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遭萝卜章骗局后 华业资本卖资产偿债!推进破产和解保壳

华业资本1年前遭遇的“萝卜章”骗局的余波仍未平息。

2018年9月,上市公司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遭遇高达百亿的合同诈骗案,导致其对大量应收账款投资计提坏账准备,公司业绩“一夜变脸”,2018年巨亏逾64亿元,净资产急速由2017年的68亿元缩水至约2亿元,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到了2019年上半年,华业资本亏损逾27亿元,净资产进一步下降至-25.06亿元。目前,近4个月股价一直徘徊在1元/股的*ST华业正面临着“面值退市”的风险。

多重危机之下的华业资本,进入今年8月加速自救求生之路,提出破产和解方案等,而进入9月,其围绕破产和解方案采取了更多的措施,包括向法院提起破产和解申请、实控人无偿注入医药公司股权、大股东股份司法拍卖被撤回、董事及高管完成增持等。

9月20日,华业资本披露《2015年公司债券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显示,重庆市公安局决定同意解除公司实控人拟注入资产的下属14家子公司的股权冻结。

借壳上市14年左右的华业资本的命运将如何?或许三个月后就有结果。今年8月初,华业资本举行了小范围的高层专访,就公司现状、新任高管和债务重组进展进行说明,给出了今年12月底完成债务重组的时间表,方式确定为和解。

对此,新京报记者于9月22日联系华业资本高管,对方表示:“法院已经召集公司及顾问团队,对公司申请破产和解的背景及相关事实情况进行了解,目前正在和解申请受理审查阶段。公司及顾问团队与法院也一直在保持密切沟通。”

其进一步表示,公司利用破产和解创新方式化解债务风险问题,在合法合规的框架下,法院肯定是支持公司破产和解的。

已资不抵债,推进破产和解撑股价

截至9月20日收盘,华业资本股价报0.91元/股,下跌1.09%。截至9月20日,其收盘价连续4天低于1元。近4个月来股价多次下跌至1元/股以下,约6万户股东不得不经常提心吊胆公司因“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而被强制退市。

9月22日,华业资本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对股价的变动非常关心,积极对外回应一切媒体及股民对公司的关心与问询,第一时间将公司的最新合规信息向市场披露。”

一年前的2018年9月20日,华业资本当天收盘价为7.34元/股,造成股价持续下跌的直接原因,就是当时震惊市场的“萝卜章百亿诈骗案”。

自遭遇“萝卜章百亿诈骗”后,华业资本财务危机持续发酵,出现股价暴跌、追债官司缠身、信用等级连续被下调、高管集体停薪、总市值迅速蒸发等。其曾在2018年12月20日召开公司经营情况说明会,会上表示争取于会议后一个半月内形成债务重组初步方案。

不过,似乎直到今年7月,华业资本才开始在债务重组上有所进展。

其在7月初公告称,公司已引入中润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润发展”)作为重组咨询顾问,中润发展将牵头协助组织、策划、实施债权债务梳理、制定债务重组方案、融资及投资等事项,必要时拟定重整方案或和解协议。

2019年8月9日,华业资本举行了小范围的高层专访,就公司现状、新任高管和债务重组进展进行说明,给出了今年12月底完成债务重组的时间表,方式确定为和解。

华业资本高层在采访中表示,如果因为股价退市必然不甘,会尽力争取不退市。华业资本现任总经理钟欣表示,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最能支撑住股价、让市场看到信心的办法只能是尽快出重组方案。

钟欣表示,“我们大的方向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肯定是债务和解的方式”。据介绍,目前已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债权人愿意与华业资本和解,已达到司法和解条件。谈及是否会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时,华业资本高层表示,会选择最有利于华业资本的方案。

进入9月,华业资本开始为推进破产和解落地提速。9月22日,华业高管进一步表示,为推进债务和解,公司目前正在多项工作齐头推进,包括与债权人进一步协商方案,满足各方需求;与意向投资人磋商谈判;与重庆市公安局持续沟通案件进展及对公司债务和解的支持;与金融板块债权人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平台,接收重庆思亚公司股权;向北京朝阳区政府持续汇报和解方案及工作进展,并获得相关支持;向北京证监局及上海证券交易所汇报和解方案及工作进展,并获得相关支持;与北京一中院持续沟通破产和解的申请受理进展。

9月5日,华业资本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和解申请书及申请材料,其表示,公司遭遇合同诈骗事件财务损失较大,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如果公司无法顺利进行破产和解,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9月15日,实控人周文焕公开承诺,将重庆思亚医药有限公司50%股权无偿注入上市公司,用于华业资本债务重组或和解。

9月17日,华业资本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华业发展”)原定将要被司法拍卖的1.6亿股已被撤回,将有助于公司积极推进破产和解工作。

9月18日,华业资本披露公告称,自2019年5月21日起至2019年9月18日,公司前董事长徐红、前财务总监郭洋等核心人员已合计增持公司股票10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4%,增持金额合计1107万元,其中徐红一人增持金额达1000万元。

9月22日,华业资本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维持正常经营活动,除自有物业租金收入外,通州玫瑰东筑等楼盘还在正常销售,为公司现金流提供支持。”

高管换血“老董事长”徐红辞职,“80后”总经理上任

破产和解方案落地提速前,华业资本在8月完成了公司管理层的换血。

今年8月初,因受到上交所处分,华业资本董事长徐红和财务总监郭洋申请辞职,但将继续留在公司。其中,徐红已任职华业资本董事长长达13年,其将继续担任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高盛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上市公司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务,并继续负责上市公司子公司的相关业务。

徐红在8月9日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就自己去留问题表示,“我不走,坚持到底”。

接任华业资本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的分别是1983年出生的钟欣和1988年出生的张曦。“新的班底看着年轻,都是80后,其实是公司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去年10月回来主持工作的时候,基本上班子该培养的就培养了,筛了一批抗压能力强,出事后依然兢兢业业,愿意和公司共渡难关的。现在希望年轻人起来,我们也再扶一把。”徐红在采访中告诉记者,新班子已于8月8日赴证监局报到。

董事长一职,则由出生于1966年、自2008年11月起担任华业资本下属项目公司副总经理的余威担任。

在去年案发后,华业资本曾于2018年10月24日公告称,董事会决定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停薪12个月,同时,参会的公司内部董事自愿停薪12个月,停薪时间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

根据华业资本公布的停薪名单计算可知,本次停薪的高管包括时任董事长徐红、董事兼总经理燕飞等8人,平均税前年薪为117.74万元。1个月后,华业资本公告称,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重庆市公安局拘留,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跨界医疗埋隐患?市值一度破300亿,如今13亿

华业资本的控股股东为华业发展,后者成立于1985年,是我国首批成立的房地产经营开发公司之一。2003年,华业发展受让内蒙古仕奇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持上市公司仕奇实业5075万股,成为主营西装服饰的仕奇实业的第一大股东,并于2005年更名为华业地产。

华业地产2005年完成借壳仕奇实业上市,并于2006年完成定向增发融资10.40亿元,先后开发了深圳东方玫瑰花园等多个住宅,后分别于2011年和2015年收购矿业和医疗资产,涉足新的业务领域,并在2015年改为华业资本。2016年和2017年,华业资本分别实现盈利12.18亿元和9.98亿元。

经此危机,华业资本自地产向医疗转型的战略再度被提及和归咎。

徐红认为,转型就公司整体发展来说仍是需要的,华业资本的问题是转型过快。

华业资本拓展医疗健康产业绸缪已久。2013年末,华业公告设立负责养老事业的子公司;2014年明确了医疗健康产业这一重点投资方向。2015年1月,其斥资21.5亿元收购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而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正是给华业资本制造此次危机的李仕林。花20多亿高溢价收购同时,2015年其股价一度冲上24元,总市值超过300亿元。而如今其总市值只有12.96亿元。

除医疗外,华业资本还通过收购陕西某矿业开发公司涉足矿业开采,通过参股投资基金跨入金融行业,最终由原来单一房地产业务拓展为房地产、金融、矿产、医疗等业务板块。

处置地产及矿产资产,用于偿债

9月22日,华业资本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地产和矿业方面的资产在逐步处置变现,用于公司债务的偿还,降低公司债务比例,同时有助于推动债务和解,未来现地产业务团队不排除着力于发展轻资产地产业务服务。”

在9月2日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华业资本高管现场介绍称,公司已逐步退出房地产业务,后续可能会以轻资产方式开展代建业务,未来完成债务重组后,华业资本将成为一家以医疗业务为主业的公司。

数据库显示,华业地产于2006年完成定向增发融资10.40亿元,并于2015年分别完成规模5亿元的私募债和规模15亿元的一般公司债发行,这两起债券将分别于2019年12月25日和2020年8月6日到期。

此前,华业资本发行的规模5亿元的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已于去年10月15日违约。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