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隐忧初显:粗钢产量“脱缰”

6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我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10%,达到8909万吨,再次创单月产量历史新高,前高为今年4月份的8503万吨。

如果从2018年5月份单月粗钢产量首次突破8000万吨算起,在最近的13个月里,单月产量突破8000万吨的月份有9个月,过去12个月的粗钢累计产量已突破9.6亿吨。

从月度日均产量来看,今年5月份,粗钢日均产量为287万吨,钢材日均产量为346.5万吨,双双创历史新高;前高均为今年4月份,分别为283万吨和340万吨。

产量屡创新高的背后,既有需求保持平稳的支撑,也有钢铁企业生产过快的冲动,隐忧也开始逐渐显现。

“带头大哥”

从各省的粗钢产量来分析,产量的增长主要来自河北省,其以占全国产量25%左右的比例,贡献了将近一半的增量。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国粗钢产量为92800.9万吨,比2017年增加9662.81万吨;其中河北省粗钢产量为23723.37万吨,比2017年的19121.47万吨增加了4601.9万吨,贡献了47.6%的增量;比2015年时的18832万吨增加了4891.37万吨,增幅达到26%。

日前,河北省相关负责人表示,该省今明两年将再分别压减钢铁产能1400万吨,到2020年控制在2亿吨以内。

今年前5个月,我国粗钢产量为40487.9万吨,同比增长10.2%,比去年同期增加3502万吨;其中,河北前5个月粗钢产量为10227.68万吨,同比增长16.1%,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402.68万吨,贡献了40.1%的增量。

相对而言,作为我国第二和第三产钢大省,江苏省和山东省的钢铁生产则表现得相对“冷静”。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江苏省2017年粗钢产量为1042.73万吨,2018年产量为10422.1万吨,比2015年时的10995.2万吨减少了5%;今年前5个月粗钢产量为4961.96万吨,同比增长6.7%。山东省2017年粗钢产量为7155.88万吨,2018年为7177.2万吨,比2015年时的6619.3万吨增长8.4%;今年前5个月粗钢产量为3170.27万吨,同比增长5%。

此外,山西、湖南和四川等省今年前5个月的粗钢产量增幅均高于全国水平。

“疯狂小弟”

另一方面,中小钢铁企业的增产力度令人吃惊,远远超过大型企业。

在此,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的粗钢产量来代表大中型钢铁生产企业的生产水平,以非会员企业的粗钢产量(全国产量减去会员企业产量)来代表其他中小型钢铁生产企业的生产水平。

《中国冶金报》记者查阅历史数据发现,非会员企业的粗钢产量上一次超过2亿吨是在2013年(比上一年增长了65%),当年的会员企业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为75%;随后4年(2014年~2017年),非会员企业的粗钢产量大幅下滑了35%左右,维持在1.3亿吨左右的水平,会员企业的产量占比也上升至82%~84%。

到2018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的粗钢总产量为70261.72万吨,比2017年增长了1.4%,比2015年增长了3.5%。据此计算,2018年非会员企业的粗钢产量为22539.18万吨,比2017年增加了8686.87万吨,增幅高达62.7%(与2013年时的65%接近),比2015年则增长了78.6%。

也因为此,会员企业粗钢总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在2018年下滑至76%。进入2019年,非会员企业粗钢产量在2018年大幅增长的基础上继续保持快速增长,4月份产量在3月份基础上增长了11.7%,前4个月产量同比增幅超过35%,这使会员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进一步下滑至73%。

产量=产能×产能利用率,产能和产能利用率的变化都可导致产量的变化。受2018年盈利水平较好的推动,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不断提高,带动了产量的增加。如果在产能没有增加的情况下,从数据上来分析,非会员企业2018年62.7%的产量增幅,则意味着在2017年底他们的产能利用率仅为略高于60%的水平。

“公地悲剧”

令人尴尬的是,高需求、高产量带动了原料价格的快速上涨,2019年以来,62%品位的铁矿石价格上涨幅度超过50%,大幅压缩了钢铁企业的利润,企业第一季度利润普遍“腰斩”,至4月份略有好转,但到5月份盈利情况又开始恶化,部分企业可能面临亏损。

在这种情况下,钢铁行业应该怎么做?一个关于牧民与草地的故事或许会带来一些启发。当草地向牧民完全开放时,每一个牧民都想多养一头牛,因为多养一头牛所增加的收益大于其购买和饲养一头牛的成本。尽管由于平均草量的下降,增加一头牛可能使整个草地的牛的单位收益下降,但对于单个牧民来说,增加一头牛是有利的。可是,如果所有的牧民都这样考虑,并都增加一头牛,那么草地将被过度放牧,从而不能满足牛的需要,导致所有牧民的牛被饿死。

这个故事就是经济学里“公地悲剧”理论的通俗解释。如果把钢铁行业的利润比作故事里的草地,那么产量就是故事里的牛。同理,如果每家钢铁企业都是站在自身角度考虑问题,只追求各自的利益,最大程度地扩大生产,最终所损害的实际上是自身的利益——单位产品的盈利水平急剧下滑,企业将再次陷入亏损。

这就需要钢铁企业主动作为,加强自律,控好产量。与此同时,在新上产能和产能置换方面,国家相关部门要继续加强监管,保证各项政策的有效执行。

工信部官员此前也表示,今年工信部要在全国范围内对已公示公告产能置换方案开展“回头看”工作,对存在重复置换、虚假置换、批小建大等弄虚作假行为,以及置换方案落实不到位的企业,依法依规实施联合惩戒;对相关责任人加大追责问责力度,强化负面警示,进一步巩固扩大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成果。

该官员还指出,部分地区和企业存在试图将停建的冶炼项目恢复建设、违规新上电炉等违法违规建设问题;还有的地方存在不严格执行产能置换政策、等量或增量置换钢铁产能项目公告内容与建设内容不符,甚至没有履行项目备案等手续就开工建设并投产等问题。

此外,去年国家发布了《钢筋混凝土用钢第2部分:热轧带肋钢筋》,标准编号为GB/T1499.2-2018,旨在从行业标准上禁止“穿水”钢筋的生产与流通。但据钢厂人士向《中国冶金报》记者反映,今年上半年又开始出现大量的“穿水”螺纹钢了,该新标准在执行力度上还有待加强。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