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把深化金融开放重点放在法治化透明度上

逐步建立有一定自由开放度的金融体系,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应有之义,对经济发展、对外贸易、吸引投资及未来金融和市场资源的国际化布局都会有很大益处。而对金融监管而言,当前尤须按照已有的渠道进一步深化,使金融监管能力与经济发展相匹配。

面对在不确定性加大、经济发展不利条件增多的外部环境,我国仍在坚持继续深化金融服务业开放。刚落幕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传出的信息是,原定2021年取消证券、期货、寿险等外资股比限制将提前至2020年,并在增值电信、交通运输领域减少对外资设限,扩大债券市场双向开放,稳步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扩大商品、服务进口,外商投资法的配套法规正加紧建立。中国的发展方向是负面清单量减少,开放面不断扩大,这是大趋势。

事实上,中国继续扩大开放的信号已在此前由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分别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中露出端倪。本次修订进一步精简了负面清单,全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8条措施减至40条,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5条减至37条。相比2018年版,本次修订有三大变化:一是推进服务业扩大对外开放。如金融业对外开放,延续去年所提出的外资对证券、基金、期货及寿险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且于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二是放宽农业、采矿业、制造业准入。比如继续将制造业作为鼓励外商投资的重点方向,新增5G核心元组件、集成电路用刻蚀机、芯片封装设备、云计算设备等条目。三是继续发挥自贸试验区开放“试验田”作用。在全国开放措施的基础上,2019年版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取消了出版物印刷等领域对外资的限制,继续进行扩大开放先行先试。

推动金融开放可引入资金和分散风险,有利于市场活力的增加和信心的恢复。可以看到,现在的中国,债市、股市、期市、评级市场、券商及投行市场等,都加大了对外开放。

另据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最新报告,5月人民币连续第七个月维持国际支付第五大活跃货币,份额从4月的1.88%升至1.95%,创下四个月以来新高。而日前的2019国际货币论坛也指出,人民币国际化指数近10年跃升近150倍,凸显出人民币国际化的成果。

正是看到了我国加速金融开放的趋势,外资也早已开始调整布局。MSCI指数、FT富时指数、彭博债券指数等都在把中国不同的资本产品和部分上市公司纳入。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日前发布的《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去年我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增长4%,创历史新高,达1390亿美元,占世界总额的10%以上。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金融市场已然出现结构性变化。

从趋势看,我国金融市场将会与过去制造业、消费市场一样,成为真正的“大国市场”。开放金融市场后,很多外资机构和多种指数会策略性地纳入中国市场,这就使很多国外机构投资者会配置中国市场的策略性资产,哪怕是被动性配置,也会带来规模可观的资金流入。据国家外汇局数据,中国2018全年金融账户顺差1117亿美元,远高于2017年同期的180亿美元。巨大的外资增幅,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来自国际资本对中国市场的策略配置。

有分析认为,这将会掀起新一轮的外资来华投资潮。事实上,今年以来,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连续扩容,5个月内新批准14家RQFII,累计新增投资额度共计306.5亿元,已超过2018年全年批准总额度的一半。

继科创板开板、“沪伦通”开启等密集举措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也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提出的总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迈入全球金融中心前列。截至目前,上海金融市场体系基本确立,已成全球金融市场门类最为完备的城市之一。集聚了股票、债券、货币、外汇、黄金、期货、票据、保险等各类金融要素市场,2018年上海金融市场成交总额1645.8万亿元,同比增长15.2%,全国直接融资总额中的85%以上来自上海金融市场。目前,有60多家央行增持了人民币储备资产,带动了股票和债券管理者投资人民币资产。这意味着上海亟须加快金融市场交易、服务、咨询等一系列配套措施建设,以满足全球人民币资产投资者的需求。

无疑,逐步建立有一定自由开放度的金融体系、适应经济发展的需求,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应有之义,对经济发展、对外贸易、吸引投资及未来金融和市场资源的国际化布局都会有很大益处。因此,未来应长期、有序坚持金融改革与开放,做大做深国内金融市场。从大金融角度看,坚守金融稳定,防止市场出现大幅波动,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也是应对外部复杂环境、防止经济出现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措施。当然,历史经验也一再告诫我们,与经济发展和金融监管能力不匹配的金融自由化是引爆金融危机的诱因,会加剧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波动,会对处于发展中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带来很大损害。所以,中国的金融开放不可能一蹴而就,而需要逐步推动,协同有序地推进。对金融监管而言,当前金融开放尤须按照目前已有的渠道进一步深化,着力点应在强化市场的法治化和透明度上。

(作者系资深宏观经济评论人)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