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建设是长期工程

运行满一周年的上海原油期货,已成为亚洲最大和全球第三大的原油期货。但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其走向成熟阶段还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培育过程。

初具影响力

我国首个对境外投资者开放的期货品种——原油期货运行届满一周年,截至2019年3月25日,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3670.03万手(单边,下同)、累计成交金额17.12万亿元,全市场保证金总额76.01亿元,日均成交量15.10万手、日均成交金额704.55亿元、日均持仓2.24万手,最大日成交量35.98万手(2018年12月7日),日成交量已经超过了迪拜的阿曼原油期货品种,成为亚洲最大和全球第三大的原油期货,仅次于美国的WTI原油市场和英国布伦特原油市场。

一直以来,中国原油期货与国际原油市场的关联度颇受关注。东海期货数据显示,近一年,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与WTI、布伦特等外盘原油期货价格的相关系数均大于0.8。

一德期货总经理助理佘建跃认为,上海原油期货推出一年来比较成功,主要体现在主力合约的流动性非常好,交易活跃,而且价格与国际原油市场期货高度关联,与国际市场的套利关系有效,可以说价格既合理也有效,已成为境内企业用来对原油现货进行风险管理的重要工具之一。

相关媒体称,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一年内全球市场占有率已达6%,而石油美元份额自2013年后却出现首次下降。交易所数据显示,2018年,两大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交易量下滑至2.072亿口,低于2017年的2.2017亿口,截至2018年12月末,布油和美油的份额分别从60%和38%降至52%和32%,人民币原油料将推动全球交易量创下历史新高,并进一步削弱国际上两大最为活跃原油合约的市场占有率。

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魏红斌评价说,过去一年里,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不仅弥补了国际原油价格尚无法通过人民币定价的空缺,同时在国际市场休市期间,为投资者有效地提供了保值对冲的工具。为了更好地服务资本市场的健全发展,为海外投资者提供多样化的保值对冲金融工具。

华尔街证券期货分析师Jason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目前上海原油期货对国际油价有一定的影响,主要是投资者在两个市场间套利。

市场仍须培育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原油期货可交割油种包括阿联酋迪拜原油和上扎库姆原油、阿曼原油、卡塔尔海洋油、也门马西拉原油、伊拉克巴士拉轻油及中国胜利原油等6个国家的7种原油品种。从分油种的情况看,只有胜利原油来自中国。

“中国原油期货的可交割原油品种较为分散,原油品质与合约基准品质之间的差异较明显,油种之间品质差异较大。同时,来自中国境外的可交割原油品种易受到中东地区不稳定局势的影响,不能代表未来中国原油进口来源地的变化趋势,合约短板较为明显。”能源战略专家冯保国认为。

布伦特原油产自英国北海布伦特油田,反映除美国以外的国际原油供需水平;WTI原油产自美国内陆德克萨斯州,更多反映美国国内原油供需。上海原油期货的意义和作用之一是为了反映我国原油市场的供需情况,从而得到一个更加贴合我国原油市场基本面情况的价格。

但目前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与我国原油的表观消费、加工量等因素间,并未呈现出明显的相关性,尚不能贴合我国原油市场的基本面情况。

中证鹏元发布研究报告认为,国内原油及成品油价格市场化程度不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指出,国家发改委对成品油进行定价时,应引入并逐步扩大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所占份额,使成品油价格更能反映国内的供需情况,方便国内企业开展套期保值。

原油期货市场建设是一个复杂而长期的系统工程,市场的成熟和功能的发挥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培育过程。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