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为什么我们用不好期权?

11月6日—7日,郑商所期权讲习所第十九期培训班PTA期权套期保值研讨及实务培训在杭州举行。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陆文奇就“从战略角度规划期权运用”做了主题演讲。

陆文奇介绍,资产管理领域也就是投资领域对期权的运用,典型的思考流程是先形成多空观点,然后在观点基础上规划策略,最后敲定执行价、期限、权利金价位等细节。“在判断多空,形成观点的时候, 市场上大多都使用基本面、技术面、资金面、政策面、消息面等传统框架。这时候期权其实并没有参与进来。期权只是在第二阶段以后作为执行和优化的手段加入进来。”在他看来,如此,期权并没有参与观点的形成,只参与了观点的表达。

他表示,在投资市场中,有时候即便总体观点正确,也不一定能实现盈利,都是由于产品和观点错配或产品缺位,造成观点效率的流失。期权作为一种立体的工具,可以满足灵活细化观点的表达,但目前国内很多买方的困扰在于缺乏灵活的观点,而多数卖方对此也无法提供好的建议。长期以来的产品匮乏,使买卖方双方都陷入了习惯性的“陷阱”。很多研究员也受制于这种效率流失,而不会花大力气去展开对这个非多空观点的精准调研。

“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产品和观点是相辅相成的。有时是卖方的产品促使买方拓展了观点,有时是买方的观点推动了卖方开发产品,如当年的价差期权或亚式期权。”陆文奇提到,目前的大宗商品的资产管理领域,这样的互动是严重匮乏的。期权类产品如要实现爆发性增长,还有待整个行业进一步拓展观点的灵活度,从而拓宽应用场景。

在风险管理方面,产业客户交易期权不是为了获取alpha,而是为了对冲风险,是为了做减法。所以他们的期权运用场景来源于风险,有没有承担精准的非线性的价格风险。这种价格风险是在现货合约的定价条款中产生的。

“假如上游和下游的价格条款是完全背对背的,那就不存在保值的需求,连期货都用不上。如果上下游有错配,不管是价位的还是时点的,就有了风险管理的需求。线性的归线性产品管,非线性的归非线性产品管。”他举例解释,如果是线性的风险想全部锁住,可以用期货。如果是线性的风险想局部锁住或者本来就是非线性的风险,那么可以用期权或其他非线性类产品。总体上,期权只适用于有灵活定价需求的产业客户。

在他看来,和资产管理行业对“精准的观点”理解不够深一样,目前国内产业对于“灵活的定价需求”也处于懵懂的阶段,产业在现货合约里使用结构性定价的条款很少。而灵活的定价机制究竟“有没有附加值”、“有多大附加制”是留个产业思考的根本性问题。不同产业、不同产业链都会有自己的看法。

“企业要更好的实现期权带来的优势,就要在设计套保策略过程中,走出看涨、看跌的局限,更多的从战略层面考虑。”他表示,期权给了我们很多操作上的灵活性,但这种灵活性优势的发挥,需要企业总体观点和整体投研框架的匹配。

陆文奇认为,主营利润来自经营过程的企业,风险主要源于在不同经济周期对价格波动敏感度的不对称。“大部分时候,企业对价格敏感度是不对称的,所以需要保值。进入不利的极端情况时候,企业成本会大幅上升,但是在较好的情况,成本下降的幅度却很有限。”他解释说。

企业的实力,其实主要体现在不利的极端情况下企业的表现,做风险管理,就要找到价格波动的敏感点,思考怎么把期权“用进去”。企业运用期权的优势管理风险,不是把所有风险“抹平”,而是有重点有选择的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作出良性选择,既可以规避极端风险,又可以一定程度上参与良性风险,才能更好的发挥期权工具的作用。

总体而言,无论是在资产管理还是大宗商品实体风险管理领域,国内机构在期权运用方面大多都是受限于当前战略框架下,期权运用场景的不足。如果能够借助产品来拓展战略思考宽度,相信整个行业的成熟度将会出现大幅提升。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