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离岸人民币的“波动12小时”

易纲强调,中国宏观政策空间充足,政策工具箱丰富,有能力应对各种不确定性

[5月美国非农就业新增7.5万人,创3个月最低,远逊于预期的18万,也是4个月里第二次新增就业少于10万。]

6月7日午盘前后,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离岸人民币(CNH)日间波动高达400bp(基点),美元对人民币最弱至6.96,境内外机构经历了“波动12小时”。

“当日为中国端午节假期,因此未公布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市场也无法揣摩央行意图,同时基于近期‘强化汇率弹性’‘应对外汇市场波动’的言论,在伦敦交易时段,部分海外对冲基金出现了做空人民币的趋势。不过,当日晚间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美元指数走弱,这抑制了做空的势头。”某外资行外汇交易主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同日中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认为人民币汇率的某个具体数字更重要。他表示,“关于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一点,我们非常有信心。”

“央行此次表态,意在表示人民币汇率是市场形成的,央行一般不干预,同时央行在为以后不同的情景做准备。”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交易员也普遍对记者称,近一个月来,尽管人民币承压,但每日中间价都设定在6.9以下,释放了较为强烈的稳定信号。此后人民币的走势取决于海外市场变化,尤其是美国经济数据趋软对美元的影响,以及欧元走势对美元的交叉影响等。近期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Bullard)有关美联储“可能很快就会有理由降息”的言论已经沉重打击美元。

6月8日至9日,易纲出席了在日本福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易纲强调,G20各方应共同显示出合作解决贸易问题的意愿,向国际社会发出积极信号。中国宏观政策空间充足,政策工具箱丰富,有能力应对各种不确定性。

人民币近期大概率走稳

尽管离岸市场上周五出现较大波动,但当日晚间人民币就部分收复失地,在局势尚未清晰的背景下,对冲基金并不敢押注人民币持续走贬。

近年来,央行已经很少通过直接买卖美元的方式干预汇市,因此中间价是海外揣摩央行意图的途径之一。交易员对记者称,近期中间价稳在6.9以下,强于模型的预测。

也有外资机构人士评论称:“中间价定价偏强,是因为年中境内有不少派息、利润汇出和油企购汇需求,在岸人民币(CNY)汇率被这些需求搞得很弱,无视美元下跌。中间价较强,可以稳定离岸情绪。”

各界多认为,在央行持续逆周期调节的基础上,人民币近期不具备持续走弱的基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Schipke)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尽管人民币5月以来对美元贬值近3%,人民币的表现与中期基本面相一致,人民币没被高估也没被低估。

易纲在采访中称,中国经济韧性十足。今年的财政政策力度非常强,深化增值税改革,例如把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下调了3个百分点,从16%调降至13%;还下调了社保费率,“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力度很大,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

“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如果事态恶化,我们的货币政策将有效应对,我们在利率、存款准备金率上有充足的空间。”易纲亦表示。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赫雷罗(AliciaGarciaHerrero)对记者称,当前人民币的稳定至关重要,但中国央行也不会消耗太多子弹。2016年后,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率正在上升,这也契合央行扩大双边波动的市场化改革方向。她认为,目前单边押注是危险的,预计美元指数会在未来12个月走弱(至93.51),这与美国经济放缓、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有关,人民币的中长期贬值压力有望缓解。

密切关注美国经济数据和降息动向

6月7日当晚,美国疲软的非农就业数据让人看到了人民币的韧性。交易员认为,非农数据差得超乎想象,甚至让美联储降息的预期进一步升温。

“由美国主导的贸易问题可能影响经济信心,这种悲观预期现在已经威胁到美元在市场不确定时期的避险地位,这种看法继续体现在美元走势中。市场预期美联储可能转向降息,美元买家近期受挫。”FXTM(富拓外汇)的研究分析师奥图努加(LukmanOtunuga)对记者称。就在两周前,美元指数达到2019年新高,但现在走势却非常疲软,美元多头需看到就业增长抗跌的迹象才行。

然而,非农数据继续重伤多头信心。5月美国非农就业新增7.5万人,创3个月最低,远逊于预期的18万,也是4个月里第二次新增就业少于10万。同时,4月非农新增就业岗位从26.3万下修至22.4万,3月和4月共下修7.5万个;备受市场关注的平均时薪同比增3.1%,是去年9月以来最低,逊于预期和前值3.2%,这不仅证明了美国就业增速正在放缓的事实,也表明就业增速已跌破长期趋势线——尽管美国非农就业持续增长了104个月。

此外,近期美国的其他经济数据也显露疲态,美元指数从98的阶段性高位小幅走弱至96左右。美国5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创2009年9月以来新低,产出分项指数终值创2016年6月以来新低;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公布的5月ISM制造业指数52.1,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

过去一周,美元表现不佳,多数G10国家货币都对美元升值0.3%~2.3%不等,亚洲货币也普遍对美元升值,仅有墨西哥比索、人民币、印尼盾小幅跑输。当前,根据芝商所FedWatch工具,市场预计6月降息的概率为27.5%,但7月的概率则已飙升至63.3%,而预计2019年将降息2次的概率已高达86.4%。

不过,此轮美联储降息预期将如何驱动汇市,仍需观察。风险在于,年初美联储意外宣布暂停降息,但美元丝毫未走弱,这是因为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美国经济仍然相对强劲,且海外央行都开始呈现转鸽的迹象。

“市场相信美联储降息只是时间问题,但问题在于,汇市波动率仍然不高,美元仍处于近20年高位附近。我们确信美元会走弱,但时间则很难说,我们仍需要耐心。”法兴银行首席外汇策略师朱克斯(KitJuckes)对记者称。

上周二,澳大利亚联储宣布近3年以来的首度降息,此举是为了应对疲弱的通胀和经济增长,以及不断上升的失业率;随后,印度央行也宣布降息。这轮全球降息潮只是刚刚开始。

而欧洲数据方面,综合PMI数据从51.6上修至51.8,失业率从7.7%降至7.6%,GDP增速稳定在1.2%,因此近期欧元出现反弹。“但4月德国工业生产仍然疲软,零售增速从2%降至1.5%,说明情况并没有根本性好转。尽管欧央行仍在实行负利率,但市场已经开始讨论欧央行会否考虑降息。”朱克斯表示。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