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大宗商品企业转型需转变风险管理模式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杨美)北京华融启明风险管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石建华在第五届中国市场风险管理大会上针对大宗商品企业如何转型发表了主题演讲。

石建华表示,谈谈大宗商品企业转型有其必要性。我国大宗商品业务和风险管理水平及金融衍生品工具发展成熟程度和国外是不一样的,包括期货期权等等。国内的期货市场已经运行二三十年的时间,但是在企业界真正利用的比例是比较低的。当初期货品种的上市,对于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对于大宗商品基准价格的定价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大宗商品如果没有公开透明的价格,后面的很多商品就不会有公允价值做参考的。

国内对于期货期权的使用和现货贸易很多时候是割裂的。这也说明国内企业在转型过程中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我们可以从传统的模式发展到更多的精细化贸易模式,从而获取不同的利润来源。可以把我们从战略层面的套期保值,转变到接受复杂定价模式的多种方式。比如说利用很多服务产业企业的模式,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需要用期货的,很多可以利用市场上提供这些服务产品的公司,把现货阶段风险规避掉。还有战术层面的,我们之前有风险,就被动的选择风险管理方式规避它,我们以后可以主动的接受这个风险,然后管理这个风险,在管理风险中获得风险的收益。但是这些离不开风险体系的建设,我们可以给企业提供培训、咨询和行业应用软件方案。

谈到转型交易模式时,石建华表示,讲转型交易模式有一个前提,我们的风险管理模式,需要把风险放到同一个主体里面。不管是什么母子公司,还是兄弟公司,在做风险管理的时候,我们不能说在这个企业拿着现货做投资,在另外一个企业做期货套保,这个是很难的。第二个,我们的工厂,原来以生产为主体,贸易部门更多是做销售,而不是做贸易,有时市场的利润很高,把货卖出去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市场环境不一样,所以我们需要把工厂变成成本中心,把贸易变成利润中心。

大宗商品平台最主要的功能是交易功能,原来我们有两个主要的角,一个货,一个是钱,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由货衍生出来的是仓储物流的管理和供应链金融,由钱所衍生出来的是结算、支付的管理和数字票据,包括数字货币。

但是大宗商品企业的贸易,高级贸易是复杂的定价模式,不是一口价,必须有一个对于价格的管理。对于现货的定价模式的管理,定价好了以后,我要有一个价格的风险敞口的管理,我需要对于价格风险的在线的转移。

面对大宗商品行业交易模式的转变,我们可以通过灵活的定价模式转移行业风险,可以把行业风险交给那些有专业管理能力的公司去管理,而且这些转移的方式本身可以影响大大降低企业的成本。

谈到转型获利模式,石建华表示,大宗商品的和传统的商品买卖不一样,传统商品买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宗商品必须把价格从货上剥离出来,因为我们有传统商品没有的特点。我们量很大,我们很标准,我们卖大宗商品没有几个人,但是能卖几百万。我们做套保的问题是拿成本和期货价放到一起的,算不清楚到底是现货的还是期货的,我们需要拉出一个公允价值,所以他是一个三维的立体,通过定价模式的处理,算出我们的敞口,通过期货的公允价,成本价和期货价进行核算。

我们对于不确定性的管理不是去猜测未来的不确定性会怎么样,特朗普哪天晚上发推特,我们不知道。但是他如果发了,我采取什么动作对这个非常重要。你的资产关系,交易体系,资产管理里面的止盈止损设置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保证守住本金。

我们增加获利的可能性的方式。我们可以预测,但是绝对价值的预测很困难的,什么方式比较好呢?我去看价差,各式各样的价差。同样一个东西不同的市场,不同的地方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关系,通过地区的套利,品牌的套利,国内国外的套利,期货套利胜率远远大于对于绝对价。而且对于发生风险,他能有多大的风险价格?国内的企业对他缺乏一个很深刻的认识,所以期权,海外期权现在蓬勃发展,风险价差比相对价差更容易获得。

对于转型信息化的路径,石建华表示,未来,大宗商品交易将转向互联网、平台化、定价灵活化;大宗商品风险管理将转向风险控制与利润获取并存,获得模式将从绝对价差转向相对价差和风险价差;信息化将转向CTRM和HGRM(套期保值风险管理系统);期货交易将从投机资产转向大数据和智能化。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