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钢铁沙皇”沈文荣“突围”

“近年来安阳将钢铁作为重点发展支撑板块,整合部分钢铁企业,提升产业的装备水平和产品质量,这一发展思路和发展规划十分合理,沙钢将积极参与到整合工作中。”

以上的表态来自于沙钢集团创始人、人称钢铁沙皇的沈文荣,和他对谈的是河南省安阳市市长靳磊。在斥资数百亿在海外扩张大数据产业之后,沙钢再次将关注点转向集团的主营业务——钢铁。而此时,沙钢因市场变化已导致盈利骤降。

11月13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沙钢集团2019年三季报盈利大幅下滑,公司总负债已超1200亿之巨。沙钢在官网上称,其是世界500强企业,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拥有总资产2298亿元。

业绩下滑之际,包括建龙、德龙、津西、方大等众多民营钢铁巨头或通过直接投资、或通过并购整合,纷纷展开产能竞赛,沙钢能否保住民营钢铁的老大地位引发关注。同时,去年生态环境部对其污染的通报亦增加了环保成本,有机构表示,沙钢集团环保风险频发,对经营造成负面影响,且在环保趋严背景下,公司将持续面临环保压力。

众多压力之下,沙钢及沈文荣如何“突围”?

产能竞赛中沙钢何去何从?

11月13日,新京报记者自沙钢获悉,河南省安阳市委副书记、市长靳磊等领导到沙钢考察调研。靳磊表示,很高兴与沙钢集团在安阳钢铁产业整合方面思路相同,目标一致,希望双方能够进一步加大合作力度,安阳市政府将全力做好各项服务保障工作,为企业在安阳市发展保驾护航。

沈文荣称,“近年来安阳将钢铁作为重点发展支撑板块,整合部分钢铁企业,提升产业的装备水平和产品质量,这一发展思路和发展规划十分合理,沙钢将积极参与到整合工作中。”

沙钢在安阳深耕多年,永兴特钢有限公司就位于安阳,其是江苏沙钢集团全资子公司,目前已形成年产铁300万吨、钢300万吨、材200万吨的生产能力。

沙钢在安阳筹划整合,正值国内民营钢铁巨头展开产能竞赛。

今年年初,华北钢铁巨头德龙成功重组渤钢集团,德龙掌门丁立国曾公开表示,通过对渤海钢铁企业重整,德龙将实现3000万吨钢铁产能,在行业内取得话语权。今年9月,另一华北钢铁巨头津西钢铁与广西防城港市签订投资协议,拟总投资300亿元购地建厂。

建龙重工则在东北展开扩张,其已经接手了黑龙江的最大钢企西林钢铁。建龙董事长张志祥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集团将力争在五年内实现钢铁产能翻番,即在2020年前,通过兼并重组,将钢铁产能从现有2300万吨,增加至5000万吨。

众多同行选择扩张产能的同时,沙钢集团在过去几年一直谋求转型大数据业务。

早在2016年9月,沙钢股份宣布拟筹划资产收购的重大事项,标的资产所属行业为IDC大数据,标的公司其后明确为Global Switch。2018年11月,沙钢股份宣布调整重组方案,拟收购标的资产交易作价为237.83亿元。通过此次重组,上市公司将介入数据中心事务,形成双主业。

今年8月,沙钢官网发布消息称,近期,沙钢集团通过间接全资子公司Tough Expert Limited已经完成对Aldersgate Investments Limited持有的Global Switch Holdings Limited(简称“GS”)24.01%股权收购。另外,沙钢集团前期已通过境内控股子公司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Elegant Jubilee Limited和境外控股子公司StrategicI DCL imited分别持有GS51%和24.99%的股权。

10月28日,沙钢股份就此次收购进展披露称,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中介机构及本次交易的相关各方正积极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各项工作,对标的公司最近两年及一期财务数据的补充审计、评估、尽职调查等工作仍在进行当中。各中介机构对标的公司的补充审计、评估、尽职调查等工作完成后,公司将再次召开董事会审议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事项,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积极履行有关的后续审批及信息披露程序。

GS成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英国伦敦,是欧洲和亚太地区领先的数据中心业主、运营商和开发商,2018年GS实现营业收入3.99亿英镑、经营性净利润2.29亿英镑。

一位钢铁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近年来钢铁业形势突变,沙钢开始做大数据的背景是在几年前行业最低谷之时,转型非钢产业是很多钢厂的共同选择。但从2016年开始,行业在去产能的政策影响下快速复苏,去年甚至还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盈利,很多中型钢厂都取得了几十亿的利润,这种情况下,包括很多国企在内的钢厂都放弃了非钢、转而通过产能改造、置换实现扩产,沙钢是为数不多坚持继续做大非钢产业的企业。

联合资信在9月的一份评价报告中表示,未来沙钢集团主营业务将由钢铁业务转为钢铁、数据中心双主业共同发展,实现集团业务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增强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业绩剧降

在沙钢业务大幅转型之际,行业形势突变。

11月12日,新京报记者获悉,今年前三季度,沙钢集团营业收入合计1092.9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038.17亿元有微升;营业利润为76.1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47.94亿元下降48.5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43.1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78.14亿元下降44.82%。

这一数据远逊于过去几年的巨额盈利。

新京报记者获悉,2015年至2018年,沙钢集团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205.19亿元、1116.15亿元、1238.56亿元和1412.53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13.70亿元、34.81亿元、173.26亿元和195.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05亿元、32.38亿元、134.33亿元和157.56亿元。

联合资信今年8月出具的一份沙钢集团跟踪评级报告显示,钢铁业务是沙钢集团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钢材价格上涨带动沙钢集团收入规模大幅增加,毛利率同比小幅提高;2019年以来,钢材价格下滑叠加铁矿石价格上涨,导致沙钢集团钢铁业务毛利率有所下降。

在今年4月的发行文件中,沙钢集团亦表示,由于钢材市场的需求在未来可预见的时期内难以出现根本性的恢复,预计全球钢铁工业所面临的产能过剩矛盾还将持续,国内钢铁企业的经营困境普遍加深。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1—9月份,会员企业销售收入3.18万亿元,同比增长11.6%;实现利润总额1466亿元,同比下降32%;销售利润率4.6%,较上年同期下降3个百分点。

沙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沙钢股份日前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业绩同向下降,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亿元至5.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4.32%至50.04%。

巨额债务

业绩大幅下滑之际,沙钢的债务仍处于高位。

沙钢集团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其负债总额分别为651.50亿元、756.46亿元、781.91亿元和888.41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84%、62.26%、57.12%和50.03%。

截至2019年9月30日,沙钢集团资产总计2219.38亿元,负债合计1273.60亿元。这意味着,仅是今年沙钢的负债规模就上升了385亿元。

大公资信评级报告显示,沙钢集团或仍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对外担保或有风险等。2018年以来,沙钢集团总有息债务持续增加,截至2019年6月末,沙钢集团短期有息债务为475.21亿元,在总负债中占比为49.05%。

新京报记者获悉,大公资信作出的《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2019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下称“评级报告”)显示,确定沙钢集团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维持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15沙钢MTN001”的信用等级维持AA+。

大公资信认为,沙钢集团钢铁生产的原材料铁矿石主要依赖进口,资源对外依存度仍较高,仍面临原材料价格波动带来的成本控制压力;公司总有息债务规模仍较大,且以短期有息债务为主,仍面临一定短期偿债压力;2018年以来,沙钢集团未分配利润规模较大且继续增长,但如果未来实施大额利润分配将影响权益结构稳定性。

大公资信提出,沙钢集团债务融资仍以银行借款和发行债券为主,银行授信额度较为稳定,截至2019年6月末,沙钢集团共获得银行授信2179.02亿元,尚未使用银行授信额度1669.09亿元;子公司沙钢股份为上市公司,股权和债券融资渠道畅通。“综合来看,沙钢集团融资渠道多样化,在资本市场发行过多类债券,并与多家银行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具有良好的外部融资能力”。

沙钢集团在今年4月的一份发行文件中表示,公司之所以资产负债率较高,一是公司主要从事的钢铁生产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二是公司近几年生产及销售规模扩张较快。

另据大公资信评级报告,今年上半年,沙钢集团财务费用为8.23亿元,同比增长2.04亿元,仍主要由利息费用构成。

百万吨钢渣

相比于巨额负债带来的财务成本,沙钢集团近年来环保成本受到关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6月,生态环境部发布了《沙钢集团百万吨钢渣弃置江边 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一文,该文显示江苏沙钢集团多项环境污染问题引发高度关注,沙钢集团“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烟尘污染问题重视不够,整改敷衍,一犯再犯,而且长期累积的百万吨钢渣等工业固废随意堆放在长江岸边,污染周边土壤和水体,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

2018年7月,沙钢集团环保工作大会召开,沈文荣在讲话中强调,此次中央环保巡视组客观提出批评和整治意见,其目的是希望沙钢进一步提升环保管理水平。

生态环境部今年4月发布的《江苏省公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大气污染问题专项督察整改方案》中,沙钢集团相关问题被列入,责任单位为苏州市委、市政府,整改时限为2021年6月底前,整改目标为“全面排查整治存在的环境问题,全力提升沙钢集团污染防治水平”。

方案显示,针对沙钢集团问题的具体整改措施包括“计划投资80亿元利用三年左右时间重点开展废气、废水、固废、噪声、污染物在线监控等五大综合整治项目,全力提升污染防治水平”。

此外,生态环境部办公厅今年10月发布的《关于对2019年打击固体废物环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中发现的突出问题挂牌督办的通知》显示,2019年打击固体废物环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交省级挂牌督办问题清单中,“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在长江边非法堆存大量钢渣”在列。

据联合资信9月的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3月底,沙钢集团在建项目主要以环保和技改项目为主,账面余额为50.38亿元,其中张家港宏昌钢板有限公司环保、技改项目投资规模较大;未来随着环保要求进一步提高,公司环保支出将维持一定规模。

大公资信则在评级报告中表示,沙钢集团环保风险频发,对经营造成负面影响,且在环保趋严背景下,公司将持续面临环保压力。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沙钢目前的吨钢环保运行费用已超百元规模。

今年9月,沙钢官网发布消息称,江苏省委书记、省人委会主任娄勤俭等一行到沙钢考察调研。沙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彬称,去年沙钢严格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的超低排放改造要求,投入85亿元实施了新一轮的超低排放改造。2018年的吨钢环保运行费用为185元/吨。

官方新闻稿显示,娄勤俭问道,“新一轮超低排放改造后,吨钢环保运行费用多少”。当得知吨钢环保运行费用将达到285元/吨时,娄勤俭表示沙钢在环保方面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沈彬、沈谦崭露头角

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的沈彬,为近年来崛起的年轻高管,成熟稳重,在内部有“少帅”之称。

事实上,沙钢集团接班问题长期颇受关注,而沈彬的快速成长也是为沈文荣所乐道的一件大事。据媒体今年10月报道,沈文荣如今决定退居幕后,除了一些重大决策与投资之外,将公司运行与决策权交给新一代的领导人。

公开资料显示,沈文荣1946年出生,如今已经73岁高龄。

“现在我们新一届的年轻班子已经形成了,这一代人应该要超过我们,做得更好。”沈文荣说。

新一届的年轻班子中,沈文荣之子沈彬地位重要。

据公开报道,沈彬在2006年正式进入沙钢集团,并逐步成为总部的财务负责人。2010年,沈彬当选为沙钢集团党委书记,主管集团的干部人事管理工作。

沙钢官网的高管序列显示,作为沙钢创始人的沈文荣名列第一排,沈彬名列第二排,仅次于沙钢元老龚盛,身份是“集团公司董事局常务执行董事、常务副总裁,集团党委书记,沙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第一副总经理”。

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信息看到,沈彬已经是沙钢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沈彬在近期的一次钢铁行业座谈会上表示,面对压力和挑战,作为新一代企业负责人,唯有做精做强钢铁主业,加速推动核心技术突破,追求更高质量的发展,才能实现钢铁强国梦。

沈文荣的另一子沈谦亦崭露头角。

11月3日,张家港市驻沪青年人才联谊会成立大会举行,沈谦任张家港市驻沪青年人才联谊会会长。

此时,沈谦的身份是“沙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沙钢(上海)商贸公司董事长”。

工商信息显示,沈谦目前担任上海沙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江苏沙钢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张家港保税区兴恒得贸易有限公司等企业出任职务。

责任编辑:李国雷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