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电稿库 >> 报刊文摘 >> 期货日报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新型棉商成为市场的一道风景线

为进一步推动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的融合,帮助相关企业和投资者及时把握产业发展趋势和市场变化特征,2019年10月13日至19日,在郑商所的大力支持下,期货日报与上海市期货同业公会联合,在新疆举办了“2019年期货风险管理公司新疆棉花红枣产业调研暨培训”活动。

调研团对新疆地区的棉花种植、加工、流通与贸易、消费等进行了重点调研,对当地棉花产业企业利用期货、期权工具的情况进行了深入了解。站在促进产融结合的角度,聚焦边疆地区的长远发展问题,对今后农产品期货市场功能发挥、“期货+保险”、棉花价格补贴等市场热点问题等作出了评估,宣传并推广了成熟产业企业利用期货、期权工具的经验和模式。

A面积稳  单产减  衣分高

10月中旬的新疆处处是美景,其中最美的是那一望无际的、雪白的棉田,朵朵盛开的棉花一直蔓延到天山脚下。

目前,新疆新季棉花采摘、收购正值高峰期,作为棉花期货交割定价基准地,新疆棉花决定着国内棉花市场走势。同时,随着以郑棉期货、期权市场为基础的“点价与基差交易”成为市场主流,充分发挥棉花市场功能,促进“保险+期货”等创新业务在棉花产区的推广,搭建产业与金融市场对接的桥梁,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已成为重要工作。

从南北疆主要棉花产区调研情况来看,今年新疆籽棉单产和总产双双下降的概率较大,但由于籽棉的衣分普遍偏高,预计今年新疆皮棉产量变动幅度较小。目前,新疆各棉花产区对籽棉单产和总产的下降幅度说法不一,保守估计是单产平均减少5%,但有一些贸易商和轧花厂预计减产幅度在10%左右,也有个别地区的棉农、轧花厂给出15%左右的减产幅度。

记者调研了解到,导致籽棉单产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是今年5月部分产区出现了低温天气,导致棉花生长所需积温不足,令棉花株高下降;二是一些地区在7月出现了高温天气;三是在棉花生长后期,部分地区出现了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最终导致今年新疆棉花生长发育期推迟5—7天,令棉花的单铃重下降,不利于单产的提高。同时,新疆棉花进入成熟期和采摘前期气温较低,很多地区的棉花在打了脱叶剂之后效果不明显,这不仅让僵桃、空桃出现的数量较大,而且令棉花叶子脱落不净。

“最终的籽棉产量预估不是十分乐观,与采摘前的预期值存在较大差别。”新疆闫氏德海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闫友法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籽棉开始采摘前,铁门关市的很多棉农等预期籽棉单产在400—420公斤/亩,实际采摘后只有350—380公斤/亩。

据石河子市部分棉农、棉花种植合作社负责人介绍,今年籽棉单产普遍下降,采摘下来的籽棉重量明显不及去年,很多棉籽不饱满,减产幅度约在50公斤/亩,但籽棉衣分较去年高出1%左右,预估北疆地区整体减产5%—10%。

另据呼图壁县云龙棉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志满介绍,当地部分棉田籽棉单产减少60—80公斤/亩,普遍减产50公斤/亩左右,但今年的籽棉衣分高一些,会对皮棉产量形成弥补作用。

根据今年新疆棉花的实际采摘面积分析,虽然在此之前市场预期受环境治理、退耕还林还草、“黑地”不让开垦等因素影响,棉花种植面积下降,但总面积仍保持稳定,所以不会令今年新疆棉花总产量出现断崖式下降。

整体来看,今年新疆棉花生育期推迟,籽棉采摘时间比去年晚了5—10天。从已采摘籽棉单产来看,北疆单产降幅略大于南疆,而由于衣分偏高,新疆皮棉总产量或较为乐观。据业内人士估算,北疆皮棉产量约为200万吨,南疆约为300万吨,新疆皮棉总产量减少5%左右,总产量为500万—520万吨,其中兵团皮棉产量在200万吨左右。

B机采多  成本降  质量升

近年来,期货日报记者持续在新疆调研,深深感受到棉花种植规模化、良种化、规范化、机械化等正在为这个产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解决了劳动力匮乏的难题,而且提高了棉花种植的综合效益。特别值得重视的是,还提高了棉花的整体质量,让部分产区的棉花整体质量高过了一些进口棉花的质量,解决了下游纺织企业“三丝”难控、难降、投入大的原料质量控制难题。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北疆地区籽棉采摘基本上实现了机械化。由于机采棉成本低、品质较统一、“三丝”少,大大提高了其性价比,很受下游企业青睐。同时,南疆地区棉花机采的范围大幅增长,机采的速度高、成本低、质量好,这让越来越多的棉农和棉花种植合作社等接受了这一新事物。

据闫友法介绍,从工作进度来看,一台大型采棉机24小时可以采摘800亩棉花,一台中型采棉机24小时可以采摘400亩棉花,一个壮劳力24小时不吃不喝不睡觉可以采摘2亩左右的棉花。从成本来看,中型采棉机机采成本为120—130元/亩,大型采棉机机采成本为200元/亩,采棉工人拾花费为2.5元/公斤,一天约采摘100公斤,1亩棉花人工采摘成本在1000元左右。从采摘的籽棉质量来看,机采棉可以不落地直接运走,而人工采摘需要中间搬倒数次,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混入杂物,大大降低了籽棉质量。

穿梭在广阔的棉田中,调研团可以看到一个个单重有2.5吨的“大棉球”,很是惹人喜爱,而能够产出这样“大棉球”的就是大型采棉机,其被广大棉农亲切地称为“下蛋机”。一位“下蛋机”机手告诉记者,他们4个人一台机器,在籽棉采摘季,他们一天24小时两班倒不停机,好的机手3—5年就可以收回投资成本。另外,在很多轧花厂可以看到这种“大棉球”被码放得整整齐齐,不仅节省场地,而且搬运方便。部分轧花厂为了多收购一些质量较好的“大棉球”,还通过每公斤提高两毛钱的方式来吸引棉农。

C开秤价先低后高  市场收购较理性

受籽棉采摘机械化程度提高的影响,今年新疆籽棉上市速度快、数量集中、收购时间缩短,预计11月上旬新疆籽棉采摘和收购进入尾声。今年新疆籽棉收购价上市以来,整体运行稳定,并呈现出低开后小幅扬升的发展态势,轧花厂收购心理比较理性,往年经常出现的加价抢收现象减少,但个别地区收购价在上市初期波动频繁,有的轧花厂一天调整8次籽棉收购价。

据记者了解,上市初期,除部分地区手摘棉价格较高外(如巴楚地区收购价一度达到6元/公斤),很多地区籽棉开秤价不高,最低时籽棉收购价普遍为4.3—4.6元/公斤。不过,随着籽棉采摘加快和收购大面积展开,今年新疆棉花单产普遍下降得到了市场认可,市场心理发生了改变,部分轧花厂开始上调收购价,提振籽棉收购价全面走高,并在两周内累计上涨约1元/公斤。

从南北疆轧花厂的表现来看,南疆地区轧花厂的籽棉收购更理性,主要原因是去年南疆地区很多轧花厂抢购籽棉、囤积皮棉亏损严重,今年籽棉上市后,部分轧花厂吸取了教训,其收购也较为谨慎。

记者在呼图壁县云龙棉业有限公司了解到,该公司近年来棉花种植、籽棉加工与皮棉贸易做得风生水起,这家企业在新疆从事棉花产业已有10多年,当前不仅拥有大面积的棉田,而且实现了产业一条龙发展,公司下属的轧花厂、布厂等一方面可以解决自家生产的籽棉出路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帮助当地棉农解决籽棉销售问题,当前该公司下属的11个轧花厂皮棉产量已达到10万吨。

面对今年籽棉收购市场的新情况、新特点,云龙棉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志满自然有清醒的认识,多分析、多调研、不跟风、不蛮干、量力而行是他的主要经营理念。今年公司将生产皮棉8万吨,根据籽棉收购进度,部分皮棉已与下游企业签订了订单,同时也利用棉花期货市场进行了适量的保值操作。

“去年新疆地区有很多轧花厂特别是南疆地区的轧花厂抬价抢收籽棉,把皮棉生产成本抬高到了15500元/吨左右。随后国内期现货棉价联袂下行,很多没有及时抛售棉花的轧花厂和贸易商受到了较大损失,南疆地区部分轧花厂资金链断裂,今年不得不把轧花厂出租出去,或者抵押给债权人。”陈志满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今年籽棉收购价虽然低开高走,但收购市场与往年相比运行平稳,很少出现抢购现象。与此同时,南疆地区今年机采棉比例增加,部分轧花厂加工机采棉的经验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收购进度。另外,一些轧花厂和贸易商的“点价套保”意识增强,未来交售皮棉的时间比较宽裕,轧花厂在心理上较为放松。

D期市引导作用大  产业集中度提高

在新疆,调研团还发现了一个不同于往年的特殊现象,即市场出现了大量新型棉商,这些棉商与传统的棉花贸易商有很多不同之处:一是新型棉商拥有大量资金、市场信息掌握丰富、专业水平高;二是新型棉商十分懂得运用棉花期货、期权工具,做起棉花生意面临的风险不大;三是新型棉商与棉花产业的上下游产业企业联系广泛,做棉花生意的手段与方法灵活,价格调整顺势而为,在棉花市场得心应手。

“这位年轻人还不到30岁,进入棉花市场才3年多,但他单凭经营棉花这一项业务,一年就可以为公司创收1000多万元的毛利润。”与记者一同参加调研的刘阳指着一位小伙子说,他就职于浙江一家期货风险管理公司,肯学、能吃苦、爱钻研,3年多的时间就已经在棉花圈内建立好了自己的业务平台,每年主要进行棉花的期现货套保与基差交易等业务,不仅帮助部分轧花厂、棉花种植合作社解决了资金少、卖棉难问题,而且为一些纺织企业解决了原料采购融资困难、生产周转库存建立难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宣传并推广了棉花产业企业利用期货、期权市场工具及平台知识、模式,促进了产融结合。

通过在铁门关市星宇信达纺织有限公司、冠农汇锦物流园及库尔勒银星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等产业企业的调研了解到,近年来,随着新疆棉花产业稳步发展,特别是纺织产能进一步提升,新疆已成为国内棉花、棉纱市场的中心。同时,在郑商所与众多期货公司、机构在新疆针对棉农、农业合作社等开展“期货+保险”等业务以来,新的经营理念、金融工具送到“田间地头”,棉花期货、期权市场对产业发展的引导作用不断扩大,产融结合进一步得到提升,产业企业主动利用棉花期货工具成为市场主流,特别是“基差交易”模式已经取代了传统的“一口价”交易模式。

据了解,自2014年以来,新疆棉纱行业在政策扶持下迅速发展。目前,国内多数大中型纺织企业均已在新疆开设分厂,如华孚、华芳、华茂、如意、天虹等。当前新疆的纺织产能已有2000万锭,年消耗棉花200万吨左右,不但提前3年实现了产业发展目标,而且提高了新疆棉花就地消化的能力,完善了棉花产业链条。未来,新疆棉花产业结构将由以生产棉花原料为主向产销一体化转变,棉花贸易商、广大投资机构等会越来越重视新疆棉花市场。另外,从新疆地区的纺织产业政策来看,当地已经开始限制低端产能进入,鼓励产业链向后延伸,补贴政策正在逐步按照规模、档次、建厂时间的不同等区别对待,产业向下游延伸的速度提高,产业集中度提高,产业企业避险意识和需求增强。

国内棉花市场产业中心转移、市场价格中心转移,自然不会逃过郑州棉花期货、期权市场的“眼睛”。根据市场变化,郑商所不断调整与完善新疆地区棉花期货交割库的布局,调研了全国各地的交割库升贴水情况,郑棉盘面价格正在以新疆棉为基准价有序波动,而棉花期货仓单交割计价基准地转移至新疆,则标志着国内棉花产业新格局的形成。

石河子市的棉花加工商张庆春认为,合理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可以有效帮助企业降低经营风险。目前,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日渐深入,国内棉花产业的发展已进入新阶段,新型棉商的出现、期货仓单棉库存取代原来的商业和社会库存等,说明棉花市场的无形之手的调节功能越来越强,在棉花目标价格改革甚至是农产品价格改革和补贴方式改进方面,国内期货市场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记者调研发现,国内棉花产业在向资源优势地区新疆转移的过程中,产业链上的很多企业都很善于利用期货等金融工具。例如,新疆很多棉花种植大户在种植前、籽棉出售前均要参照郑棉价格制定计划,这样就避免了盲目扩种、籽棉售价过低的现象。对于部分大型纺织企业来说,增加棉花和产品库存要承受价格下跌风险,而保持棉花和产品低库存又面临价格上涨与未来可能采购不到原料的风险。此时,企业只要通过郑棉市场进行“基差交易”或“场内外期权交易”就可以应对上述问题。

期货日报记者在今年的籽棉收购过程中了解到,部分籽棉收购数量较大的棉花加工企业已早早地与新型棉商、下游纺织企业通过期货盘面点价的方式签订远期供货合同,不仅早早地拿到了订金,找到了棉花抵押融资渠道,而且提前锁定了收购价区间和加工利润。

综合调研情况分析,今年新疆棉花市场主要呈现出四个方面的特征:一是棉花面积稳定,籽棉单产减少,但籽棉衣分偏高;二是机采棉范围进一步扩大,籽棉采摘成本整体趋降,皮棉质量得到提升;三是籽棉开秤价先低后高,市场收购较理性;四是期货市场功能在棉花市场得到充分发挥,棉花期权市场的作用逐步彰显,两者的引导作用越来越大,新型棉商成为市场的一道风景线。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