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四季度解锁糖市政策变量

四季度政策需要先后解决四个问题,一是国储出库的规模及时间点;二是许可证发放的规模以及发放的时间;三是贸易保障能否延期,即明年5月末关税是否落地50%;四是配额是否如期满额使用,明年配额使用规模如何。

目前市场的预期是:

1.国储四季度出库规模在40万吨或60万吨,若仅出库40万吨皆全部为古巴糖,若出库60万吨,则是40万吨古巴糖+20万吨工业用糖;出库形式两种可能,一是延续去年的1拖6的代加工,二是拍卖。市场预期“通知”出库时间在10月中下旬,预计形成有效供应在11月中旬。市场认可国储每年的出库底线是40万吨。

市场认为许可证的规模是有上限的,即200万吨,所以即使明年许可证出现增发,也不会超过200万吨,即最大的增发规模为65万吨。关于许可证发放时点,市场存在3月和5月两个版本,但几乎所有人皆认可无论3月还是5月发放,加工糖厂都会选择5月报关。

 2.市场认为加工糖厂会选择5月报关,是因为大家对贸易保障延期的乐观预期逐渐消 退,即使糖协提出了新的延期申请。市场认为四季度关税争论将尘埃落定,一方面因每年12月海关总署都会公布次年的《**年关税调整方案》,二是商务部对中糖协的延期申请大概率给出窗口意见,消息会在市场中传播。

3.市场认为2019年配额将满额使用,即9—12月的进口合计不会低于100万吨(因巴铁糖未入海关统计)。目前市场对2020年的配额使用没有明确观点,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我们的理解是:

1.从规模看,40万吨与60万吨对市场冲击的差异不大,但由于出库时间点大概率与新糖重叠,有累加效应,利空无异。不过市场对抛储早有预期,“意外性”远不及去年—不出库才算意外。沿海加工糖厂报价已全线冲破5800一线,多头似乎在测试政策的标尺。我们猜测5800并非抛储的标准,而是抛储规模是否超过40万吨的标准。而关于出库形式以指定还是拍卖,更多体现了市场主体对公平性的诉求。我们预计10月下旬将启动60万吨以拍卖形式的国储糖出库。但暂时仍无法明确5800的标尺是产区还是销区。我们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即政府封闭甚至压低进口增量(配额+许可证+走私),使用国储增量填补国内缺口。

2.许可证与走私在“竞争”长周期中国糖市的定价之锚。从平稳市场的角度看,当前完全放开许可证并不现实。许可证发放规模体现多方博弈的结果,也考验政策如何评估走私减少让出的市场份额。许可证的200万吨上限是否需要打开?国内加工糖厂整体开工率持续低于30%是否是一种资源浪费?

监管发生—进口利润打开—主动性采购—库存转移—进口利润回归是内外市场趋同修复的主要方式。如果参考历史经验,目前的内外价差背离还有空间。当然必须明确,上一次高利润水平有人民币升值的贡献,而近半年人民币正处于贬值周期。

3.“关税调回50%”的破坏力在2019年施展了两次,一次是在年初,一次是在糖会前。正式落地前它依旧有引发价格大幅波动的能力,我们认为关税的影响力必须要结合许可证的规模思考—高关税+许可证或被弃用(但内外盘联动性加强),低关税+许可证将被足额使用(但内外盘联动性减弱)。结合目前所有的信息,我们倾向于关税在明年5月调回50%。

期待许久的2009合约开盘价并未明确给出关税高低的直接判断,但至少告诉我们许可证不会完全放开,且走私仍处于管制中。

11美分原糖四季度到港,非完税成本2850元左右,85%关税5000元,50%关税4100元,6个月保税仓储费72元左右。

加工糖厂使用明年的许可证必定会收窄内外盘价差。何时使用?12月的海南会议是引发外盘点价的集中时点。而目前11美分的价格也能吸引部分加工糖厂的买盘兴趣,特别拥有保税仓库的加工糖厂。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在11—12月份看到庞大的进口数据也无需诧异,那大部分应该已经进了保税库,那是为2020年准备的。衍生一个问题,加工糖厂会在四季度置换部分库存吗,即卖现货买原糖?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