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能源化工 >> 能化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三大石油生命线同时“藏雷” 供应危机一触即发

随着无人机和油轮近几个月不断被袭击,中东局势引人关注。对于关注油价的原油交易者,警惕该地区几大港口出现的风险事件尤为重要。不仅要盯好霍尔木兹,还要注意波斯湾内各个港口的动态。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指出,亚洲石油买家比美国更依赖霍尔木兹港。在过去三个月里,每天从波斯湾运往美国的原油约为80万桶,仅占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和卡塔尔在波斯湾港口原油日运输量的6%。

相对于美国,亚洲国家才是霍尔木兹原油运输的大客户。通过霍尔木兹港运输的原油和凝析油,80%以上被亚洲买家全部吸收。中东国家这部分石油大多向东流向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许多其他亚洲国家。基于如此大的购买量,就不难解释为何亚洲买家如此关注霍尔木兹海峡。

一旦有突发,波斯湾北部的冲突可能对进出科威特和伊拉克南部石油出口码头的船只造成影响。彭博监测的油轮跟踪数据显示,中国和印度是这些码头最大的原油运输客户,在3月至5月的三个月里,这两个国家的原油日运输量分别达到124万桶和114万桶。美国、包括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以及鹿特丹贸易中心的原油日运输量加起来才达到127万桶。前后两者的运载量差别悬殊。

波斯湾中部码头对油市的影响也不容小觑。每天,从波斯湾中部码头运往中国和印度的原油和波斯湾北部不相上下。除却上述两个大买家,包括中国台湾、泰国以及新加坡东部贸易中心在内的许多小型亚洲买家,频繁经过中部码头进口石油。

除了霍尔木兹,位于墨西哥湾北部哈格岛的伊朗石油出口码头阿萨鲁耶港(Assaluyeh)也是一个冲突多发地。

分析师指出,无论使用哪种船只跟踪软件,他们都会在哈尔格岛、阿萨鲁耶港和阿巴斯港等几个伊朗主要原油物流中心附近发现少量船只(通常有5艘或6艘)。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船只用于浮动存储原油。因此,阿萨鲁耶港的运输一旦被阻断,这部分待上岸船只便进退维谷。

此外,大部分中途停靠在波斯湾码头以及来往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船只,为避免航道拥挤,都会选择经过伊朗的海岸线。因此,如果伊朗阿萨鲁耶港附近海域或霍尔木兹海峡以南海域发生任何冲突,都可能影响波斯湾北部和中部港口的出口。

除了北部和中部,在波斯湾南部,约20%的阿联酋原油和凝析油出口从霍尔木兹海峡外的富查伊拉港发货。其余的原油从位于波斯湾内的六个码头装载,经过霍尔木兹进入印度洋。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承担了南部区域30%的原油运输量,达到约58万桶/天。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波斯湾无论是北部、中部还是南部,都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难怪伊拉克油长嘉班周四下午指出:

“最近中东海湾紧张局势对该地区和平与石油运输构成严重威胁。”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