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长江证券总裁掌舵20个月4重煎熬 刘益谦难守"平常心"

近日,长江证券(000783.SZ)前员工实名举报公司现任总裁刘元瑞,称刘元瑞及长江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向投票机构行贿来获取新财富排名选票,以及多名高管违规炒股等。 

长江证券随即对这次实名举报公开回应,称举报系该员工不满公司解除其劳动合同,个人恶意捏造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次举报当中所涉及的长江证券总裁刘元瑞,曾任长江证券研究所分析师、副总经理、总经理,2017年12月29日起担任长江证券总裁,接任时仅35岁。 

但刘元瑞上任后,长江证券在公司内控、资管业务方面频曝漏洞。2018年初以来,长江证券被证监会湖北监管局和上海监管局、深交所先后下发6封监管函,监管内容涉及尽调核查不充分、内容体系不健全、前中后台业务隔离不充分、合规人员配备不足等方面。 

除了被员工举报、频遭监管处罚外,长江证券的业绩也是下滑明显。2018年公司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43.51亿元、2.59亿元,同比下滑23.19%和83.35%。 

受到上述管理问题影响,在证监会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长江证券评级连下三级,从2018年的BBB级变为CCC级,在98家券商中排名倒数第六。 

作为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刘益谦在长江证券投资亏损颇多。 

2015年,刘益谦通过新理益斥资100亿元,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均价14.33元/股,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随后刘益谦通过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先后增持长江证券4804万股和2.37亿股。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新理益集团和国华人寿合计持有长江证券17.26%的股权,合计持股数量9.54亿股。 

而截至8月16日收盘,长江证券报6.85元,刘益谦通过两公司持股市值总计65.35亿元。 

刘益谦曾在2017年底,就刘元瑞接替邓晖担任总裁事件表示,“平常心看待公司变动。”不知道长江证券的现状,刘益谦是否还能保持平常心。 

长江证券80后总裁刘元瑞第四度煎熬:遭员工举报 

8月14日下午,长江证券研究所资深机构销售王洁实名举报,长江证券原研究所所长即现任总裁刘元瑞,以及现任副所长邬博华在新财富评选中,涉嫌向投票机构行贿获取新财富评选的选票。同时王洁还指控销售总监杨忠、华东区总监明敏涉嫌违规炒股,称“曾听他们亲口说过买过科达利、华帝股份、华谊集团、联化科技等股票”。

在举报信中,王洁称,“举报历任研究所长通过不法手段获取新财富排名上位,再通过制定新财富考核制获取近千万年薪完成利益转移,原研究所所长现任总裁刘元瑞开大肆送购物卡行贿投票客户之先河,现任副所长邬博华送现金行贿客户获取新财富上位,败坏行业风气、是行业内众所周知公开的秘密”。 

王洁还称,“以上研究所人员屡次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超标请客送礼、出入高档场所、夜总会、茅台酒在办公室成箱成箱储存随时用,此举种种数不胜数”。 

而长江证券则是对媒体公开回复称,由于王洁业绩表现持续未有较大改善,2019年1月公司决定不再与其续签合同,并于2018年11月12日向王洁发送《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在得知不再续签劳动合同后,王洁对公司决定表示无法接受,对早期的工资调整、费用报销提出质疑,并持续与部门负责人、团队主管、员工发生矛盾纠纷。2018年12月25日、26日,长江证券分别使用电邮、快递向王洁送达《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并正式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长江证券表示,2019年1月开始,王洁通过朋友圈、微信群等多种方式散布不实言论、威胁公司,要求进行巨额赔偿,公司基于事实和客观公正,未予妥协。 

2019年4月,王洁就劳动关系解除问题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王洁提出七点诉求,要求长江证券支付工资、报销、补贴等约90万元。6月2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除了长江证券需支付王洁部分工资差额、交通及餐饮费报销共计3.80万元外,对王洁所谓支付过往年度绩效奖金、克扣工资差额、违规解除劳动合同补偿等请求不予支持。 

长江证券表示,目前该案处于起诉期。该微博所举报的所谓事实,系王洁不满公司解除其劳动合同,个人恶意捏造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刘元瑞履新后三重煎熬:处罚不断 去年净利降超八成 今年评级连降三级 

长江证券早在2007年就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为国内第六家上市券商。2017年12月29日,长江证券聘任当时年仅35岁、曾任长江证券研究所分析师、副总经理、总经理的刘元瑞为新任总裁。 

不过刘元瑞上任后,长江证券却是内控漏洞频发,被湖北、上海等地证监局开出罚单。2019年7月26日,证监会发布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长江证券更是由去年的BBB级连降三级,变为今年的CCC级,在全行业98家券商中,排名倒数第六位。 

2018年以来,长江证券及其子公司、大股东6次受到监管部门处罚,内容涉及尽调、核查不充分,内容体系不健全,子公司管理不规范等诸多方面。 

2018年1月19日,湖北证监局下发对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公告显示,第一项违规行为是长江证券在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管理方面违规,公司员工错误录入导致270名客户的资金账户余额合计“虚增”7142.81万元,反映出长江证券相关技术系统功能不完善、制度执行不到位。 

第二项违规行为是,长江证券作为新三板挂牌企业山东鲁强电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鲁强电工)的主办券商,鲁强电工在申报文件《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只披露了最近一期即2016年的重大采购合同,未披露2014年和2015年的重大采购合同,长江证券未发现上述披露问题。在股转系统反馈意见后,长江证券对上述披露问题进行了补充核查,但核查材料在底稿文件中未集中存放。反映出长江证券作为鲁强电工的主办券商,在尽职调查方面存在不足。上述情况反映出长江证券内部控制执行不完善,湖北证监局决定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 

2018年4月1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下发了对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的监管函。长江证券预约于2018年4月26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新理益集团于2018年2月14日买入长江证券股票33万股,交易金额为240.20万元,2018年4月11日卖出长江证券股票5万股,交易金额为36.4万元。上述行为违反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在公司年度报告公告前三十日内不得买卖上市公司股份的规定。 

2018年4月24日,湖北证监局作出对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认定长江证券存在以下五项问题: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执行不到位;公司未按时报送股东股权质押情况;公司部分董事会会议通知时限不符合规定;公司部分薪酬与提名委员会会议通知时限不符合规定;监事长参与具体经营与监事职权不符。 

2018年8月24日,上海证监局作出《关于对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认定长江证券承销保荐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东方金钰(维权)项目中,存在募集说明书中对个别关联方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对发行人存在差额补足事项未进行充分核查并及时准确披露等问题;二是在国泰君安项目中,存在尽调、发行定价、销售等工作由同一部门负责完成,部分机构的询价单等簿记建档底稿材料缺失等问题。 

2019年4月26日,上海证监局作出《关于对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认定其存在业务部门未配备合规管理人员,且合规部门检查流于形式、未有效履行合规管理职责。 

2019年6月13日,湖北证监局披露,长江证券在对境外子公司管理方面存在以下问题:一是未按规定履行报告义务;二是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外子公司强化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三是对境外子公司的绩效考核存在不足。由于风险管理不到位,内部控制不完善等问题,长江证券被责令改正并于2019年9月30日向湖北证监局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而除了频收罚单之外,长江证券在资管业务上踩雷不断。 

2018年下半年,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公司作为管理人的长江资管祥瑞2号资产管理计划(简称祥瑞2号),重仓了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华信)发行的“17华信Y1”公司债券。但今年3月份以来,上海华信已有17沪华信SCP003、17沪华信MTN001、17沪华信SCP002三只债券违约,截止目前上海华信的主体信用评级已经是“C”。因此“17华信Y1”的是否能够顺利付息兑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另外,长江证券还先后踩雷坚瑞沃能、利源精制(002501.SZ)的股权质押。2018年报显示,长江证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6001.79万元、融出资金减值损失3002万元、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7537万元、贷款减值损失1.28亿元。其中,坚瑞沃能的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8948.93万元,利源精制相关业务计提减值准备3605.16万元。 

业绩方面,2018年长江证券实现营业收入43.51亿元,同比下滑23.1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3.35%。 

长江证券表示,利润下滑主要有几方面因素影响:一是受证券市场流动性下降等因素影响,公司权益类自营、资本中介、债券承销和资产管理等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二是虽然公司持续强化成本管理、优化资源配置,但受前期业务布局与改革成本投入影响,当期成本支出较上年仍有所增长;三是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增加。长江证券2018年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2.94亿元,减少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2.32亿元。 

7月15日,长江证券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8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7.60%。 

刘益谦投资长江证券惨亏 就换总裁风波提“平常心” 

媒体报道刘元瑞被前员工举报后,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益谦在其朋友圈中发文称:“正确对待员工举报,从股东角度看,欢迎媒体鞭策及员工举报,问题是举报时请准备好证据。”

2017年12月26日,长江证券原总裁邓晖辞职,有传言称邓晖辞职是因刘益谦对其工作不满。 

在邓晖辞职公告发出不久,刘益谦在朋友圈称,“谁也不要装逼,几十年了,资本市见证了太多的认清是非,企业就是企业,算账经营是基本,行就是行,不行下课也是必然,没这么多复杂的,公司发展是所有股东的要求,不是我跟谁过不去,平常心看待公司变动。” 

而邓晖辞职后,2017年12月29日长江证券发布公告,由出生于1982年的刘元瑞接棒总裁一职。刘元瑞年仅35岁就坐上了上市券商总裁之位,实属罕见。 

时任长江证券的独董袁小彬、温小杰、王瑛、王建新在聘任公司总裁的独立意见中称,“刘元瑞从事证券研究工作多年,拥有深厚的金融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对资本市场和证券行业具有深入的研究和理解,具备胜任上市证券公司总裁所需的专业知识和战略思维。” 

对公司管理层的调整,也说明长江证券是刘益谦近几年最重要的投资之一。2015年上半年,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斥资100亿元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均价14.33元/股,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 

就在刘益谦入主长江证券的一个月后,以邓晖为主导的管理层于2015年5月启动定向增发,新理益集团持股被稀释为12.62%。刘益谦选择通过旗下的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二级市场增持长江证券。 

2015年8月24日至2015年9月1日,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长江证券4804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01%。随后在2015年8月24日到2016年1月27日期间,国华人寿增持长江证券股份2.37亿股,占总股本的4.99%。 

2017年5月23日,新理益集团又增持了长江证券541.71万股,增持后新理益集团共持有7.03亿股,累计占总股本比例为12.72%。 

随后新理益集团也持续增持,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长江证券前十大股东中,第一大股东新理益集团持股数量7.16亿股,持股比例12.96%;第五大股东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三号持股数量2.38亿股,持股比例4.3%。

新理益集团和国华人寿均为刘益谦实际控制的公司,二者合计持有长江证券17.26%的股权,合计持股数量9.54亿股。 

截至8月16日收盘,新理益集团一家持股长江证券市值仅余49.07亿元。2015年刘益谦踌躇满志、斥资百亿元入股时,也未料到四年后会是如此局面。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