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机构 >> 机构看市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豆棕价差扩大可逢低进场布局

随着最近半个多月以来中美贸易磋商从缓和到矛盾升级,之后再缓和,随后再度升级,美方态度的反反复复让市场越来越认清一个事实:中美双方短期内很难有实质性的缓和。中美双方关税矛盾升级,引发原料供给短期短缺担忧,对国内油粕市场无疑是进一步支撑。但预计四季度前,只要中美关系没有实质性的缓和,原料供给短缺的担忧会一直支撑豆油价格。而随着天气逐渐转冷,棕榈油将逐渐进入需求淡季,二者强弱跷跷板开始出现变化。

一、豆油未来有望维持偏强

1.三大油脂去库存仍需主力军豆油“加油”

从库存来看,截止8月22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132.5万吨,较上个月同期-13.5万吨,-9.25%,较去年同期的-29.35万吨,-18.13%,五年同期均值132.18万吨。

目前国内三大油脂的总库存为198.15万吨,为2018年以来首次回到200万吨之下,从下滑的幅度来看,三季度以来至今,豆油、菜籽油和菜籽油分别为-11%,-18.95%和-24%,豆油尽管下滑幅度最小,但主要是由于豆棕价差过大,棕榈油大量替代豆油显现普遍存在。进入4季度之后随着天气转冷,棕榈油其熔点低的季节性规律,后期挤占豆油的部分有望得到释放。

作为三大油脂中占比最大的品种,目前豆油库存占三大油脂总库存大约三分之二,供给压力还没有完全释放。由于国内蛋白需求增速放缓,或者说因非洲猪瘟导致的蛋白供给减少,豆油被动增加的库存局面将会得到扭转,而未来油脂若要延续走强,豆油的去库存是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因此后期还应关注大豆到港量以及油厂开机的节奏。

2.菜豆价差高位豆油替代或凸显

菜籽和菜油的进口锐减,进一步放大了后期供给缺口的利多效应,而中美贸易摩擦再升级,支撑菜油市场偏强运行。但近期中国买家向欧盟、俄罗斯及阿联酋询盘明显增多,如盘面再涨将很容易激发进口买船,且市场传言部分民企有增加菜籽采购意愿。近期豆菜油价差过大影响需求,使得菜油涨幅落后于豆油,再若9月末孟晚舟事件不解决,菜油的缺口或部分由豆油填补。

二、棕油潜在利空仍可能随时“发难”

1.欧盟印度“联手”限制印尼棕油进口

西马南方棕油协会(SPPOMA)数据显示,8月1日-25日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比7月同期降3.31%,单产降6.2%,出油率增0.55%。船运调查公司SGS称,2019年8月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1,661,984吨,环比+15.6%;船运机构ITS数据显示,2019年8月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1,637,752吨,环比+16.0%;船运公司AmSpec Agri称,2019年8月期间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1,644,983吨,环比+19.2%。

以上数据显示8月棕榈油出口增加且产量增长弱于预期,对马盘的支撑明显,但不可忽视的是,近期印度计划数周内对植物油进口加征关税5%,并使用国家收入来帮助提高国内停滞不前的油籽产量。印度政府官员称,原有税率将保持不变,但所有产品将另外交纳5%的附加费。如此,尽管马来进口至印度的税率依然有5%的优势,但整体来看与豆油和其他可替代的食用油相比价差缩窄,失去了部分价格优势,预计会影响到产地的出口量。

而欧盟欧盟委员会8月13日宣布,即日起对印尼输欧生物柴油开征8%至18%的临时反补贴税,尽管是对印尼,但对整个棕榈油产地而言依然是不小的利空,一旦印尼马来的出口减少,加上天气无太多风吹草动,两国的库存有望重新进入累库状态。

2.后期供给增加、需求减少将打压棕榈油期价

根据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7月份我国进口棕榈油627886.817吨,较上月增201211.99吨,增幅47.16%,较去年同期增263752.339吨,增幅72.43%。我国2019年1~7月棕榈油进口总量为381.97万吨,同比去年279.34万吨增加36.74%。天下粮仓数据显示,2019年8月棕榈油进口量预计62万吨, 9月棕榈油进口量预计62万吨,10月进口量预计52万吨。

截止8月末,马来西亚9月华南进口到港成本价为4945元/吨(较三季度初的4257上涨688元/吨),印尼7月华南进口到港成本价为4903元/吨(较三季度初的4254上涨649元/吨),而国内目前广东广州现货为4848元/吨(较三季度初的4236上涨612元/吨)。因此马来报价与国内目前倒挂97元/吨,较三季度初扩大了70元/吨;印尼报价与国内目前倒挂55元/吨,较三季度初扩大了39元/吨。由于三季度国内外的棕榈油价格均大涨,因此维持内外倒挂,但仍在合理区间。棕榈油进口利润虽未打开,但由于目前马来仍是远月报价升水的走势,因此预计贸易商仍会不断采购相对低价棕榈油,后期进口量预计有增无减。

三、油脂后市展望

展望未来,预计中美贸易摩擦无实质性缓解,而南美大豆供给至10—11月后,市场供给的定价主体依然是参考CBOT大豆价格,成本端支撑预计会继续夯实豆油底部。而另一方面,国际上欧盟和印度联手制定政策减少棕油进口,我国国内棕榈油进口未来预计有增无减,再加上国内豆油被棕油挤占需求在四季度得到释放,因此预计后期豆油基本面好于棕榈油,可在1月上做买豆油空棕油的价差套利操作,可在1150—1200逢低进场。(作者:刘冰欣)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