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一己之力,在全球镍产业呼风唤雨,青山还能撑得起镍价吗

导言:青山一直是一个迷, 一个民企迅速的崛起,到坐拥不锈钢市场的半壁江山。然后在印尼投入了几百亿的投资。到现在营业收入突破2500亿,发展迅速。在传统行业里面,非常罕见。 在今年上半年连续几个月在11600-12500之间在低价位每隔5 美元挂一个50手左右的买单。当时市场就传言是青山所为。不知其真正的目的。但是我们从现在看来,青山其实当时一直是在吸筹。但是没想到他做了一个这么大的局。 然后紧跟着就是7月初就是一波波澜壮阔的拉升。只不过,现在,青山撑不起价格了……

本文作者:扑克内容团队章舟。原文发布时间为2019-05-10。

近日,一条新闻引起了镍产业界的注意:

津巴布韦矿业部长Winston Chitando在首都哈拉雷举行的记者会招待会上说,津政府与青山控股集团达成协议,将年产100万吨不锈钢用于出口;项目一期将投入20亿美元,后续陆续投入80亿美元,整个项目总投入预计高达100亿美元。

2018年6月,青山签署了一项10亿美元的大纲协议,将在津巴布韦建设一座年产200万吨的钢铁厂。最初的协议包括对铬、镍、铁和煤炭的开采权,但新协议允许该公司分两期建设一座600兆瓦的发电厂,并开采锂矿。

而当年的10月12日,这位部长就已经表示,政府已经授予中国青山控股集团(Tsingshan Group)在东马绍纳兰省的奇武地区矿山的铁矿开采权,以便该公司在当地投资建立不锈钢钢厂。

这里面提到的“青山控股”,也许大多数人没有听说过,但这家公司的主业——不锈钢却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用的不锈钢,有很大的可能来自这家企业: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不锈钢菜刀(图片来源:网络)

并且,此次大举进军津巴布韦,早已不是青山第一次出海:早在2014年的时候,它就已经在东南亚建立了印尼青山园区,经过近五年的经营,已经使得印尼的不锈钢粗钢产能一下子从零跃居全球第二(全球第一当然是中国)。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这家企业的厉害之处还不仅于此:它始终紧追全球冶炼技术的新潮流,并将新技术应用到极致:以一己之力,不但将上游金属的价格杀得人仰马翻,还把不锈钢行业的国际巨头逼到停产关厂,真可谓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印尼的青山工业园(图片来源:浙江新闻)

青山的业务绝不仅仅限于不锈钢:其母公司——青山控股集团经多年发展,在印尼、中国福建福安、中国浙江丽水、中国广东阳江等地建立了四大镍铬合金冶炼、不锈钢冶炼、轧钢生产基地,形成了从不锈钢上游到下游完整的产业链。2018年,青山控股名列浙商全国500强”第5名。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样一家横跨产业和金融的企业,竟然是一家成立只有37年的民营企业!那么这家企业究竟是怎么从婴儿长成巨人的呢?今天我们就一起探究这里的秘密。

青山,是怎样的一家公司?

青山,诞生于中国的“民营经济之乡”——浙江温州。这里,是市场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发祥地之一,同样,温州企业青山的发展史,也是一部家族成长史。

在改革的光辉照耀下,1992年,两位温州人项光达、张积敏合伙创办的“浙江丰业集团”成立,这是温州第一家炼钢企业,同时也是我国第一家生产钢铁的民营企业,到了1998年6月,张积敏等人在温州市龙湾区永中青山村,创办了浙江青山特钢有限公司。公司取名“青山”,一是厂址在青山村,另一个也取义于“咬定青山不放松”,象征坚韧、永恒。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青山控股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图片来源:青山钢铁官网)

工厂是建起来了,但马上面临的是生产难题:钢铁是对技术要求很高的重工业,新成立的青山钢铁,一无技术,二无人才,想要在老牌强手林立的钢铁行业杀出一条血路,谈何容易。

面对着重重压力,张积敏只身北上,来到在不锈钢生产方面享有盛誉的老牌企业——太原钢铁集团,希望通过“三顾茅庐”,吸引专家出山。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太钢不锈钢生产线(图片来源:网络)

但是,当时民营企业地位还不高,双方的地位极其不对等:一方是久负盛名的钢铁巨头,一方是前途未卜的初创企业,因而这些专家不愿意放弃“金饭碗”,远离家人到东南一隅的温州民营企业,一次次婉拒。

但是,虽然经受多次“碰壁”,张积敏没有气馁。而是一次次上门交流。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有几位专家被张积敏创业的精神和求才的举措感动了。这些技术专家“孔雀东南飞”,来到温州,与张积敏一道进行“激情的创业之旅”。

专家的参与,让青山钢铁如虎添翼。5年之后的2003,青山控股集团系成立。2005年6月,青山对河南金汇特钢有限公司进行技术改造,成立河南青山金汇不锈钢产业有限公司,建设年产40万吨的不锈钢板材炼钢基地。

企业越做越大了,但逐渐遇到了一个重要瓶颈:资源跟不上产能!国内有限的镍矿,难以满足包括青山在内的不锈钢生产需求。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青山,就是条件的创造者。在重重包围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从而开创了镍产业的一个新时代。

镍铁时代:镍产业的一次彻底革命

镍为什么那么重要呢?它是不锈钢的重要成分,镍矿物主要以硫化镍矿和镍红土矿(也称红土镍矿)两种形式存在,其中硫化镍矿约占20%、镍红土矿大约75%、硅酸镍矿占5%。

镍矿的开发利用以硫化镍矿和镍红土矿为主,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全球不锈钢的需求保持稳步的增长,产量也在不断增加: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2001—2016中国和全球不锈钢产量增速(图片来源:广发钢铁)

随着不锈钢产量的上升,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炼钢厂对镍的需求大量增加。而目前世界上已探明的镍硫化矿(富矿)是有限的,在中国国内,镍矿资源更是贫乏。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2010—2017年全球镍矿储量变化(图片来源:广发证券)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2016和2017年全球镍矿产量(图片来源:广发证券)

资源贫乏造成的一个后果是:中国的天量不锈钢产能,只能释放一半不到——2006年中国产能1200万吨,而实际上当时不锈钢的产量却只有530万吨。与资源拖累产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土镍矿占据了全球镍资源的70 %左右,却由于技术所限,一直难以开发利用。

新老冶炼法有何区别呢?传统的硫化镍富矿生产镍,需要经过冶炼,精炼等多个步骤,最终产品是高纯度的电解镍板。由于生产步骤多,导致成本居高不下:在利用硫化镍矿生产镍的时代,镍的价格在2007年最高达到5万多美元每吨,可谓是高高在上。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硫化镍矿生产流程图(图片来源:小哈图)

然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正如电解技术的发展,使得铝的贵族金属光环一去不返一样,镍铁技术的发明,大幅降低了镍的冶炼成本,也使得原本高高在上的镍价“跌落神坛”。

所谓镍铁技术,就是不再生产高纯度的电解镍板,而是将红土镍矿直接和焦炭一起放入高炉,熔炼出镍生铁(镍铁合金),从而替代镍板作为不锈钢的原料。生产步骤的减少,使得生产成本大大降低。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红土镍矿生产流程图(图片来源:小哈图)

虽然镍铁的冶炼技术并非中国发明,但利用低品位的红土镍矿冶炼镍生铁(Nickel Pig Iron/NPI)则是中国的首创。谁掌握镍矿,就掌握成本控制的自主权。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镍生铁自2005年起,在中国获得了快速发展,也使得中国不锈钢产量有了“井喷式”的增长,并于2010年从不锈钢进口国转为出口国,也促使镍价在2007年达到最高点后一路下滑,至今尚未重现以往的辉煌。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2000—2011年中国不锈钢产量(图片来源:中商情报网)

那么究竟是有多神奇技术,不但让青山短期内迅速崛起,而且奠定了中国的不锈钢“一哥”地位呢?

这就要说到改变镍铁行业的生产工艺——RKEF了。

所谓的RKEF,指的是利用红土镍矿炼精制镍铁的回转窑-矿热炉工艺技术(Rotary Klin Electric Furnace),这是近年来新兴的镍铁冶炼技术,和传统的电炉(EF)相比有着明显优势。下面这张表格总结了它的工艺流程: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RKEF生产流程(图片来源:泰裕达)

传统的矿热炉干吨的原矿耗电 800 度,RKEF 法能节省到 500 度左右,南方的电价较北方如内蒙古等地贵,因此我国南方的 RKEF 工厂规模大,电耗少,离原料市场也更近。因此,全国范围来看,RKEF 法的高镍生铁出厂成本远低于 EF 法的成本。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2017—2018不同地区及工艺镍铁完全成本(图片来源:海通证券)

早期的RKEF虽好,但是对红土镍矿石的品位要求较高: Ni品位一般在1.5以上,最好在 2.0以上。如果低于此值,生产的镍铁质量就会受到影响。

2004年,乌克兰帕布什镍铁厂改进RKEF技术,用低品位的红土镍矿生产镍铁,取得了引人注目的经济效益。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新技术是乌克兰最先应用的,但论及钢铁制造的规模,没有哪个国家能比得上天朝——青山钢铁,就把这项技术用到了极致。

青山旗下的鼎信实业在2010年,就在国内率先采用RKEF工艺生产,并且在国际上第一家把不锈钢(AOD)生产跟RKEF生产工艺流程紧密结合起来,直接生产出不锈钢。这是世界不锈钢生产中的创举,可将炼钢成本节约20%以上,吨钢能耗节约50%以上。也正是因为这种新生产工艺,奠定了青山钢铁在不锈钢产业中的霸主地位。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青山独家“双联法”冶炼不锈钢新工艺(图片来源:青拓官网)

然而,如果只有这些,青山或许可以被看作一家大型的钢铁技术巨头,但距离横跨产业上下游的帝国,似乎还差上那么一点。因为产业帝国需要的不仅是技术,还有打通整个上下游的供应链,以及强大的抗风险能力。

然而,深谋远虑的青山,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在最正确的时间点及时付诸实施,不但成为了一代钢铁帝国,还改变了全球的镍产业格局。

从小渔村,到名震全球:青山钢铁的印尼产业布局

作为一家资源型企业,资源价格成为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谁掌握了资源,谁就扼住了产业的咽喉。因而拥有自主产业基地,摆脱国际镍价波动的影响,成为企业的重中之重。

正如前文所言,随着中国不锈钢生产能力的崛起,资源的短缺越来越成为重要制约因素。寻找新的原料产地刻不容缓。因而从2008年开始,青山钢铁全球布局就把进入镍铁生产行业纳入企业的谋划重心。如何布局全球?当然是离生产地越近越好。

其中印尼的红土矿主要集中在苏拉威西岛。印尼主要的资源集中在苏拉威西岛和附近岛屿,当地人俗称大K岛和小K岛(下图画圆圈的地方,因为形状如英文“K”而得名),前者占据整个印尼镍资源的70-80%,而后者约20-30%。

青山的出海首战——不锈钢基地,就位于苏拉威西岛的东南方。在这里,青山将整装待发。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摩罗瓦里,青山印尼工业园区所在地(图片来源:印尼每日读报)

青山为什么要出海在印尼建设生产基地呢?不为别的,只为原料与市场。

首先,自然是印尼的资源丰富。正如前文所言,镍资源在中国不是特别多,而红土矿资源在印尼储量丰富,正好为青山的生产提供了需要的原料。

第二,印尼具有强大的市场潜力。印尼离中国较近,不但可坐享中国这个大市场,并且本身就是一个大市场:印尼有2亿多人,整个东南亚合起来有6亿多人口。以后发展起来也可能是一个不锈钢的大市场,却没有一个大不锈钢厂。

第三,印尼镍出口政策的变化。在2014年之前,印尼大量出口红土镍矿。至2013年,印尼红土镍矿出口量居世界第一,占全球总供应量的五分之一,达到顶峰6000多万吨出口量。其中我国年从印尼进口的镍矿达到峰值 4100 万吨。

但随着经济发展,印尼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成为全球最大的镍矿石出口国,而是希望提高矿产资源附加值。从2014年开始,印尼禁止红土镍矿出口,使得青山钢铁国内项目原料供应出现很大的问题,寻找新的原料产地势在必行。禁矿出口政策,催生了镍铁项目的大规模发展。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青山,作为国内一流的钢铁企业,看准了这里面的商机,果断决定在印尼建设一个不锈钢厂。在促进两国关系的同时,也开启了其新的辉煌。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2015年,时任印尼总统佐科为青山印尼投产剪彩(图片来源:钢狗网)

工厂落成后,产能迅速扩大:也催生了当地镍铁项目的大规模发展:2014年之前,整个印尼出口镍铁量不到10万吨,而在2017年,该数值突破100万吨。

但禁矿3年,由于资金不足等原因,当地冶炼厂建设情况不及政府预期,印尼于2017年放开了镍矿出口,但是有出口配额和品位限制:品位必须在1.6%以下,目前出口配额达到3500万吨。2017年的整体出口量也不到500万吨。

镍铁毕竟不是最终产品,其附加值依然有限。印尼青山园区不仅生产并出口镍铁,还引进了全球最先进的生产线,直接在当地生产不锈钢,实现了从原料到产品完整的生态闭环。

口说无凭,数据为证:2018年6月20日,印尼青山三期100万吨不锈钢炼钢项目投产。该项目是全球首创“原料制备+电力生产+冶炼+轧制”一体化高效低成本生产线。

之前,2017年7月一期100万吨不锈钢炼钢和300万吨不锈钢热轧项目投产,2017年9月二期100万吨不锈钢炼钢投产。至此,印尼青山300万吨不锈钢炼钢产能全部建成投产(是产能,不是产量)。相比之下,2016年,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约4490万吨。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印尼青山一二三期全景(图片来源:人民网)

印尼青山园区逐渐进入良性发展,不但对不锈钢产业格局影响深远,也为印尼提供巨大价值和经济利益,真正实现了互利共赢。正如印尼总统佐科为青山工业园区揭幕时所言“我们卖镍矿30美元一吨,生产成镍铁1300美元一吨,炼成不锈钢2300美元一吨”。一步一个台阶,带来的附加值是实实在在的。

青山印尼基地一体化不锈钢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印尼丰富的镍红土矿资源,导致镍铁成本较低;另外一个是印尼能源丰富,自备电厂使用成本较低。据海通预计,印尼的部分镍铁项目现金成本可低至7000-8500美元/吨,远低于全球镍生铁现金成本的中位数10000美元/吨。据青山预计,2017年年中到2025年不锈钢成本最低点将从中国转移到印尼。

从印尼青山运作基本可以看出,不管国内还是国外,技术革新是推动青山钢铁发展的一大标签,围绕原料供应、生产效率提升、生产成本压缩是青山钢铁以技术、成本领先的优势争夺行业的"主导权"核心。

一己之力,重塑全球不锈钢产业格局

2017年2月,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首席执行官海里希•赫辛根(Heinrich Hiesinger)证实,将出售意大利特尔尼年产百万吨不锈钢生产厂Acciai Speciali Terni(AST),2014年,蒂森克虏伯收购了这家工厂,结果不到三年就折戟而归。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位于意大利特尔尼的Acciai Speciali Terni(图片来源:钢狗网)

这并不是克虏伯第一次放弃不锈钢业务。在一年前的2016年2月,冷轧产能29万吨的上海克虏伯不锈钢就已正式进入停产清库及处理后续事宜阶段。而蒂森克虏伯退出钢铁产业的背后,正是以青山为代表的中国不锈钢产业的快速崛起。

这从克虏伯上海工厂关张后,其炼钢设备的去向就可见一斑:这些世界先进水平的设备,被从上海运到了福建福安,成为青山旗下,年产能30万吨的福建青拓克虏伯不锈钢冷轧工程。项目2016年9月开工,历时一年半,于2018年3月下线第一卷不锈钢。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福建青拓的不锈钢冷轧工程(图片来源:要钢网)

设备还是原来的设备,只是换了主人,真可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然而正如出击印尼一样,青山的目标决不仅仅是被动收购,而是有着进击星辰大海的愿景。

2017年11月02日青山钢旗下永青集团与世界最大的特钢生产商之一阿勒格尼技术公司(Allegheny Technologies Incorporated,ATI)签署合作协议,在美国共同设立不锈钢生产合资企业——Allegheny & Tsingshan Stainless(简称“A&T Stainless”),2018年1月,青山钢铁印度合资公司克罗美尼钢铁私人有限公司(CSPL)一期冷轧项目开工。当前青山印度冷轧项目已处于设备安装中,如果推进顺利的话,预计有望在今年5~6月份实现投产。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A&T企业厂房(图片来源:钢狗网)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图】青山钢铁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印度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鲁巴尼(图片来源:矿易帮)

拥有了现代的冶炼技术,加上多年的经营,2016年青山的收入就达到了1028.6亿,2017年则跨越式更上层楼,以1615.88亿元的年销售额跃居第三位。实现不锈钢粗钢产量748万吨,销售收入1615亿,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49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56位,外贸民企500强第26位,员工42800多人。2018年全年更是实现销售收入2265亿元,成为温州首个年销售超2000亿的企业。

青山,做对了什么?

青山钢铁通过掌握镍矿及镍生铁来摆脱国际镍价波动对企业影响,实现了掌握企业成本控制自主权。通过将原料和炼钢相结合RKEF一体化工艺技术革新,在传统钢厂利润扁平化的情况下,一体化钢厂却获利颇丰,利用成本抢占市场也就水到渠成。

不仅钢铁产业,其实任何产业都是如此,大部分企业所作的努力都是管理的努力而不是战略的努力。往往只关注如何解决问题:原材料涨价如何办?劳动力成本增长怎么办?对手变化怎么办?但如何从战略的角度找到解决方案,也许才是企业管理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