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期货公司净利下滑 5公司场外期权穿仓损失或超10亿

随着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结束,期货行业上半年经营情况也随之浮出水面。据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31日,至少有66家期货公司公布了上半年业绩。业内人士表示,受手续费率下降、交易所手续费返还减少、市场利率下降等因素影响,部分期货公司净利润下滑幅度较大。

从净利润来看,在上述66家期货公司中,有8家期货公司净利润在1亿元以上,永安期货以6.59亿元的净利润稳居行业龙头,中信期货则位列次席,实现净利润2.06亿元,排名第三位至第八位的依次为中粮期货、五矿经易期货、国泰君安期货、广发期货、混沌天成期货和银河期货,净利润均在1亿元至1.5亿元之间。

“2019年上半年,期货公司业绩明显分化,永安期货、中信期货稳坐前排,部分中小型期货公司甚至出现亏损。其中,一度风靡行业的风险管理子公司成为业绩看点,一些公司利用风险管理业务实现增长。不过,也有公司在该业务中出现穿仓亏损。”中投协大中型企业投资专业委员会研究咨询部总监王勇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期货公司净利整体下滑18% 头部企业业绩分化

相比而言,头部期货公司永安期货、中信期货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据永安期货公告,该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1.75亿元,同比增长87.76%;实现净利润9.13亿元,同比增长65.05%,其中,归母净利润为6.59亿元,同比增长20.18%。

据中信证券半年报显示,其全资子公司中信期货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4.9亿元,同比增长319.63%;实现净利润2.05亿元,同比增长11.35%。

不过,同样作为行业龙头的国泰君安期货、银河期货等公司却出现了营收增加、净利润下滑的情况。公告显示,国泰君安期货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4.95亿元,同比增长47.87%;实现净利润1.15亿元,同比下降33.91%;银河期货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与9.11亿元,同比增长127.75%;实现净利润1.05亿元,同比下降20.45%。

值得注意的是,期货大佬葛卫东的混沌天成期货业绩表现突出,上半年净利润突破1亿元,同比大增14.86倍。此外,大越期货实现净利润1129.16万元,同比增加249.09%。

“截至2019年6月末,全国149家期货公司交易额127.87万亿,交易量17.16亿手,营业收入126.98亿元,净利润(扣除大额减值)27.49亿元。”8月27日,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举办的2019机构大宗商品衍生品论坛上,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王颖表示,今年上半年,在交易额、交易量分别同比增长了33%和22%的情况下,期货公司净利润却出现了18%的下滑。

某期货公司高管盛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实,从2017年开始,期货公司净利润已经逐步出现下降态势,而2019年手续费收入、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同比均有所下滑,这也可以看出期货行业的整体业绩并不乐观。

此外,期货市场经纪业务手续费率持续下滑是行业的大趋势,而今年上半年更为明显,这使得期货公司的转型尤为迫切。

盛先生表示,尤其是在单一通道服务业务的背景下,手续费收入是期货公司主要收入之一。今年因受一些政策的影响,手续费返还相比往年出现了下滑,这是造成上半年期货公司净利润下滑的一个主要原因。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期货公司手续费收入较去年同期下滑了6.7%。一旦明年交易所停止手续费的返还,那期货公司的盈利能力是否会大打折扣?

随着期货公司经纪业务竞争加剧,经纪业务手续费率持续下滑是大趋势,今年上半年更为明显。作为行业龙头的永安期货,今年上半年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约1.7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约24%。上海中期的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为3296.65万元,较去年同期下滑27.83%;大越期货上半年手续费收入1762.1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9.5%,主要原因均是因手续费费率持续下降,交易所调整返还政策导致返还大幅减少。

除了手续费收入出现下滑之外,期货资管业务在资管新规落地后,无论是规模、数量还是收入,都呈现出萎缩的态势。自资管新规发布以来,整个期货资管产品的规模和数量以及业务收入都在持续地下降,资管收入占期货公司业务收入的比例也在不断下滑。

据悉,资管收入占期货公司业务收入的比例,2018年占比为6.07%,预计今年还会继续下滑。从2019年上半年数据来看,期货公司资管业务累计收入3.59亿元,累计净利润0.51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11.16%和26.83%。截至2019年6月末,期货经营机构共运行资管计划1355只,合计规模1291.97亿元。

与此同时,王颖表示,从资管计划最终的投向来看,在资产总规模下降的情况下,投向固定收益的资金在不断地上升,而真正投向衍生品市场的只有1.65%。这种改变一方面反映出期货公司在经营中一直是稳字当头;另一方面说明纯期货投向的产品发行还是比较困难。

风险管理业务成“双刃剑”

近年来,设立风险管理子公司成为期货公司转型的手段之一。风险管理子公司是期货公司开展风险管理业务的特许法人组织,可以开展仓单服务、基差贸易、合作套保、场外衍生品业务和做市等业务。据中国期货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共计80家期货公司备案设立了82家风险管理公司,其中79家公司备案了试点业务。

据王颖介绍,近几年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盈利的模式也在发生改变,比如仓单业务和基差贸易的利润率在不断地下降。做市业务目前绝大多数公司都不赚钱,只有较少部分公司有收益。

而场外衍生品业务作为期货公司服务实体经济最直接、最有效的一个体现,是近几年增长最快的业务。因此,王颖表示非常看好场外衍生品业务的发展前景。她指出,这项业务不仅得到了实体企业的认可,也越来越受到银行的关注。希望在(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之后,能开发更多的挂钩大宗商品价格或大宗商品价格指数的结构化的理财产品,给风险子公司提供更多的合作机会。

截至2018年底,券商场外衍生品业务未平仓名义本金3467亿元,当年累计新增初始名义本金8772亿元,其中场外期权和收益互换占比分别为77%、23%。期货子公司场外衍生品规模要更小一些,2018年期货风险子公司场外衍生品名义本金存量为571亿元,其中期权占到96%,远期和互换占比较低。

中泰证券分析师戴志峰认为,我国场外衍生品市场虽然总体发展势头良好,但券商和期货子公司开展业务规模总体还很小,在权益类和商品类场外衍生品类上还有很大的空间。另外,我国场外衍生品市场还面临着诸如企业参与成本高,交易透明度低等问题,监管经验和行业自律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7月初以来,一起场外期权的风险管理子公司穿仓事件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数家风险管理子公司受牵连,而事件主角是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实际上中拓系场外期权“风控”穿仓的曝露最早始于7月9日。据上市公司华丽家族发布公告称,其参股的华泰期货全资子公司华泰长城资本的场外衍生品业务客户出现风险,初步统计损失金额约4684万元。

据报道,风控穿仓的业务直指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疑似利用关联企业卖出了大量的PTA看涨期权,而PTA期货在7月1日和7月2日连续两日涨停,最终导致期权相对人的风险管理子公司的“风控头寸”被强平,同时穿仓给期货公司子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

针对此次事件,王勇撰写一篇名为《从PTA场外期权风控穿仓看场外期权业务的合规管理》的报告,以此提醒市场风险。相关报告的全文内容,在本文文章结尾处有链接。

王勇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7月份曝出的5家风险管理子公司集体穿仓,大体属于敞口错识的“风控”错误所致,发生大额损失,不是发展业务中借贷授信引起。媒体曝出的5家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子公司场外PTA期权“风控”意外穿仓,损失总额在10亿元以上。

王勇表示,目前,已经有2家风险管理子公司,穿仓损失共约1.3亿元。穿仓事件发生后,风险管理子公司纷纷停止了对场外期权卖权人的授信,可见,行业内已意识到了予卖权人授信,是经营方式的不当。

这次PTA场外期权穿仓事件,透露出风险管理子公司在期权的本质、期权合约、期权相对人、场外期权服务、期权业务风控的各个层面都同时存在不能忽视的BUG,这是行业自身可能还没有意识到的业务盲区。与监管层是不是“要加强监管”无关,仅仅与风险子公司自身的业务能力密切相关;更不涉及在非标业务上“监管层应该统一行业标准”一说。

中拓系PTA穿仓凸显场外衍生品业务风险

对诸多期货公司而言,在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下滑趋势下,转型尤为迫切。不过,风险管理业务对期货公司的业务能力和风控要求严格,今年就有数家期货公司因客户场外期权业务穿仓而遭到不小损失。如何提高风险管理业务利润值得期货公司思考。

王勇表示,5家公司集体穿仓,同时在业务合规、业务风控、业务模式方面出现知识盲点、专业盲区、管理BUG,最终导致以管理风险为主营业务的风险管理子公司发生穿仓风险,这是难以置信的。穿仓的风险管理子公司不只是专业水平的问题,如果不懂装懂、尸位素餐、盲目展业,实际上是暴露了这些穿仓公司在展业上还存在严重的非道德风险倾向。

此外,针对穿仓事件行业整体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不区分买权卖权盲目“对冲”的风控错误,甚至大量业务人员将会计计量的货币单位与资产自身价值混淆,将权利金(期权费)当作商品资产的敞口,把权利金累加进“敞口头寸”进行“风险”对冲。这充分暴露了行业中关键岗位上的关键人员在资产与资产计量单位这类常识上,出现了致命的知识背景和认知狭隘的业务盲区。

穿仓事件看似“客户违约引起”,但已曝光的两家公司并未持有PTA期权合约的卖权资产敞口债务,没有PTA资产债的敞口,两家公司“对冲”的资产,与期权合约设定PTA请求权的相对人之债无任何关系,两家公司“风控”的资产敞口与卖权人无关,穿仓自然也与客户无关,买权人穿仓与卖权人借贷合同授信违约也无任何因果关系。授信违约是借贷合同纠纷,违约与风险管理子公司错识风险敞口、“风控”穿仓无关。

另外,王勇表示,将权利金作为PTA资产敞口对冲,是风险管理子公司对资产敞口错认后的资产错配,“对冲”是错配资产敞口引起的生产事故,穿仓是生产事故的损失,也与借贷合同授信违约无关。如果将权利金视为资产敞口,那么也是风险管理子公司交易投资PTA收益权的经济成本,不是PTA资产,“风控”的资产“敞口”与卖权人无关,也与期权合约无关,更与是否按照借贷合同履约无关。

王勇认为,这5家风险管理子公司如果是这样的“合规”“风控”,将不可能通过民事诉讼获得诉请“穿仓损失”的支持。从天风证券董事会公告的诉请看,天示公司提出了两项违约告诉,一是没有按约“提交履约保障品”,二是拖欠了“交易价款”。

没有按约“提交履约保障品”是指客户保证金授信违约,指向清楚;拖欠了“交易价款”是指天示公司行权后客户拖欠债务还是客户拖欠了交易中穿仓的损失,这个指向不甚明确。王勇表示,公告似乎是基于借贷合同纠纷的诉由,这当然是明智的诉请。目前公告披露的有限诉讼信息中,还没有看到有提及场外期权行权的诉请或返还“对冲”穿仓损失的诉请,表明诉讼代理律师对期权本质的理解无误,对期权合约属于相对人设定的请求权之债,十分清楚。

此外,当《华夏时报》记者就期货行业如何改变经营利润水平再次问及王勇时,他直截了当地说,经营收入是依托经营能力的,如果是PTA穿仓这样的业务能力,是不可能盈利的。

王勇给记者展示了行业经营的行政特许与内容服务的两个经营维度和四个经营象限,表示行业如果都在行政特许这一个维度内,那么在激烈竞争下,经纪业务现金流归零是近期可以看到的。全行业必须在内容服务上创造出经营方向,打造有价值的服务内容,这个经营维度的业务现金流才是没有边际的。

王勇表示,全行业要真正认识到这次PTA穿仓透露出的内容服务的短板短到了令人嗔目结舌的程度。全行业如果不能正视这个现实,还想在行政特许中拼手续费、拼授信,那么就不会有行业经营水平的提升,自然也不会有行业整体利润水平的改变。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