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肉偿”后又“股偿”?养猪大王竟是操盘高手 儿子在电竞圈齐名王思聪

因为相继发生“肉偿事件”“没钱买饲料饿死猪”等热点事件,被称为“养猪第一股”的*ST雏鹰(原简称“雏鹰农牧”)在2018年年尾声名远播、大红大紫。

“饿死了生猪,拿什么还债?”股民当时为负债百余亿元的雏鹰农牧操碎了心。现在看来,股民们恐怕小瞧了“养猪大王”侯建芳的资本市场操盘手段……

6月12日下午,郑州东站3公里外的龙湖培训中心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参会人包括金融局相关领导和主要债权机构。

首先发言的人是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侯建芳介绍完雏鹰农牧的经营情况后,公布了公司债转股方案,随后又由中介机构介绍了债转股的后续安排,最后债权人充分讨论了市场化债转股方案。

“肉偿”之后准备玩“股偿”

会议提到为尽快盘活雏鹰农牧有效资产,防范金融风险,化解债务危机,参会各债权机构签署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合计债权机构24家、金额约73亿,并决定在此基础上,将来有可能扩大债转股规模。

也就是说,现在股价不足1元、总市值不到30亿、负债却一百余亿元的雏鹰农牧,准备实施73亿元的债转股“帮助化解当前的债务危机”。这种操作解了公司和“养猪大王”侯建芳的燃眉之急,可对债权人来说或许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目前,这个拟推进中的债转股方案还有待相关方面批准,最终能否成功也存在不确定性。

仅仅三年多时间,雏鹰农牧的资产负债率就上升到了92%,而在2015年负债率只是53%。雏鹰农牧负债率快速上升的原因之一是,公司2015年开始的“买买买”。

对于雏鹰农牧“买买买”模式首先提出质疑的是一家自媒体。

去年6月,自媒体“市值风云”一篇万字长文质疑雏鹰农牧财务造假:“造假的方式便是通过利用手头上大量的资金设立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了大量稀奇古怪的公司。在短时间持有之后,抛售给御用接盘侠,回笼资金,同时创造利润。”

如果没有这样的方式创造的利润,或许雏鹰农牧早已开始亏损。而公司负债率不断上升难道是想赖账?

屋漏偏逢连夜雨。财务造假风波还未过去,仅仅两个月后,非洲猪瘟来袭,雏鹰农牧再遭重创。

2018年11月,雏鹰农牧债务违约愈演愈烈,在债权人不断逼迫的情况下,公司只能通过“肉偿”的方式来还债。该消息公布后,雏鹰农牧的股价还一度涨停,不仅还了债还清理了库存,可谓一举两得。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雏鹰农牧的债务不断违约,睡不着觉的是债主,其中包括机构和银行。随着财务造假质疑的不断发酵,今年3月19日,雏鹰农牧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原因是公司涉嫌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涉嫌违法违规被调查的公告发布后,雏鹰农牧的股价不仅没有下跌,还随着大盘的走好股价一路上扬。可是好景不长,2018年年报公布后,公司的股价便犹如坐上了跳楼机一样,股价一泻千里。

来源:东方财富

6月11日,雏鹰农牧的股价已经跌至不到1元,几乎天天躺倒跌停板上的股价突然像借尸还魂一样奔向了涨停。第二天好消息公布了,原来是雏鹰农牧即将进行债转股,并且已有24家机构签了字,73亿元债务落停不用还了。

雏鹰农牧的负债182亿,市值仅30多亿却要债转股也是让人大跌眼镜,冲着高利息去的各大机构和银行也无奈的要成为上市公司股东了。

“养猪大王”的三板斧

银行等机构要债要成了股东,实控人侯建芳却只能卖股还债。

1988年,历经三次高考依然无缘大学的侯建芳,花了100元去郑州牧专上了23天的畜牧培训班后,开始了养鸡。当年冬天,又借了200元搞起了家庭作坊养鸡场,侯建芳后来表示,由于计划经济思维的束缚,当时养鸡场只有三户农民参与。

由于北方人对猪肉的巨大需求,侯建芳开始琢磨着养猪。2004年,雏鹰农牧种猪场建成,开始了养猪之路。两年后,在侯建芳的主导下,雏鹰农牧开始将传统“公司+农户”和“公司+基地+农户”的养殖模式进行组合创新,创造了所谓“雏鹰模式”。

来源:雏鹰农牧官网

2010年,被誉为“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在深圳中小板上市,侯建芳身价开始暴涨,一度达到70亿。此时,侯建芳刚刚18岁的儿子侯阁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富二代”,鲜花掌声纷至沓来。

22岁时,喜欢打游戏的侯亭阁得到了老爸的鼎力支持,雏鹰农牧于2014年宣布,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而正是侯建芳的“三板斧”将雏鹰农牧推向了深渊。

自此,雏鹰农牧的资产负债率貌似计划好了一样,开始快速上升。

“三板斧”推行的同时,雏鹰农牧成立了微客得科技,年底,微客得科技出资255万元成立噢麦嘎专门用于支持侯阁亭的电竞事业,因此,侯阁亭也成为国内与王思聪齐名的电竞大佬。

2015年,随着互联网+概念的发酵,雏鹰农牧的股价也迭创新高。与此同时,雏鹰农牧的资产腾挪也开始了。

“三板斧”成滑铁卢?

2016年初,雏鹰农牧在深圳发起设立了一家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以自有资金认缴9.5亿元份额,其后又多次追加投资,最终认缴份额超过50亿。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雏鹰农牧账面上的长期股权投资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爆发式增长。

不仅仅是财务被质疑造假,雏鹰农牧的多元化也遭到了质疑。

其中,儿子侯亭阁的电竞事业更是侯建芳的互联网布局之一,除了坐拥OMG电竞站队,2017年,侯阁亭还从另一富二代中国稀土控股集团老板蒋泉龙之子蒋鑫手中,接过Snake俱乐部的控制权。

大举收购电竞战队的同时,侯阁亭还在直播、主播经纪公司等领域均有布局。此外,侯阁亭又通过旗下公司参股了王思聪的香蕉计划。

去年7月底,在2018年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上,侯阁亭的OMG战队夺冠。属于侯阁亭的高光时刻背后,雏鹰农牧的危机开始露头。

根据雏鹰农牧公告,侯建芳持有占公司总股本40.20%,价值41.46亿元的股份,被冻结。此后,侯建芳全部持股先后被多地法院轮候冻结。

非洲猪瘟又使公司的业绩出现大幅下滑,资金链出现紧张,“以肉偿债”、“饿死生猪”也常常被媒体拿来戏谑。

今年4月底,雏鹰农牧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股价迎11个跌停同时被ST.A股的养猪公司中,温氏股份(300498.SZ)和牧原股份(002714.SZ)虽然养殖规模一直大于雏鹰农牧,但是“雏鹰模式”却一直颇受市场关注。

如今,“雏鹰模式”却出现了问题。雏鹰农牧2018年年报显示,雏鹰农牧已与11家债权人达成协议,用以“肉偿”的方式还清欠款,并完成货物交割。

同时公司在有关资金流动性风险回复中表示,公司前几年投资规模较大负债率高,过高的负债率加上行业不景气金融去杠杆等因素致使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

有关应对措施的回复表示,处置资产同时加强与债权人的沟通,确定妥善偿债方案。没想到,仅仅一个月后,妥善的偿债方案却是债转股。

对此,股吧里的网友评论道:债务180亿,总市值才40亿,怎么转股?但是,确实想不出比债转股更好的办法了。

来源:东方财富股吧

对于此,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谢连杰对野马财经表示,根据以往案例以及股市现状,雏鹰农牧可能会在非破产重整情况下通过资本公积金定向转增的方式以解决债转股的股份来源问题。对雏鹰农牧的债权人而言,可能是将其债权打折换成股权。意味着债权人不仅放弃了原有的债权固定收益,也放弃了债权抵押担保的追索权。而债权人换得的股本收益,在很大程度取决于企业债转后的经营状况。因此,这里是存在一系列不确定性因素。

一位参加会议的债权人代表对雏鹰农牧的债转股成功表示信心。他认为,首先从行业看现在处于猪肉周期的上升通道,在将来一段时间内,猪肉价格将持续在上涨通道,这也给雏鹰农牧一定的公司价值。其次,雏鹰农牧确实有一些优质的资产,现在确实出现投资机会。第三,对债权人来说,选择债转股属于不是最坏的选择,至少通过债债转股可以盘活上市公司资产,可能让自己的债权得到增值。

这位债权人乐观估计剩余的债权人也将陆续签署债转股协议。对于此,野马财经多次拨打上市公司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