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迅雷股价暴涨107%背后:数次转型失败,常年亏损靠区块链翻身

时隔一年,区块链再次成为热门概念。

10月25日,国家再次强调了区块链技术在新一轮技术变革中的重要性,并称将要把区块链做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受此重大利好影响,区块链概念股迅雷在美股开盘后暴涨,一天涨幅高达107.76%,报收于4.82美元,总市值达到3.26亿美元。自从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以来,迅雷的股价可谓是如过山车一般惊险刺激。先是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上市破发,业务低迷。后来每一次转型都会带来股价的提升,但紧接着的转型失败又带来股价暴跌。

最令人瞩目的一次发生在2017年底,迅雷搭上了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快车,股价最高一度冲到了27美元,但随之而来的创始团队内讧和业绩表现不佳,又开始进入到漫长的下行势头,在昨晚暴涨之前,迅雷的股价长期在2美元附近徘徊,市值也只有不到2亿美元。

坎坷的迅雷:流血上市,数次转型失败

很多人对迅雷的概念停留在下载软件上,但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在转型路上的尝试已进行了多年。

迅雷是家令人惋惜的公司。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做下载工具起家的公司,迅雷在免费盛行的PC互联网时代迅速成长,一度与同在深圳的腾讯齐名。而腾讯已经成了互联网的巨无霸,市值最高超过4万亿港元,而迅雷则长期在2亿美元附近徘徊,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主营业务还是靠下载会员收入的迅雷首次在美股递交招股书,计划融资1.25亿美元,市值15亿美元到20亿美元。虽然迅雷已经对外发布了上市庆功会邀请函,但最终因估值太高,资本并不买账,上市计划流产。

一直在为上市奔波的迅雷也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最佳时期,在新互联网公司大放异彩时,迅雷一直在沉寂。但直到大家都以为迅雷上市无望时,在雷军的助攻下,迅雷在2013年完成了3.1亿美元的E轮融资,大部分来自雷军的口袋,其中包括小米的2亿美元和金山9000万美元。小米也顺势成了迅雷最大股东,与金山共同持有迅雷39.4%的股份,最终在2014年于纳斯达克上市敲钟。

尽管迅雷最终实现了上市梦,但一直被外界看来是流血上市,当时的市值比四年前缩水了一半,迅雷在纳斯达克挂牌当天,开盘价为14.21美元,市值在10亿美元左右。与估值最高时相比,近乎腰斩。

一方面是腾讯如日中天,迅速成长为中国互联网的一极,另一方面是迅雷深陷泥潭,一蹶不振。迅雷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转型之路,先后押注在线视频和网页游戏未见成效后,长期积弊难返的迅雷在2017年将转型的目光放在区块链身上。2014年上市之后,迅雷尝试了无数个互联网风口,包括电商、游戏、视频等等,但这些领域要么非常烧钱,要么竞争非常激烈,迅雷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迅雷CEO陈磊在2017年接受AI财经社专访时表示,“迅雷从2011年开始转型。每一年我们都看到它转型的动作,但效果都不特别持续。”

迅雷一度坐拥国内下载加速软件78.7%市场份额,作为免费下载工具,迅雷的商业模式主要包括网络广告、付费增值、游戏等。迅雷先后推出过下载资源搜索网站狗狗搜索和在线播放器迅雷看看;发布过“迅雷会员100+雷鸟”定制手机;投资了虚拟现实企业“大朋VR”、360°VR相机制造商Insta360等。

但这些业务都没有成长为迅雷新的增长机会。其中随着个人带宽的发展,下载市场逐渐萎缩,付费会员下降直接导致收入下跌,广告与游戏也很难找到升值的空间。

转型区块链股价暴涨,创始团队曾起内讧

2014年,陈磊加入迅雷,出任迅雷CTO和网心科技CEO。当时陈磊提出的是“共享计算”概念,即通过迅雷软件获得智能硬件设备授权,已授权的智能硬件设备收集普通家庭中闲置的带宽、存储、计算等资源,并通过跨平台、低功耗的虚拟化技术,以及节点就近访问的智能调度技术,去实现更快、更易扩展的计算方式。

2017年,陈磊担任迅雷CEO,迅雷也提出向“共享计算+区块链”的方向转型,推出了基于云计算硬件玩客云的数字资产玩客币。玩客币与比特币有着类似设计机制,在包装之后引起了广泛关注。玩客币的分配模式仅限于挖矿奖励、运营开支和创始团队激励,用户可以通过贡献矿机硬件能力、带宽流量以及存储大小来获取。

从这一逻辑上可以看到,玩客币就是云计算产品玩客云的产物。据数字货币行情网站非小号数据显示,2017年11月8日-11月22日,玩客币价格从发行价3.45元暴涨至9.6元,翻了近3倍。玩客币的暴涨也令硬件设备玩客云一机难求。作为获取玩客币的重要一环,玩客云的作用相当于比特币的挖矿机,在玩客币被炒热的同时玩客云价格从399元被炒至千元以上。

同期受益的还有迅雷长期低迷的股价。AI财经社此前曾统计,自2017年10月21日-11月22日,迅雷的股价从6.11美元暴涨至23.98美元,涨幅达到292.5%。

然而随着政府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趋严,以及迅雷自身的内讧使得这一切迅速化为泡影。

2017年11月28日,迅雷公司发布公告称,已决定和迅雷大数据进行切割,撤销对大数据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均系迅雷大数据旗下业务,与迅雷集团无关。迅雷大数据公司是由迅雷元老、迅雷原高级副总裁於菲带着团队创办。

迅雷大数据迅速对这一公告进行反击,迅雷大数据直指迅雷现任CEO陈磊开展的玩客币顶风违反七部委文件,是一个“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变相ICO(代币首次发行)、非法集资的骗局”。迅雷大数据表示,迅雷收回商标授权的真实原因是迅雷大数据拒绝在玩客币违法违规活动中“同流合污”,而被陈磊“打击报复”。

此事在互联网圈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双方最终以和解告终,迅雷大数据更名为摸金狗,但玩客币却再未回到昔日高位,币价一路低迷,截至发稿前,报0.314元,受利好消息影响较前一日涨10.24%。而受此内讧影响的迅雷股价也一蹶不振,从27美元的高位,一直跌到2美元附近,跌幅超过了90%。

事实上,对概念的追捧最终无法长期支撑起业绩羸弱的迅雷。外界的风吹草动,都在影响着迅雷的股价走势。但好在这次内讧之后,雷军系的人彻底掌握了迅雷的主动权。如今,区块链早已经取代下载软件成了迅雷身上的标签。

迅雷方面表示,迅雷及旗下的网心科技在分布式技术领域独创的同构多链技术,成功实现了百万TPS的领先性能;同时研发了创新的“DPoA+PBFT”双重共识算法,实现了秒级确认和分布式系统的强一致性,有效避免了信息分叉或回滚;再加上倾力打造的TCFS文件系统,解决了大数据的上链存储问题,实现了对大规模商业化应用需求的全面支持。

10月25日晚间,迅雷股价暴涨之前,CEO陈磊还在美国的一场活动中公开表示,迅雷对区块链技术如何大规模应用,进行了艰苦而富有成效的探索和创新,掌握的区块链核心技术和提供的区块链服务,已足以成为推动行业发展的一项“基础工具”。

尽管迅雷这几年一直醉心于云计算和区块链等热门概念,但众所周知,这个业务本身还不成熟,很难转化为公司的利润,迅雷的财务数据也揭示了这一尴尬。据迅雷的年报显示,迅雷在2018年的总营收为2.3亿美元,净亏损4080万美元。2019年8月14日,迅雷集团发布2019年二季报,迅雷在Q2的总营收为 4780 万美元,净亏损200万美元,因为亏损幅度在收窄,股价在当天大幅度增长,但上涨势头并没有保持,很快又陷入下跌的泥潭。

回过头来看,向区块链转型是外界看到迅雷历年转型里最靠谱的一次。今年10月1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正式发布最新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迅雷与平安银行、阿里云等多家在区块链技术有广泛积累的企业入选。

然而,即便股价翻倍,迅雷现在的市值也只有3.26亿美元,迅雷的区块链故事在过去还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肯定,也没有得到实践的检验。但随着昨夜东风的吹来,资本市场最不缺的概念和故事再一次受到追捧,或许迅雷可以暂时松一口气。真正令人担忧的是,在现实的美股市场面前,业绩表现一般的迅雷能否在即将到来的区块链浪潮中占据有利地形,避免之前那样虎头蛇尾的转型才是迅雷成功与否的关键。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