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能源化工 >> 能化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欧佩克下调需求预测 减产预期升温 能源巨头业绩恶化 被迫剥离资产

经历了年初凌厉的上涨行情后,国际油价波动逐渐加剧,虽然近期全球股市回暖提振了风险偏好,供需失衡的威胁依然持续打压市场情绪。随着欧佩克年会的临近,外界有关进一步减产的预期有所升温,而各大油企因业绩大幅下滑,不得不选择抛售资产支持股息和业务扩张。

欧佩克减产预期升温

欧佩克11月5日更新发布年度《世界石油展望》,下调了对全球中长期石油需求增长的预测,称市场形势严峻,世界经济出现下行迹象,能源市场面临挑战。该机构预测到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至1.039亿桶/日,低于去年预估的1.045亿桶/日,预测到2040年石油需求将增长1200万桶/日至1.106亿桶/日,低于去年预测的1.117亿桶/日。

在此之前,经合组织(OECD)、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多次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其中IMF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下调0.2个百分点至3%,创金融危机后的最低点。世界银行预计今年原油均价可能为60美元/桶,2020年为58美元/桶,4月时的预测分别为66美元和65美元。

供需失衡的威胁变得愈发明显。国际能源署(IEA)能源市场与安全主任萨达莫里(Keisuke Sadamori)11月2日在新加坡国际能源周上表示,在需求增长疲弱的情况下,由于产量持续增加,预计2020年石油市场将面临供应过剩的局面。因经济放缓等利空因素,此前IEA将今明两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下修至100万桶/日和120万桶/日。

12月5-6日,欧佩克将召开年度会议商讨2020年的供应计划。面对岌岌可危的油价,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Mohammad Barkindo)暗示减产是潜在选项,他近期多次表示欧佩克及其盟友将做出“适当、有力、积极的决定”来维持油价,OPEC+达成的减产协议给油市带来稳定,生产商和消费者均从中受益。目前需求正主导市场,供应波动性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损害油市,贸易形势则影响全球经济和需求。

不过欧佩克内部意见并不统一,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索罗金(Pavel Sorokin)上周表示,现在讨论深化减产还为时过早,同时尼日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也对减产持较为消极的态度,这些国家能源收入对财政健康的影响都举足轻重。

产油国的另一大顾虑来自于减产将让欧佩克面临着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侵蚀的风险。行业数据显示,非欧佩克产油国产能增速稳步提升,其中美国今年原油产量峰值已经达到1250万桶/日,随着页岩油技术升级及产地管道铺设进度提升,美国原油产能有望进一步提升至1350万桶/日,此外巴西、挪威北海等地的新增产能也正在影响全球能源供应版图,不久之后欧佩克占全球原油产量份额可能自1991年来首次降至30%以下。

对于后市,花旗集团纽约商品研究主管莫斯(Ed Morse)表示,地缘政治因素对油价的影响是短期的,未来市场的变化依然取决于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和供需面的变动趋势。而明年供大于求的基本面已经成为了共识,这可能迫使欧佩克未来考虑进一步减产。他预计,如果12月全球经济有进一步走弱的迹象,OPEC可能会在现有120万桶/日的基础上考虑进一步减产50万桶/日。

AxiTrader亚太市场策略师因尼斯(Stephen Innes)认为,需求端忧虑犹存,市场可能会等待需要等待经济数据触底回升以及库存过剩正在缓解的迹象,然后才能完全承担起持有多头头寸的风险。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截至10月29日当周,投机者持有的原油投机性净多头增加17175手合约,至383347手合约,表明投资者看多原油的意愿升温。

油企剥离资产偿付股息

长期以来,投资者一直可以从大型石油公司获得丰厚的股息,这也是吸引他们留在这个与原材料价格挂钩、波动性较大的行业的主要原因。在英国,富时100指数企业每分配7英镑股息中,其中有1英镑来自于荷兰壳牌和英国石油BP。

近年来外界对全球经济放缓和供需过剩、气候变化和电动汽车给化石燃料未来需求冲击的担忧日益上升,原油价格长期处于风雨飘摇中,能源企业的业绩受到严重影响。由于需要继续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回馈股东,这些公司资产负债表健康程度正逐步恶化。

欧洲石油巨头中,荷兰皇家壳牌石油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15%,公司表示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令其250亿美元股份回购计划面临挑战。英国石油三季度净利润骤降超40%,并宣布年内不再上调股息,法国道达尔也面临没有足够现金覆盖额外股息支出的局面。

在美股市场,能源股近五年来一直是表现最差的板块之一。根据Evercore ISI的数据,油气公司目前占标普500指数的市值份额仅剩5%左右,远低于10年前的14%。市场研究机构CFRA首席投资策略师斯托瓦尔(Sam Stovall)表示,能源企业的业绩压力越来越多,上游开采业务产量上升无法抵消价格下跌的冲击,贝克休斯的数据显示油服业正在缩减开支,下游炼油及化工业务利润率则持续疲弱。

面对不利的市场环境,不少企业被迫选择出售资产为支持股息和项目投资提供资金。FactSet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埃克森美孚、壳牌、英国石油、道达尔和雪佛龙已累计售出逾1100亿美元资产。只要资产以足够高的价格出售,这种策略就会有效。但当投资者对能源公司资产缺乏兴趣时往往就会产生风险,英国石油公司稍早前以低于预期的价格出售了部分美国资产,被迫减记26亿美元。

全美最大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的资产剥离工作进展相对顺利,9月通过出售其在挪威的油气田权益获得45亿美元,超出市场预估的33亿美元。公司预计,到2021年时,资产剥离交易将可产生150亿美元的现金收入,并将继续权衡墨西哥湾、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和阿塞拜疆的潜在资产销售。埃克森美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伍德伦(Darren Woods)在上周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未来将继续投资新资金以促进增长和回报较高的领域,二叠纪盆地产量的增长继续推动液化产品产量上升,公司在南美圭亚那的油田项目投产较预期提前了近一年的时间,勘探储量已经连续四次上调,在下游业务和化工产品方面进行的优势投资也取得了良好进展。

与产油国一样,各大油企目前只能耐心等待全球经济重新起步,而这一刻也许并不遥远。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