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通胀目标7年未达标 美联储放下身段承认政策偏紧?降息50点并非空穴来风

近期美联储召开的议席会议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对他及其同僚们何以改变预期所做的解释中,贸易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占了极大的份量。直到去年12月,原先的预期还促使美联储持续加息。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通胀持续疲软使得美联储信誉受损,同时在2018年9月指标利率10年来首次真正高于通胀率后,美国的通胀率却开始持续走低,这令美联储意识到当前的政策可能偏紧从而抑制了通胀水平,这可能才是美联储降息的真正依据。

美联储实现2%通胀目标的难度越来越大

通胀下滑可能是一项较长期的隐忧,现在美联储认为以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来衡量的通胀指标今年仅为1.5%,而且2020年也将低于2%。若果真如此,美联储将连续八年通胀不达标。

PGIM Fixed Income首席经济学家、前美联储工作人员Nathan Sheets表示:“我认为他们非常担心,而且有充分理由相信随着时间推移,通胀预期将进一步下降。”

Sheets认为美联储未来更难以提高通胀,因贸易前景仍存在着不确定性。同时围绕通胀目标美联储也没有额外的注解,比如通胀目标为2%并不是绝对的,这只有在政策良好和稳定时才比较适用。

数周以来,市场将美联储降息预期纳入债券定价之中。随着周四美联储暗示准备采取行动,最新预测显示,多数美联储决策者将今年剩余时间的指标隔夜利率预期下调了约50个基点。

未来几周,他们将关注新出炉的美国经济数据和20国集团(G20)峰会结果,以辩论是否实施降息,以及降息的话要降多少。

7年通胀未达标令美联储的信誉受损,或结束让指标利率高于通胀率的试探

通胀疲软或下滑的威胁伴随决策者的时间要更长,而且这还带来一个更大的问题,不仅考验他们对经济的理解,还考验他们的信誉。自2012年采用2%通胀目标以来,美联储一直表示中期内将实现该目标——迄今为止,除了2018年的一段时间外,一直未实现这一目标。

对美联储而言2018年6月是个美好的月份:经济增长强劲、低失业率且年内通胀料将超过美联储2%的目标水准,美联储顺水推舟在当时升息,并在之后的六个月两度升息。但此后的经济形势每况愈下,通胀率回落至2007—2009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以来美联储一直对抗的低迷水准,美联储准备今年通过降息来逆转这种趋势。

通胀目标被视为让消费者和企业向前看、增强其支出意愿的一个重要途径,美联储目前正就此进行持续一年的审议,讨论如何更好地实现通胀目标。

在周三政策会议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指出,对通胀低迷的担忧可能“持续”,放弃了之前称其为“暂时性”的说法。

在2018年9月发布的经济预估中,PCE通胀率达到2.1%的高位,之后在季度经济预估中持续下降。

这一结果可能提出新的问题:美联储去年的四次升息是否是一个错误,并导致通胀率脱离朝着目标上升的轨道。

纽约梅隆银行首席分析师Vincent Reinhart称,“这可能意味着他们的紧缩措施出台得太早。”

这也可能结束美联储的短暂试探:让指标利率在大约10年来首次真正高于通胀率,使经通胀调整后的“实质”利率为正。

美联储在去年9月触及了这个里程碑,当时将联邦基金目标区间提升至2%—2.25%,而通胀率则在2%左右。

这让人期盼经济强劲到足以支持高于零的实质利率,并重回到常规储蓄账户能产生正实质报酬的较正常情况。

但之后通胀率下滑意味着实质利率在上升,表明金融条件比美联储期望的紧俏。

美联储意识到当前政策偏紧?或考虑降息50个基点

美联储还在另一条战线失守,决策者将长期联邦基金利率预估从2.8%下调至2.50%。

两项关键指标的下调实际上意味着,美联储官员认为当前的政策比此前预想的偏紧,大致可通过降息0.5个百分点加以抵消。

Reinhart表示,尽管周四美联储将考虑降息的原因归结于贸易和全球风险,但未来的降息也可能只是美联储调整政策的方式,没有要暗示经济呈现放缓。

“如果(鲍威尔)能把这定调为根据低通胀环境来重新调整名义利率,那么冲击就会小得多,”Reinhart称。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