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熬不下去了!香港部分券商主动停业,牌照半卖半送无人问津

受经济环境及暴力行为影响,香港金融业遭受重创,港股市场成交低迷,本地证券业经营开始萎缩,尤其是香港小型券商裁员潮已经开始,连一向不担心工作的金融业持牌人士,要么辞职转行,要么减薪共度时艰。

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香港金融从业员中,持有1-10号金融牌照的负责人员(Responsible Officers,简称“RO”)为辞职转行、减薪重灾区,其薪酬相比2017年削减过半。

随着港股成交萎缩,不少在港规模较小的券商,因不愿再投放资源,亦因公司资金及客源有限,主动选择停业甚至开始甩卖牌照,耀才证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许绎彬向记者表示,今年香港金融环境太差了,压缩了香港本地券商的生存空间,今年下半年情况也不太乐观,所以他们宁愿停业,将持有的牌照卖给其他投资机构,现在牌照价格也很低,相当于半卖半送,但截至目前还没有看到成交。”

部分券商停业卖牌照,半卖半送也无成交

证券时报记者向香港多位资深证券从业人士了解到,受当前香港暴力示威游行影响,加上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趋紧,港股市场成交低迷,投资者投资意愿不强,不少券商尤其是香港本地小型券商无奈选择主动停业、裁员,甚至将持牌牌照出售给其他机构。

港交所网站最新公布的证券市场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底,新增上市公司101家,同比去年大幅减少32.7%,每日平均成交金额924.31亿港元,同比下滑21.3%,每日平均成交宗数153.8万,同比下滑7.8%,首次上市集资总额849.16万港元,同比大幅减少55.8%。

耀才证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许绎彬向记者表示,“今年香港金融环境太差了,除了中美贸易带来的后遗症外,本港的政治环境更是令香港金融业雪上加霜,经济环境悲观,压缩了香港本地券商的生存空间,預期今年下半年情况也不太乐观,所以他们宁愿停业,将持有牌照卖给其他投资机构,现在牌照价格也很低,以2018年来对比,单是证券交易牌照(1号)就能卖到600万-800万港元,1号牌照加上期货交易牌照(2号)高峰期可卖到1500万港元左右。但现在1号、2号、4号(证券咨询)加9号(资产管理)加起来叫价也才1000万港元,价格还有谈判空间,相当于半卖半送,截至目前还没有看到成交。”

中泰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招骏向记者表示,2017年10月大牛市,C组券商(注明:C组券商是按市场参与者的成交金额计,投行都是A组,C组是最小的券商)市占率达到10.02%,目前不足8%,加上大市成交减少,合规监管成本增加,小型券商缺乏前景,停业放盘(卖牌照的意思)都是最后的出路。而2017年时,同时拥有1、4、9号牌照的券商,叫价可以高达3000万港元以上,目前叫价仅1000万港元,价格还可谈,相比高峰期牌照价格跌幅67%。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虽然有很多内地企业来港上市,但他们都会找相对熟的大型中资证券行合作,小型本地证券行被排除在外,原本有些小型证券行靠炒卖细价股/老千股或坐庄为生,但现时联交所和香港证监会对老千股、细价股监管比较严,这些小型证券行也有所收敛,直接打击他们的财路。”颜招骏解释。

根据香港《证券及期货条例》显示,香港持牌法团有10种类别,并就各类受监管活动加以定义,即所谓的持牌经营范围,第一类是证券交易,即1号牌照;第二类为期货合约交易,即2号牌照;第三类为杠杆式外汇交易,即3号牌照;4号牌照为证券咨询;5号牌照为期货合约咨询;6号牌照为企业融资;7号牌照为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8号牌照提供证券保证金融资;9号牌照提供资产服务;10号牌照提供信贷评级服务。

香港资深金融及投资银行家温天纳向记者表示,在香港金融市场,1、4、6、9号牌照是金融机构申请最热门的四类牌照,其中6号牌照含金量是最高的,因此价值亦最高,因为6号牌照业务广,可以为企业提供投各类型融资、收购兼并、要约私有化,还有新股上市、保荐人等服务,门槛最高,价格最低也以千万港元起计。1号牌照,就是证券交易,属基本券商经纪业务,门槛较低,而且市场过于竞争激烈,业务难做,因此价格相对较低。9号牌照是资产管理相关业务,可为客户管理财富,也有一定的价值,但价值则远低于6号牌照。

放盘有价无市

证券及期货专业总会会长王国安表示,虽然券商“大甩卖”,但市场买家很少,大家都在观望,放盘都是“有价无市”。

许绎彬直言,大部人估计若社会问题没有明显改善,香港经济年底甚至明年上半年可能会更差,很多证券业老板看不到经济好转的迹象,“市场情绪极度悲观,他们宁愿放弃这个业务,转去做其他行业也不愿留在证券行业,继续经营也是需要成本的,如果还卖不掉,直接有可能将牌照归还给香港证监会。最终可能只有有实力,有规模,支行多及在香港上市的证券商,才能生存。”

光大新鸿基财富管理策略师温杰向记者表示,将牌照交还给香港证监会是最简单的做法,若本身只是刚成立,或未开始运营,可能会直接交还牌照,不过出售证券牌照也要考虑多项因素,因为牌照主要跟负责人员(RO)挂钩,即如果卖家原来的团队都不愿意继续做了,那么买家就需要重新招人,组建团队,在当前市况下,基本没人愿意进入。

投资者学会主席谭绍兴指出,“市旺时,很多人都会主动游说券商老板卖牌,更有代理专门做这项生意,最夸张的时候,有券商向证监会申请到了牌照就立马放盘,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已经没有人游说卖牌,连代理都无再捞(“混”的意思),还有些券商过去因为叫价太高而卖不出,现在非常后悔。听说最近就有一家传统本地券商,有1号和2号牌照,不想再经营下去,又卖不出去,打算将牌交回证监会。实力有限,熬不了很久。”

根据香港证监会第二季度报告显示,持牌机构及人士和注册机构的总数达到47239,按年增加4.7%,其中,持牌机构的数目创下新高,上升8.7%至3017家。

持牌金融人士薪酬削减过半

事实上,香港本地金融借的裁员潮已经展开,就连一向不担心工作的金融业持牌人士亦需要减薪共度时艰。

安俊人力资源顾问董事总经理周绮萍表示,在金融从业员中,负责人员(RO)为重灾区,1号牌、2号牌、4号牌、5号牌、6号牌、9号牌的RO新增职位数目较前年高峰时减少近八成,其薪酬更是削减过半,薪酬跌幅超出预期。

她继续表示,2017年港股大牛市,很多中资企业来港开公司,RO非常抢手,拥有4号牌、9号牌的RO月薪以7万-8万港元为起点,但最近不少券商因为生意差而倒闭或裁员,而且香港证监会大量批出牌照,导致RO供过于求,所以相同级别的RO薪酬已经减至4万元左右。

继早前裁减香港及新加坡亚洲证券研究团队后,法国巴黎银行香港研究部门于今年7月中旬正式关门,7月7日,德银公布大规模重组方案,预计至2022年全球范围内缩减1.8万名员工,并关闭股票交易业务,作为德银证券销售和交易业务的重心,香港地区自然首当其冲。

方正证券(香港)互联网金融部董事林子俊向记者表示,目前香港的动荡还未结束,如果持续到圣诞或者年底的消费旺季,零售业尤其是做游客生意的企业会更加困难,随着时间的拖延,相关影响会进一步辐射到金融业、地产业、建筑业、航空物流甚至贸易等各行各业。若金融市场继续恶化,香港传统投行业务中的新股融资业务更加困难。

“但主流券商和金融机构大规模裁员不太可能,因为这些金融机构本身有很多业务,而且资金充足,但年底的分红肯定会受很大影响,下半年甚至到明年裁员潮可能更多发生在小型券商间。”林子俊表示。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