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金价未来仍有支撑 其他贵金属却未必!

受美联储降息以及市场担忧等多方面影响,金价近日出现大涨,创下四周以来的最大涨幅。金价变化反映出全球经济走势的主观情绪。虽然接下来诸多不确定性对黄金价格起到一定支撑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价格就可以一路看涨。

从短期、长期来看,黄金还是不是最优资产配置?前期金价波动到底是修复性上涨还是修复性下跌? 重金属资产接下来走势如何?证监会简政放权,对黄金ETF此类创新型的产品,有什么影响?未来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走势如何?第一财经对话中国黄金集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万喆。

万喆的主要观点:黄金价格在未来仍然有支撑因素,多种贵金属近期价格上涨和黄金性质有所区别,应警惕风险。证监会对公募基金常规产品的分类注册机制,对于黄金ETF基金扩容,提高市场流动性,起到积极作用。

黄金价格未来仍然有支撑因素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近期贸易的乐观情绪是比较明显的回升的,同时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在降低,至少近期来看,避险资金的需求降低,但是其实我们长期来看,全世界依旧面临一个经济下行压力的问题,所以我们从短期、从长期来看,黄金现在还是不是一个最优资产的配置?

万喆: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实际上已经把现在全球的大势已经基本上都说清楚了,那么我们也看到实际上尤其是今年以来在好几个月的时候都发生了黄金的价格大涨这样一种现象,那么它的大涨其实伴随着无非就是全球这种政经环境的极大不确定性,我觉得一方面对于黄金的价格仍然有一定支撑,因为小的冲突和小的纠纷仍然会不断,因为矛盾性的根本性结构性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但另一方面就是说它实际上也会在每一个阶段当中不断的对它有一定的稳定性的因素在,所以也不可能出现就是说突然一下就涨上天这种可能性。

短期内的黄金价格波动是正常区间内的调整

第一财经:过去一段时间内黄金有一定下行的情况出现,很多人都说之前的比较大的往上走的情况是一个修复性的上涨,所以您觉得修复性的上涨结束了吗?或者什么时候可能会有到顶的这么一个情况?

万喆:我不同意它是一个修复性的上涨,我觉得所谓修复性的上涨无非就是说比方说在前一段时间它下跌得比较的多,就是空头是比较多的,然后大家觉得说实际上它已经超卖了,所以它有一个修复性的上涨。那么我们就像第一个问题所回答的那样,我认为他前段时间的上涨实际上都是有着实质的这种政经冲突下,大家对于就是世界危机的这种恐慌以及对于避险情绪上升是这样的一种影响。我们如果说修复性的上涨不对,倒不如说下降可能是一个修复性的下降,也就是说在这种恐慌情绪的影响下,有可能黄金实际上是被超买的,那这个是市场上非常正常的一种状况,所以大家都会在超买之后会有一个比较平复的心理学说,其实我没有必要那么恐慌。

第一财经:所以您觉得接下来黄金有一个大规模的下跌,应该可能性不大?

万喆:从中期来看,我觉得对于黄金整体的价格它是有比较大的支撑度的。目前的这种情况下。

多种贵金属价格上涨和黄金性质不同

第一财财经:跟黄金有关的其他(贵金属)资产,比如今年我们一直关注的钯金,它今年一直是处于一个挺大的上行的这么一个情况的,您怎么来看这个它为什么会有一个比较牛的这么一个上涨的形势?接下来您怎么来看他接下来的一个趋势?

万喆:虽然同为贵金属,但是黄金和其他的贵金属其实相比来说它的特点是比较明显的,也就是说黄金在实际生活包括工业制造当中的用途目前来说已经相对来说只占它非常小的份额了。我们都知道全球的黄金有1/6就是说差不多都是在央行手里面的,也就是说虽然现在大家觉得说布雷顿森林体系早就已经崩溃了,而且黄金也不可能再作为一个流通货币,就是说真的大规模普遍性的使用了,但他的这种金融属性仍然是存在的,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一点,他都还仍然在现实当中保持着这样的一种状态。因此我们就能够看到在比如说发生了危机或者可能发生危机的时候,黄金的价格都会上涨,避险情绪还是有非常大的关系的。那么其他贵金属包括钯金包括银、铂金等等,实际上它们的价格和它在市场上实质性的供需关系还是有更大关系的。不要说钯金了,大家都熟悉的银其实从上面可以看得很清楚,就是他在工业上等等的用途实际上还是切实存在的,因此如果从工业上的需求来看供需关系来看,它的价格基本上还是随着这种供需来进行浮动,当黄金的价格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动的时候,往往在历史上,那么其他的贵金属往往也会有所跟随。而且往往它跟随的幅度涨幅和跌幅滞后于黄金,但是比黄金的涨幅和跌幅可能要更大一些,尤其是跌幅会比它更大一些。实际上也说明了刚才说的这只不过是市场它的这种偏好上的一种追涨杀跌,就是说是一种市场心理的趋势。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要提醒广大的投资者或者消费者都好,如果说你正儿八经觉得要搞一个价值投资,那么你就要非常小心,这里面的风险实际上是非常大的。

简政放权应切实做到市场化促进资本市场流动性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政策方面,从今年10月以来,证监会已经开始简政放权,正式实施了对公募基金常规产品的分类注册机制,我们都知道这种常规产品如果分类注册的话,它的效率会有一个明显的一个提高,对于黄金ETF这样的这种创新型的产品,您觉得对它的影响怎么样?您怎么来看它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万喆:首先还是说市场要做到切实的市场化,那么在这个里面包括这有一些金融创新产品,以及引进更多的有资质的竞争者,让大家能够更好的进行竞争,这个当然是非常关键的。那么仅仅对黄金ETF来说,我们也能够看到就过去有四个黄金ETF基金,那么今年应该说在简政放权整个的环境的支持下,那么另外应该也有三个黄金ETF基金也获得了认可。所谓市场化或者叫价值投资,首先要这个市场能够非常大规模的流动起来,然后它才能形成一定的深度,然后才能够形成咱们所说的就是说公平竞争。如果你这个池子真的就是说水也非常浅,东西也非常少,内容也非常单薄的话,其实所谓的市场化的这种公平竞争是难以完成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做这一点不只是对黄金的ETF基金了,对其他的比如说公募基金,甚至还有私募基金,还有其他的一些这种产品和服务,我觉得都是一个非常好的这样的一个趋势。

第一财经:我们都知道在深改的各个改革措施已经宣布之后,创业板还有新三板,在过去的这半个月的时间内是出台了很多很重磅改革的政策,您觉得接下来对于整体的一个资本市场以及整体的实体经济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万喆:在现在全球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大势下,实际上科技创新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或者是说整个未来国际国家竞争力之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因此科创板是应运而生的。但并不表示说我们就有了这个就够了是吧?我们的目的还是要带动整体的资本市场都要进行改革。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创业板、新三板,科创板问世了以后,一方面跟他们形成了一种平行的竞争关系,另外一方面也形成了政策上包括趋势上的一个引领作用,所以他们应该都还是瞄准这样一个市场的注册制,希望能够引进一些长期的资金,因为资金是很聪明的,那么怎么能够有优质的可持续投资的这种资产,无非还是说你市场的优胜劣汰要是非常良性的,让大家能够认识到说如果它是好的,它就真正能够留到最后,而且它价值能够体现出来,应该说整个资本市场从头到尾从上到下整个链条上面每一点几乎都提到了,我想这还是说明目前包括证监会,包括整个国家金融改革的决心应该说是非常强的。

LPR操作更有利于看到宏观政策真实效果的反馈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货币政策,我们看到10月20号LPR调降的时候,其实还是超出市场预期的定力,还是没有动,所以怎么来看接下来这一个季度最后这三个月的一个货币政策的情况,您觉得调整的空间还大吗?

万喆:我觉得LPR 实际上是解决市场化的问题的。那么当然在这个上面,因为过去认为说你lp如果出现了把最后一公里如果真的能打通了的话,那么利率实际上是它的传导变得更顺畅了,会使得实际利率有所下降,但并不是真的是我要把利率降下来降息这样的一个意思。一方面我觉得市场可能对它的这个是有一点点误解在里面的,然后另外一方面就是说我们实际上目前能够看到货币政策到底能不能够给现在的经济,仅仅从货币政策上或者从降息上就能够带来很大的利好,实际上我认为也是存疑的。它的边际效应已经越来越来越低了,实际上还是很多结构性的扭曲在里面起了一些不好的作用,就像LPR的传导一样。所以我觉得LPR本身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在解决这个问题比较相对比较好的基础上再来决定就是说比如说降息也好或者不降息也好,我觉得实际上至少你可以看到一个是政策不能过猛,货币政策不可过猛,因为它本身也是有限的一个政策空间,然后另外一方面就是说也能够看到说我真实政策到底应该怎么用,以及真实效果到底怎么样?真实的反馈能够得到了以后,那么政策调节起来也比较游刃有余。我们要相信说他目前政策的空间还是有的。

未来多层次改革仍具挑战宏观治理能力不断加强

第一财经:其实我们四季度大概包括前三季度我们整体的一个经济情况已经比较明明了了,市场开始讨论明年的一个全年的经济情况,所以您怎么来看整体明年的一个经济的一个全局的走势?

万喆:从今年来看,明年我觉得实际上我们还是要看,就是说你内生动力到底转换得怎么样,从今年整体来看,房地产产业总体来说它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它的韧性仍存,然后包括整体的改革开放实际上都在往前的步伐当中。那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已经实行了几年了,应该说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接下来我觉得越往后走骨头肯定是越来越硬越来越难啃的。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来,就是说明年我们的任务更重的可能还是在于一个是房地产的出清上面,另外一个就是在于说整体的深化的市场化改革,包括法制化对他的保障这一点上怎么能够行稳致远的把它给走好。当然我们还是对国家对整体的政策还是有信心的。

责任编辑:赵彬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