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国际油价仍受多重利空打压 下半年预计维持偏弱行情

尽管中东地区紧张局势和美联储或将释放刺激经济的信号对国际油价形成支撑,但受经贸摩擦不确定因素、美国成品油库存增加、美国制造业陷入萎缩等不利因素打压,上周国际油价先扬后抑。

10月份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当周上涨1.19%,其间一度涨至每桶60美元上方,但随后在上述利空因素打压下又降至这一整数关口以下。纽约商品交易所10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表现更为疲弱,上周累计跌幅达1.75%。

目前,市场对石油需求前景的担忧持续加剧。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将2019年全球原油日均需求增幅预期从150万桶下调至110万桶,并预计石油市场可能在2020年出现轻度过剩。

美国里特布施同仁公司总裁吉姆·里特布施表示,美国挑起的贸易争端是一个主要的负面因素,很可能需要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进一步下调石油需求预期。

新华财经分析师郑彬认为,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削弱了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速和原油需求的预期。同时,尽管沙特等主要产油国表示将保持减产,但随着连接美国主要页岩油产区与墨西哥湾的输油管道开始运营,页岩油对国际市场的冲击将显著增强,国际油价整体走势仍偏空。

今年上半年,WTI原油均价为57.7美元,这一数值符合金联创年初对其2019年全年均价的预测,但整体偏弱于2018年均价(64美元)。偏弱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2018年美联储启动连续加息,造成美国股市大幅下挫,拖累国际油价下跌;二是石油期货市场中的持仓资金急速并大幅撤出,油价中的投机性炒作减少。

全年来看,2019年国际油价弱于2018年恐成定局,但需要特别关注的是,已有迹象表明,以上两项因素均有了方向性调整的可能。

其一,美联储不但停止了加息反而开始降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压力下,美联储甚至可能推出量化宽松政策。若果真如此,不但会驱使股市继续上升,从而带动油价上涨,甚至可能形成“弱美元、高油价”的局面。

其二,当今国际油价的形成已经远远超出由供需决定油价的范畴,金融因素成了油价形成的核心要素。8月20日,美国金融机构批准了(第二次)对沃克尔规则进行修改的方案。一旦此方案最终正式通过,华尔街将会带着强大的资本力量与投机欲望的冲动,高歌猛进地重返金融衍生品市场。全球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全球的大宗商品市场以及更具有金融属性的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将会迎来一场大幅度的并持续较久时间的价格大幅跃升。

不过,以上美元货币调整因素以及美国金融监管修订因素还处在逐步渐进的调整中,预计在2019年下半年还不会对油价形成有效影响。因此,2019年下半年,国际油价仍然会受到以上两项因素的制约,全年油价区间徘徊在55美元至59美元是大概率事件。

但是,进入2020年之后以及今后的2至3年内,国际油价有可能发生大的变动。在美国货币再度超发以及华尔街投机放纵的双重作用下,全球金融市场以及国际油价可能发生大动荡。届时,国际油价再次冲向历史高位并非毫无可能。

责任编辑:赵彬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