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原油市场已经形成四大基准油体系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张田苗)12月1日上午,第15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专场活动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本次专场活动的主题为“建设世界一流交易所,打造双向开放新格局”。一德期货总经理助理佘建跃在会上以“国际原油基本面态势和前瞻”为主题发言。

据他介绍,2019年整体供需平衡情况来看,得益于OPEC的自律减产以及伊朗和委内瑞拉遭受美国制裁以后减量,2019年全球原油供给总体下降,供给最大的增量来自于美国的页岩油的贡献。同时,全球经济对于石油需求的贡献趋弱,2019年石油需求增长是近几年中最弱的一年,才不到80万桶/天的增量2019年总体将呈现紧平衡状态。

对于明年整体的供需平衡状态,各大机构基本上的观点趋同,2020年基本面较大的矛盾点可能在于供大于求的,尤其是上半年。佘建跃表示,从近期OPEC和非OPEC的减产联盟的技术性会议情况来看,俄罗斯的实际产量可能还会继续增长,市场对明年OPEC减产行为的有效性产生质疑,OPEC的减产力度很可能会降低。同期,由于页岩油产量的具有很强的韧性,页岩油仍将是全球石油供应的核心供给侧要素。

随着去年上期所的全资子公司INE推出了上海原油期货,全球的基准油的价格体系已经转变为北美的WTI原油期货、欧洲北海的布伦特原油期货、迪拜的现货及远期和Oman原油期货共同构成的中东的基准原油、上海原油期货四大基准油体系。

“四大基准原油其实是通过跨区套利锚定机制来产生联动的。”佘建跃介绍,上海原油期货在设计的交割油种上是很明确的,是“6+1”方案,其中6个进口油种就是目前在市场上比较重要的中东的基准原油以及中东的可以自由交易的大宗的现货油种。中东原油对于整个中国原油市场的平衡角度来说,毋庸置疑它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中国一半的进口还是来自于中东原油,所以中东地区的供给风险事件,都会传导到中国的到岸市场。

其中,布伦特是一个在以北海实货原油为基础的一揽子原油为基础,体现出来的北海地区原油供需平衡的基准原油。Oman原油有期货,但是它与场外另外一个品种迪拜原油现货市场是紧密关联的。最后就是我们上海原油期货,它反映的是从中东加上一些运费、其他的交割费用到我们中国市场的到岸价格,WTI、Oman、上海期货SC都可以实物交割,唯独布伦特不是直接的实物交割的合约设计。

期货市场从机制来看,交易更加透明,佘建跃认为,现在的市场正在强化一个体系——从CME WTI到DMEO man原油,再到上海原油期货INE的SC之间,构成了以期货原油为价格发现以及全球价格联动的体系。全球的地缘格局的改变将会影响到各个跨区的基准油之间的跨区价差波动。

上海原油期货自上市以来,和国际油价保持着高度联动,这证明合约的设计、促进增强流动性的措施等工作都相对到位。油价波动是符合全球的石油基本面。同时,跨区的套利机制对我们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锚定也发挥了它的正常功能。

在佘建跃看来,目前要准确判断2020年的油价依然有很大难度。从2019年原油价格历史波动来看,WTI的油价到50美元/桶的时候大多能够得到支撑。对于上行的高度,宏观的不确定性、地缘政治等因素都会制造一些事件驱动,但同时整个宏观的趋弱,也可能产生一种压制。在佘建跃看来明年在油价接近成本底线的时候进行配置较为可行,在价格比如因为事件驱动超高了以后要做适当的风险对冲。

责任编辑:李国雷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