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付鹏:全球大宗商品需求回归真实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周晓雅)10月20日,由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和江西铜业集团共同举办的第八届“中国有色金属现货·期货互动峰会”(下称峰会)在深圳召开。在“利率、汇率和商品市场展望”的主题演讲中,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表示,自2000年开始的十年间,中国需求激增不仅为中国带来繁荣,也对大宗商品市场起关键性作用,但是需求并非我们简单理解的供需关系。

他认为,实际上,大宗商品的需求分为两大类,一是真实性需求,二是金融性需求。“在2000年至2012年就是在这两个需求中进行打架,而中国在2008年次贷危机前,所谓从需求端对大宗商品价格有影响,但是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定价,因为金融性需求,即金融性定价的产品工具都不在我们手上,中国虽然是商品真实性需求的主体,但是对定价没有掌握权。”

付鹏表示,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由于欧美开始对金融杠杆有所约束的,因此,大宗商品金融性需求逐渐东迁,在东迁的过程中需求定价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

具体来看,欧美的经济大规模放缓结构性调整,带来了低利率,中国逆周期下带来通胀,从而带来人民币升值成为一个资金链闭环。“有人说铜到接近1万美金时,很多人在讲是因为当年的4万亿基建,但是4万亿基建设在2009年末和2010年年初带来的价格托住,大概在中国是同6000美金左右就已经形成了。也就是重新回到6000、7000美金,我们的基差和价差开始回来,相当于4万亿把真实的需求拖回来。”

而在此影响下,大宗商品的一个重要需求快速提升,就是金融性的融资需求,大宗商品价格供应需求的发生了很大的不同。

而当2015年美国开始加息,美国的真实利率开始抬升,大宗商品金融性需求开始结束,逐步回到真实性需求需求,铜价从2012年高点开始慢慢下降。

付鹏表示,2012年之后,全球大宗商品出现非常明显的熊市趋势的同时,也出现去金融化回归到实际变量的趋势,即由真实的供应需求来决定。

“全球化最后的结果就是冲突和战争,因为全球化有其天生的弊端就是分配失衡。会造成国家与国家间的分配失衡以及国家内部的分配失衡。”而从当前局势来看,他认为,中国从2012年开始之后进入经济下行、消费占比增高的状态,但不是消费增高,而在消费占比增强的对比是投资减弱的,一旦投资下降得很快,收入只是比投资下降得慢一点,导致了消费占比增加,因此,需要考虑当外需失去时,经济增长需要如何走出一条新的反馈路径。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