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电稿库 >> 报刊文摘 >> 期货日报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期货市场为塑化企业经营护航

拨开价格波动迷雾

2019年乙二醇行情持续低迷,现货价格几近腰斩,市场被悲观情绪笼罩。聚烯烃市场也同样经受着大扩产周期下价格下行压力的考验。近日,期货日报记者对华东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化工企业进行了调研。调研中最大的感受是,虽然华东地区乙二醇、聚烯烃行业普遍面临产能过剩、需求收紧的压力,但很多企业正在积极寻找对策和出路。期货套保和基差点价等期现结合方式逐渐成为企业拨开价格波动迷雾的重要工具。

扩产压力下,聚烯烃企业寻求差异化发展

产能过剩、需求收紧,让乙二醇和聚烯烃价格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在低位徘徊,企业也似乎做好了过“苦日子”的准备。但就像此次期货日报记者跟随调研团队走进化工企业时多云的天气,云层背后还是藏着可能看见的阳光,企业在抱有担心的同时也在稳定生产,寻求出路。

“与调研前的预期不同,化工企业的利润虽然被压缩,但是依然有一定的盈利空间,整体销售情况比较稳定。”美尔雅期货化工分析师赵婷这样告诉记者,多数调研企业基本实现了产销平衡,开工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悲观,特别是一些中游企业得益于原料价格降低,市场需求好于预期,企业保持了一定的利润水平。

实际上,上中下游企业都在应对产能扩张的压力,不同类型企业的经营策略和价格预期也不尽相同。接受调研的上游生产企业对生产热度不减,其考虑的不单是价格因素,而是综合考虑产量、利润、销售任务和对下游客户供货的稳定性等多方面因素,在保供应的同时尽量将物料向利润好的环节配置、差异化改造以及增加直销。中游贸易商对投产带来的价格下行预期比较强,谨慎增加产品库存,一些贸易商正利用衍生品工具为上下游锁利润。下游工厂主要考虑原料供应稳定性和生产性价比,在原料价格下行预期下保持着极低库存运转,配有在途和远期低价库存,避免库存贬值风险。“在这种整体策略下,各环节的累库很难看到,但各环节的产业利润结构整体是压缩的。”

以聚烯烃市场为例,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明年聚乙烯和聚丙烯是投产大年,绝对价格继续下行的可能性加大。华东地区某大型石化贸易企业商务部人员介绍,明年行业会迎来扩产高峰,全球新增产能几乎为新增需求的2倍,我国聚丙烯新增产能将释放484吨,为全球最主要的增长地区,供应端会有过剩的情况出现。此外,在新产能的集中投放的情况下,家电、汽车等传统行业需求增长比较乏力。

但市场也有利好的一面。在国内政策环境的支持下,包装产品升级、新型城镇化和工业化等需求升级,以及外卖、快递、5G通信等领域的发展有望带动聚烯烃的新一轮需求。此外,明年还可能出现聚烯烃产能不及预期或晚于预期的情况。

在这个背景下,聚烯烃企业需要寻找自身的发展路径。据当地一家生产企业介绍,聚乙烯产品质量稳定、性价比高,但由于价格走低,公司正在积极开发新产品、新材料,走高附加值路线。同时,公司将采取差异化竞争策略,例如争取高端市场份额,建立专业的品牌形象;采取错位竞争,通过包装、物流、交易模式、基差交易等挖掘价值等。

而对于处于产业链中游的贸易企业来说,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聚乙烯研究员傅晓阳介绍,在聚丙烯和聚乙烯目前供需都是偏弱的格局下,贸易企业在现货端是加紧销售,采用低库存运营,并用期货进行套期保值。

此外,伴随着聚烯烃的产能过剩,国内需求缺口收窄,进口缺口逐渐消失,未来中国聚烯烃出口可能是一条出路,聚烯烃企业会更多地选择抢占出口的先机。

乙二醇价格低迷,企业探索产能转换

此次调研的乙二醇生产企业均开足马力生产,全部产能投放,下一年度部分企业还有扩产计划。从调研的生产企业处了解到,乙二醇下游市场需求稳定,虽然价格处于相对低位但仍然具有利润。不过,产业链上各环节的产品利润是有很大差别。而当前环氧乙烷生产利润远高于乙二醇,因而很多乙二醇生产企业转而生产环氧乙烷。

据介绍,乙二醇与环氧乙烷同为乙烯下游产品,国内多数装置是环氧乙烷与乙二醇联产,企业可以根据环氧乙烷和乙二醇产品的效益情况优化调整环氧乙烷和乙二醇的产出比,通过产品间的产能转换以达到效益最大化。

企业将乙二醇装置转产环氧乙烷主要考虑经济效益。目前乙二醇毛利率200—300元/吨,环氧乙烷毛利率1200—1300元/吨,环氧乙烷的市场利润远大于乙二醇,乙二醇价格目前处于微利区间。由于长协及装置等因素,部分企业依然保存乙二醇的产能,但大部分都在计划或正在进行乙二醇向环氧乙烷转产的装置改造,以便能够做到根据市场情况进行乙二醇产能的主动调节。当地一家企业在3年前就进行了环氧乙烷的扩能改造,能全部产环氧乙烷,也能全部产乙二醇。考虑到目前环氧乙烷与乙二醇的巨大价差,该企业正尽量多的转产环氧乙烷。

记者获悉,今年环氧乙烷效益比乙二醇好,主要的原因在于聚羧酸减水剂市场需求的提升,这与国内市场保增长基建发力下水泥市场的回暖有很大的关系,明年预计这种状况还是会延续。每家企业对环氧乙烷和乙二醇之间的产量调节幅度都有差别,环氧乙烷具有特殊的理化特性,企业一般采取“以销定产,以产促销”的传统模式。

同时,企业产品的调整也与销售模式相关。宁波富德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公司乙二醇产品上形成了比较固定的客户群体,乙二醇与环氧乙烷之间产品生产的调节做更深入的沟通,而且受制于环氧乙烷生产的能力,实际只能做部分调整。“产能扩张的大背景下,乙二醇市场还没到最艰难的时候。未来3到5年,国内乙二醇还难以完全自给,需要一定进口。”该负责人说,在成本端,国内乙二醇价格很难与中东乙烷裂解生产工艺产品相抗衡。在此大环境下,公司考虑的是避免在乙二醇产品上的直接价格竞争,转而通过技术改造提升环氧乙烷的生产能力来达到相对的平衡。

结合调研情况,北京四联化工创业集团期现研究员魏杭认为,上游对乙二醇的绝对价格还是有担心的,以目前乙二醇的价格来说,炼厂是处在低利润状态。乙二醇和环氧乙烷的生产切换上,很多工厂都把产能切换到环氧乙烷上,因为近期国内基建向好导致减水剂和表面活性剂需求比较好,炼化企业的环氧乙烷销售顺畅。但未来如果基建向下,炼化企业将产能切回乙二醇,可能还会带来供应压力。

除了环氧乙烷和乙二醇生产置换之外,煤制乙二醇产能情况也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中信期货高级研究员黄谦表示,与市场预期相比,煤制乙二醇产能扩张速度实际有所放缓,总体上今年国内乙二醇的生产量比预期少了很多。

“供应较少的一个原因是国内乙二醇价格下跌,在没有好的现金流的状态下,无论是油制乙二醇企业还是煤制乙二醇工厂在今年5月到8月期间,装置检修频率和周期以及负荷下降的幅度,都比预想中要大得多。10月下旬后,国内装置检修的损失量才慢慢开始恢复,但装置负荷的调整比例在明显上升,年底前实际整体的供给增量应该不会太大。这次调研交流的情况也是现在整体库存量比较低,库存没有累积。”他说,明年对新产能投放和存量装置的平衡可能是重要方向,虽然包括浙江石化和恒力石化新增的供应市场预期会对价格冲击非常大,但本身工厂也会基于自己市场的预期评估去对生产情况和销售节奏进行把控。所以未来乙二醇价格不必特别悲观。

期现结合深入塑化行业人心

早在2007年,线型低密度聚乙烯就登陆大商所,拉开了大商所服务化工产业的序幕。之后,聚氯乙烯、聚丙烯、乙二醇、苯乙烯等化工期货品种先后上市。据公开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底,大商所化工期货单边成交量、日均持仓量分别为2.42亿手、130.59万手,占大连期货市场的21%、20%。其中,线型低密度聚乙烯、聚氯乙烯、聚丙烯日均持仓量同比分别增长51%、39%和37%。市场结构上,除今年9月新上市的苯乙烯期货外,其他化工期货法人客户持仓占比均超过45%,投资者结构较为成熟,为聚烯烃和乙二醇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和精细化生产经营提供了有力工具。

通过调研期货日报记者发现,很多化工企业已经积极参与期货交易,还有一些企业虽然未直接参与期货,但已经把相关化工期货价格作为定价的重要参考依据。

宁波金发新材料公司负责人介绍,上游企业从签订原料采购合同到原料实际到货的周期约一个月,公司会以期货市场为手段管理期间的价格波动风险。宁波富德能源负责人也表示,平时会时常关注期货价格的变动,以期货价格为参照制定价格,未来也会考虑利用期货对原材料端成本进行锁定。

同时,中游贸易商面临采购和销售两端的价格波动风险,对期货工具的需求比较高。宁波金源聚酯薄膜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的原料是从贸易公司直接拿货,报价按照基差方式,以期货价格为基准,基差点价的比例已经占到总采购量的90%以上。

为在化工行业推广基差点价,大商所从2017年起推出基差贸易试点工作,2018年在大商所化工品种开展了5个基差贸易试点,帮助企业管理个性化风险。今年9月,大商所上线了基差交易平台,支持企业在LLDPE、PP等品种上开展基差点价等业务。截至11月末,已有11家化工龙头企业在基差交易平台LLDPE、PVC和PP品种上产生报价552笔、成交145笔、成交量约5.4万吨。

某石化生产企业在2018年参与了大商所的基差试点项目。该业务中引入“基差+期权”的定价模式,以锁定利润。在客户服务上,该公司不仅开发供应链金融项目为客户解决资金问题,而且开展期权等交易模式策略供客户使用。在今年春节后预期价格大概率下跌期间内,该公司对客户所持有现货仓位的贬值风险进行主动管理,防范大跌风险。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马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