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对话环节:全面提升跨境金融服务能力

期货日报网  由中期协主办的2019年第十五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11月30日在深圳成功举办。本届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以“深化改革谋发展,服务实体守初心”为主题。在当天下午的“高水平开放与国际化”分论坛上,创新地推出了对话环节,由期货中介机构对行业热点进行探讨与对话。

以下为对话环节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由期货中介机构做对话,一个是国际走进中国的期货机构摩根大通,一个是境内国际化走到境外的横华国际,就全面提升跨境金融服务能力进行对话。对话嘉宾是摩根大通期货总经理魏红斌,主持嘉宾是横华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联席总经理江林强。

江林强:先生们、女士们,各位领导下午好!不知不觉国际期货大会已经15年了,记得在2005年时第一届国际期货大会正在推动中资境内期货公司在港设立分支机构。2006年南华在内的首批6家境内期货公司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经过十三年的发展在香港中资的期货公司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差异化竞争格局。

今年南华期货的领导制订了国际化的战略,全面聚焦全球清算业务,全力打造中资全球清算第一品牌。

南华和横华一个是境内品牌,一个境外品牌,大家熟悉的是这家期货公司竞争优势是在零售业务,零售业务是一个C端的业务,清算业务针对的是FCM,FCM是一个B端的业务,为什么会去做出这样的战略提升?这个得力于公司领导在全球的战略布局。

横华国际在全球的布局,在英国伦敦、美国的芝加哥、新加坡、国内、香港、都有分支机构。这些分支机构承担着香港交易所、新加坡APEC亚太交易所和新加坡交易所,美国的CME集团、美国ICE US,以及国内三家交易所国际化产品的清算。

公司将在客户关心的三个方面全力打造全球清算业务的服务能力:

第一,产品线足够丰富。我记得2007年刚刚开始境外期货业务时还是传统的人工交易模式,那时期货交易业务毛利率非常高的。开始使用AIP(音)的电子期货交易平台,把AIP(音)平台功能改装到我们易盛系统里。随后越来越多的期货公司出来,形成了一个充分竞争的格局。现在又回到了人工交易的模式。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轮回,而是服务的升级,是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体现。现在除了场内电子交易品种以外,还在交易一些结算+交易、TAS交易,TAS是产业客户普遍使用的贸易定价方式。同时做黑色、能源化工产品的掉期。CME亚洲客户的首单青岛FOB是横华国际在今年九月份做了第一单交易。现在每个月清算的掉期业务达到一万手以上。传统的经纪业务是红海的业务,通过这段时间探索发现场外业务是蓝海的业务。

第二,要做到系统支持足够广泛,现在系统看到的是普遍采用的系统,AIP系统可以把境内、境外期货、现货放在一个系统里面。

第三,清算费用足够低。我们知道一些对冲基金的策略买入同一个行业毛利率高的上市公司股票,抛出毛利率低上市公司股票。这种方式在今年原油下跌盈利非常明显。未来期货公司也会面临这样的情况,当我们毛利率低的时候很可能是淘汰的对象。

期货经纪定价主要是客户博弈上。境外和境内很大不同,主要是清算手博弈,客户端一样的。如果说清算上手可以成本领先,可以给毛利率大幅提升。

我们给清算业务客户提供系统化培训,不局限系统培训,会为清算业务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个性化服务。还会培养全球各个交易所的实物交割能力,具备LME金属的交付能力,现在已经能够做到的是SGX20号标胶,TOCOM3号烟片胶交付能力。

横华国际唯一能够在TOCOM、SGX、LME交割同时满足客户的公司。使贸易套利客户整个系统中形成安全的闭环。如何形成安全闭环?我们将横华国际期货的服务能力从B端再次延伸到C端。

接下来会与摩根大通一起探讨,和PB战略合作如何根据各自的优势扮演不同的角色。

提升服务素质和加强合规建设的关系,一般我们讲的是期货公司是严格受监管的公司,会谈一谈合规建设的问题,比作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最后,欢迎体验横华全球清算服务。我们认为加入横华全球清算就是拥抱蓝海,谢谢大家!

下面有请摩根大通总经理魏红斌女士!

感谢主办方让境内机构谈走出去心得,请境外的机构谈走出去的心得,接下来把时间交给魏总!

魏红斌:谢谢!首先,介绍一下摩根大通集团,摩根大通集团说起来也是百年老店,有两百多年。如果从最初摩根大通银行1799年在纽约设立开始,1871年是摩根大通前身的设立,1879年正式成立,2000年大通银行和摩根大通合并了,摩根大通银行全球业务上四大板块:

一是企业与投资银行。

二是资产管理。

三是商业银行。

四是零售和消费者社区银行。

零售和社区银行、商业银行是在北美运行,其他两个板块全球和主要的国家和地区都有运营。我们的业务是期货业务,如果从大的板块来看,是属于企业级投资银行板块下面。在企业级投资银行板块下,一方面是对全球的大企业进行服务,提供一个一体化的企业银行服务。另外一方面是投行业务,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市场服务业务。在这个大板块下,投行业务下的证券业务。在中国证券公司和风险公司两块牌照下,两个法人实体下,在其他地区很多都在一个法人实体下,这两块业务有很多利益可以共享的。

摩根大通2018年1115万亿美元,净利润是325亿美元,每股9元净利润。作为一家全球领先的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大通凭借多元化的产品,为全球的客户提供全球化一体金融服务。说到中国,期货公司2008年设立,到今天运作11年了,在这个当中从不太熟悉了解中国期货市场运行到慢慢地了解规则、了解市场,慢慢让公司更接地气、更好地为企业进行服务。

从战略定位的角度来说,摩根大通只服务于机构客户,只服务于一些大的企业和机构。从企业来说,我们会服务不仅仅是一些外资背景的企业,还有很多国资背景的企业、上市的民企都是我们服务对象。

随着去年原油产品对外开放,铁矿石对外开放,我们大量引入投资者进入期货市场交易。

大体情况介绍到这里。

江林强:谢谢魏总给我们的分享,有很多的问题想问魏总,一个外资投行背景的期货公司,为什么会到中国来办期货公司,到底有什么样的一些经历?整理了四个问题:

第一,摩根大通期货如何跟随中国进一步的金融对外开放来布局中国市场。

魏红斌:摩根大通在2007年就设立了中国的法人银行,依托法人银行开始向中国的企业服务,有的是海外的企业在国内的公司,还有中国本地的一些企业。主要的一个是利用摩根大通全球服务能力做跨境的业务,帮海外的公司走进来,帮国内的公司走出去。在大的战略背景下,2008年时衍生品业务这条线决定在中国设立一个期货公司。因为我们的客户有风险管理的需求。其实很多时候一些决定,是因为背后有客户的需求在推动。当时有好几个很重要的客户已经在中国落地、已经在中国进行经营,在全球已经做了风险管理。当时起步比较早、比较新,在这个推动下,我们觉得为了服务我们客户,而且看好中国期货市场是一个新兴市场。十年前期货市场无论从规模还是品种各方面都比较弱小的,集团领导层看好中国的整体市场,所以他们决定要投资,在2008年时我们参股了一个期货公司,后来更名摩根大通期货公司。

全球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很多场合都表达了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以及摩根大通在中国长远投资的信心,在很多公开场合提过,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是看未来两年、三年、五年,不是看未来二三十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目前全球500强企业中30%是中国的名字。从集团来说,我们要服务于全球客户,中国客户是一个很重要的客户群体,所以要在中国进行投资。

摩根大通除了有银行、期货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在证监会对外开放新规出台之后我们也申请设立了摩根大通证券。摩根大通在中国的金融牌照都有,在这个前提下可以为我们客户提供更好的、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江林强:我们也比较感兴趣摩根大通期货这些年来在中国的经营模式是怎么样的。

魏红斌:总的来说,摩根大通在中国期货市场经营规模比较小的,跟南华一流大公司不好比。经营战略是专注细分市场,目标定位是服务高端金融客户,主要是一些大的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实体,以及服务教多的国企、上市的民企。除此之外,像QFII,以及海外的客户群。这些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群。

至于怎么样去引进目标客户群来做期货?依托股东的优势是我们最主要营销客户的方法。摩根大通有一个比较好的机制,全球资源共享。比如说人在中国,很难去知道美国哪个客户或者欧洲哪个客户具体有什么需求。全球团队有一个合作的模式,会把中国的产品推给海外团队,由海外团队直接跟客户那边做一个最基础大框架的推广,客户如果有兴趣的话中国团队会进行一个很细的跟进,给客户讲解一些规则、合约、交易、清算,解决一些合规法务、风控相关的问题,这个合作模式下,可以把产品推向全球客户。

中国本身有法人银行,法人银行上面有很多优质的客户,例如国企、上市企业、大的非上市民企,这些企业都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群,如果在商品方面有对冲需求,我们会和企业银行团队合作,跟他们进行量身定制的风控管理方案的设计,服务客户风险管理的需求。

江林强:您不是来分境内期货公司的蛋糕,而是带着蛋糕来的?

魏红斌:我们是竞争者,这个市场也够大。到今天摩根大通在所有排名中仍很小,南华、永安这些头部公司占比非常大,我们做了细分的市场。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有优势服务他们,比如说境外更好做风控报表、信息,以及风控的对接、法务团队,对海外特别是总部的联系沟通这方面可能有一定的优势,这些客户可能会成为相对比较稳定的一些忠实客户群。    总的来说,我们和南华没有太直接的竞争关系。

江林强:我反而认为多一些竞争可以提高服务水平。你们有很多的跨国企业,也吸引了很多海外的客户进入到中国来,在引进国际投资者中碰到的问题有什么?现在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国内越来越多的品种国际化,我们也需要把海外的投资者引进中国来进行交易。现在已经搭建了这些平台,我对您的经验比较感兴趣。

魏红斌:可以分享一些我们碰到的问题,通过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呼吁希望更多人推动,能够推动监管层做一些变更,使得这个市场更加有利于引进境外投资者。首先法规层面,今天上午方主席也分享《期货法》已经进入了人大立法,但是由于《期货法》的缺失对一些海外企业进入中国有一些保留的意见,希望《期货法》在这次人大立法时把一些事项明确。

比如说中国《破产法》中对竞争结算没有明确的,以及对支付的最终确定性没有明确。由于这些没有明确使得法律基础很模糊,对一些大的外资企业来说会有一些疑问也会有一些担忧。

关于交易所层面,证监会已经把我们国内四个交易所都认定为QCCP,这是非常大的进步,而且公布很多数据,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对交易所更了解、更有信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我们也希望由证监会主导推动,使得中国的交易所能够得到欧美的主要监管体认可,成为认可的QCCP,这样对降低整体交易成本有影响的。刚才江总提到在交易成本方面,最好减低交易成本,有利于客户。但是由于中国的期货交易所不是QCCP,摩根大通在全球业务是摩根大通证券做业务,根据资本金占用的规定,由于不是QCCP,按风险计价的资产费用比较高,报出来给客户价格要加上去就会比较高。如果能够进一步推进QCCP的认定会使得市场参与的成本会更低。

江林强:是不是理解为境内交易和境外交易很大不同,境内当做经纪业务,境外更多是交易对手方来处理?

魏红斌:也不是,期货在境外会认定是中央对手方,即使是QCCP,我们每年会对交易所尽调,从我们自己作为参与者的层面有一个很好的了解确保安全。作为一个对手方也对的,从个人角度来讲是中央对手方。

江林强:最后一个问题,横华在全球有很多个清算会员,同时我们也在执行着大量的交易,非常渴望和摩根大通这样的PB进行一些战略合作,在交易过程中经常发现有时候扮演的是执行经纪商的角色,有时候我们又变为清算上手的角色。

从摩根大通拿价格,但是清算放到我们这里来。有时候通过我们电子交易平台产生交易,又希望我们把头寸给到摩根大通。通过摩根大通PB服务的能力把我们的扮演角色更加简化、更加方便,有时候作为四方协议周期非常长,而且过程也非常麻烦,所以我想和魏总探讨一下这方面合作的可能和合作的方式。

魏红斌:谢谢江总!可以简单介绍一下PB的模式,一般是主经纪商的业务,客人会跟PB签协议,通过PB可以做很多种金融产品,包括股票、证券、证券衍生品、期货、固定收益等很多商品可以做。PB会统一把敞口做一个管理,把订单发送到交易执行单位,交易执行完之后PB也会给客人提供相应的账单,而且这些账单会整体做核算,有时候可以在资金使用方面更有效率。

PB业务在过去十来年发展比较快,我觉得对很多基金都很喜欢用PB业务。

有几个优势:

不需要找很多经纪商,找一个主要经纪商,通过一个主要经纪商到相关经纪商。一个平台做很多个金融产品,而且一个平台上面可以把这么多的风控都解决,解决成本有优势。我们线下可以交流这一块。

另外,刚才沈总提过一个问题,你们在风险管理当中境内和境外有一个套保,一边有盈利,一边有亏损,资金流无法解决跨境,还有税收方面。我顺便分享一个信息,摩根大通银行是可以做这个业务的,摩根大通银行开户可以直接做全球商品的OTC业务,这样的话国内的法人是可以在国内用国内法人做期货交易,也可以参与境外商品,把风险敞口对冲掉,可以线下交流。

借此机会分享一下关于“反洗钱”的问题,在引进境外客户当中。不仅仅境外客户,自己本身集团方面也一样非常重视反洗钱和制裁黑名单的问题,我们在做尽职调查的时候发现国内大宗商品农产品来源地无法追溯的。比如说上期所可以注册制,知道商品产地在哪里,我们可以通过反洗钱筛查这些在哪里。但是农产品没有,农产品现在很多用质量标准,没有来源地。比如说这批豆子究竟从哪来其实不知道的,这就会有潜在的反洗钱风险。希望跟交易所直接去推进或者是把它从可交割品列出哪些可交割,哪些不可交割或者直接改为品牌注册制,这样可以解反洗钱的风险。

中国实物交割方面可以参考是否可以推出一些可替代交割的制度,万一真的不想交割,有什么机制可以不交割,避免一些高风险的可能。

江林强:这个问题我谈一下我的看法。首先作为受严格监管的期货公司,都要合规。农产品是不是有原产地标识,没有吗?

魏红斌:很多农产品上面不要求,所以没有相关的标识。看一看怎么把可替代交割放在交割里面,也是可以探讨的。正好觉得有此机会提出来大家以后可以交流,跟交易所一起探讨交流。

江林强:再次热烈掌声感谢魏总,谢谢!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