存货计提跌价准备15.6亿元,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1.88亿元。

深交所对此发布关注函,要求公司解释是否存在利用一次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大规模存货结转成本进行财务大洗澡的情形。

一季报中,欧菲光继续资产减值之路,当季公司继续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22亿元,导致一季报归母净利润亏损2.57亿元。

北讯集团:三次变脸后巨亏11亿

北讯集团4月28日晚间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1.07亿元。此前2月28日,北讯集团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预计2018年年报盈利8452.69万元。

据第一财经记者自北讯集团2018年三季报以来的梳理,该公司对2018年报的业绩,至少“变脸”过三次。

北讯集团称,2018年预计巨亏的原因主要系对子公司北讯电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2.17亿元。而在2月28日的业绩快报中,北讯集团预计对北讯电信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数额仅为4.87亿元。

北讯集团称,因公司资金不足,网络服务质量下降,导致部分客户流失,一季度因此继续亏损。

金盾股份:巨亏17亿,涉诉近26亿

2018年初,因董事长周建灿跳楼,金盾股份上了热搜榜单。关联公司金盾集团拉开了债务违约的序幕。

金盾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归母净利润-17.58亿元。而公司此前预告称,公司将盈利1.18亿元。

对于巨亏的原因是,金盾股份称对收购的两家公司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16亿元,以及因4 宗诉讼案件计提预计负债7000余万元。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对该份年报出具了标准审计意见。

截至审计报告日,金盾股份因多起民间借贷诉讼而成为被告,诉讼标的金额合计达25.69亿元。 公司年报为这些未决诉讼计提了预计负债7300余万元。

因诉讼,金盾股份目前共有 7 个银行账户处于冻结状态,名下 14 处房产、3 宗土地、以及子公司红相科技 99%股份、中强科技 100%股权也处于查封状态。

西部矿业:青投股权价值“归零”减值25亿

西部矿业的业绩下修来得更有些“猝不及防”。4月19日,西部矿业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20.63亿元。

此前1月30日,西部矿业曾预计,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约1.6亿元。如此测算,2018年预计还能实现约1亿元净利润。

西部矿业大幅下修业绩的原因,是因为所持有的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投集团”)股权价值可回收金额为0,因此确认投资减值损失25.22亿元。

2013年10月,西部矿业以下属四家子公司和资产,作价26.51亿元,再加货币资金3.14亿元,增资入股彼时由青海省国资委独资的青投集团。

西部矿业回复上交所问询时称,青投集团2018年度未审财务报表显示,全年青投集团净亏损10.05亿元,总负债639.2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2.67%。

2019年2月开始,青投集团频繁报出债务违约,所持有的上市公司金瑞矿业42.5%股权全部被轮候冻结,标普于2月26日将青投集团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C+”。

ST秋林:近38亿资产玩失踪,年报“无法表示意见”

所有业绩变脸公司中,ST秋林资产减值最奇葩:公司年末应收款项余额39.32亿元,坏账准备余额就达到38.82亿元。

1月30日,ST秋林预告2018年净利润同比减少约7600万到9200万元,盈利即6800万至8400万元之间。而年报出炉,公司全年实际亏损41.31亿元。

没有意外,ST秋林业绩下修,也因资产减值。2018年,ST秋林计提资产减值损失40.83亿元。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对这份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会计师事务所称,针对年末应收款项合计22.91亿元,向客户进行了函证。此后,仅收到少数函件,且回复内容均为:虽然签订了合同,但合同内容双方并未实施,贵公司没有向本公司提供货品,所以本函中应收款与实际不符。

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因无法与未回函单位取得联系,合同条款尤其是账期条款与公司过往销售合同条款明显异常,且大部分款项至今未收回,已不属于正常的购销行为,故上市公司将应收账款22.91亿元冲减。

另外,截至年末原账面存货余额14.7亿元,以上存货在2019年1月以销售形式减少,除一家公司回款又转走后,其他客户均未回款。资产负债日上述存货已经消失不见,ST秋林将上述存货转入其他应收款后计提坏账冲销。

2019年2月,ST秋林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均被公安机关冻结。截至年报公布日,公司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仍处于失联状态。

同方股份:商誉、股权投资、炒股一次“亏够”

2019年1月31日,同方股份预告2018年度归母利润为-11.5亿到-17.2亿元。但年报实际亏了38.80亿元。另外,综合收益亏了13.97亿元。

亏损原因也是资产减值巨亏,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35.95亿元。其中,因下属的壹人壹本业务进入了下行拐点,出现了收入下滑和亏损,同方股份对其全额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9.02亿元。此外,对华融泰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6.38。而炒股账面浮亏也令同方股份其他综合收益形成巨额损失,如对广电网络(600831.SH)、 同方康泰(1312.HK)股票等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

金洲慈航:营收规模因何突变?

年报显示,金洲慈航归母净利润亏损28.47亿元。而此前,公司业绩预告亏损下限为6.5亿元。

公司年度资产减值达19.27亿元。审计报告称,金洲慈航控股子公司丰汇租赁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形成应收租赁款101.42亿元、委托贷款84.77亿元,收购丰汇租赁形成的商誉36.6亿元,报告期共计提减值准备18.6亿元。

另外,财务费用暴增,也是金洲慈航巨亏的重要原因。2018年发生财务费用合计11.91亿元,而上年同期只有2.33亿元。公司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公司表示,财务费用巨增,系因金融市场变化,导致融资成本增长。但财务专业人士认为,公司2018年末的有息负债同比是减少的,这与财务费用巨增的情形不匹配。

金洲慈航前两年应付票据余额相当巨大,2017年末和2016年末分别达到了22亿和40亿元,被业界质疑与其业务规模不匹配。财务专业人士认为,不排除金洲慈航此前通过票据融资降低财务费用,而一旦票据融资不能维继,财务费用就大幅上升。

2019年一季报,金洲慈航营收规模大幅缩水,由2017年一季度43亿元,骤降至不到目前6亿元规模,公司一季度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8亿元。上述财务专业人士分析认为,公司可能挤出了此前“被做大”的收入。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