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019年A股市场新生态与新矩阵

既有基本法律制度的修身强体,也有重要管理规范的推陈出新;既有对增量资源的科学布局,也有对存量要素的脉络梳理;既有证券发行的常态运行,也有二级市场的波澜不惊;既有内部治理的活血化瘀,又有对外开放的提质增效。回放与复盘2019年的中国股市,狂飙脉冲行情令人心动,创新能量沉淀格外厚重,多层市场构建蔚然成形,国际化赛道尽展芳容,一个愈加鲜活与健朗的A股新生态正在改革洗礼中渐次成就。

从2440点的年度最低点开始起步,一路狂飙至3288点的阶段性高点,上证综指2019年首季的“井喷”行情让投资人闻到了阔别已久的牛市味道,但好景不长,之后A股便深幅下蹲,自二季度以后的全年时间围绕着3000点反复拉锯,虽然最终收获了一个不错的中阳线,但据Wind统计,个股年内涨幅超过100%的占比仅5%,同时只有约3成个股涨幅与指数同步或超越指数涨幅,另外的7成个股涨幅落后于指数,其中近400只个股创出年内新低;尤其是一直被市场看好的银行股过去一年中超70%破净,并且新股浙商银行首日上市破发,前车之鉴,之后上市的邮储银行不得不选择了绿鞋机制。

与A股全年表现显得有些沉闷有所不同,新股发行则完全步入常态轨道。据Choice年终统计,沪深市场2019年共有201家企业完成IPO,募资总额达244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95%和81%,创2012年以来筹资额的新高,同时在2019年全球前十大IPO中,除了回归香港的阿里巴巴外,中国内地还占有百威亚太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两大席位。更为重要的是,完全不像前些年每一次新股发行预报令市场风声鹤唳,2019年的二级市场对待每周都能见到的IPO表现得格外平静,可见投资者理性度以及政策与市场对接度正在显著提升。

科创板上市可以说是2019中国证券市场上最亮眼的阵容。从宣布正式推出到实际落地,科创板面世仅仅用了7个多月的时间,效率之高令人击掌。虽然首批发行的25只科创板股票首日回报率达到了惊人的298%,但之后估值在市场力量自我修复下快速回归,同时随着供求关系的改善,后来的20多只科创板股票的市场表现也逐渐趋向理性。而更为重要的是,从发行方式,到上市企业标准、发行定价以及退市制度等,科创板进行了全方位创新,俨然成为了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试验田”。

因此,循着科创板基础性试验的路径,增量市场创新引爆了存量市场的改革预期。一方面,2019年是创业板开板10周年,在已经容纳了近6万亿上市公司市值的前提下,本着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目的,在创业板试点注册制的改革脚步愈来愈近。对此,证监会《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等规则进行了修订,取消了创业板公开发行或非公开证券在资产负债率以及盈利等方面的要求,为注册制应用于创业板提前热身;另一方面,在已有基础层和创新层的基础上,新三板增设精选层,且精选层挂牌企业符合要求可以直接转板上市,由此充分发挥新三板承上启下的作用,同时最大程度释放科创板、创业板和主板市场的融资承接功能。而为了更好地规范与引导市场,证监会发布了《非上市公众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针对新三板不同层次企业提出了差异化信息披露的要求,同时全国股转公司年底发布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也大大降低了投资人参与新三板交易的资产门槛标准。

宏观市场层面系统化、立体式改革创新的同时,中观与微观层面的政策优化与完善举措也纷纷落地。为了调动市场热情与增强A股的流动性,证监会及时修订了《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取消了“两融”最低维持担保比例不得低于130%的统一限制,同时将融资融券标的股票数量由950只扩大至1600只。为了更好地盘活上市公司存量,支持优质企业做大做强,证监会深度修订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在取消重组上市认定标准中的“净利润”指标的同时,还恢复重组上市配套融资。资料显示,2019年A股上市公司完成并购重组多单,交易总金额达到1.9万亿元。

分拆上市应当是微观地带改革布局中最值得圈点的内容。按照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分拆上市公司不仅要满足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等七道“硬核门槛”,同时分拆上市流程须具备合规性要求。分拆上市新规的实施一方面有利于促进优质企业聚焦核心主业,同时拓宽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另一方面能够提高上市企业母公司的流动性,改善母公司的经营状况,同时利于子公司自主决策,实现上市公司各单元业务的均衡发展,进而在总体上提升A股上市公司的质量水准。

强化市场增量融资功能的同时,旨在激发A股存量新陈代谢机能的退市机制也须同时走上前台,因此,虽然过去一年A股退市算不上是风生水起,但也可以称得上是A股加速出清的大年。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A股上市公司退市家数达到18家,同比增加350%,而且还是近年退市家数最多的一年;而在退市阵营中,既有像ST大控、ST神城等“1元退市”的上市企业,也有像众和退、华泽退等财务问题业绩连续两年亏损的上市公司;既有主动退市的企业,也有强制退市的公司。退市制度开始全方位显力发威。

必须指出的是,将A股仅仅看成是现货市场交易场所显然十分狭窄,而且期货与期权市场金融衍生品的加速扩容是过去一年国内证券市场一道十分亮丽的风景。除了股指期货迎来第四次松绑外,2019年还新上市了红枣、20号胶、尿素、粳米、华夏豆粕等5个商品期货;与此同时,天然橡胶、棉花、玉米、纯碱、PTA、甲醇、铁矿石、黄金期权等八个期权品种也陆续上市,另外沪深300ETF期权和沪深300股指期权也登陆期货市场,国内期货市场上市品种数量累积到了75个,初步形成商品金融、期货期权、场内场外、境内境外协同发展的格局。

无论是现货市场还是期货市场,经久的繁荣需要长期资金的支持,因此引导战略投资者进入A股市场成为了过去一年需求侧的重要变革主题。除了2019年国内成立了954只新基金外,证监会还发布了《特殊机构及产品证券账户业务指南》修订的通知,允许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申请开立证券账户,同时证监会发布了《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管理人中管理人(MOM)产品指引(试行)》,允许保险、券商、公募、私募等参与投顾服务,两项新举措分别可为A股带来万亿级增量资金。另外,监管层全面取消了QFII投资额度限制,境外投资者通过QFII、RQFII和陆股通持有A股市值从年初的1.15万亿元上升至年末的1.8万亿元。

国际化是A股市场前行不辍的时代脚步。历经四年探索,沪伦通在2019年正式通车,其中华泰证券尝到了沪伦通制度下西向业务GDR(“国际存托凭证)的头啖汤。另外,全球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美国领航集团联手蚂蚁金服在中国国内成立了合资公司“先锋领航”,摩根大通、野村东方国际等外资券商纷纷开设中国分公司,富达国际等公募基金拿到了牌照申请,同时超20家“洋私募”在过去一年中获得了经营执照。不仅如此,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分期纳入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外资持有中国在岸债券达到2.2万亿元人民币。

《证券法》的修订可谓是2019年资本市场的年终压轴大戏。新的《证券法》从法律上确认全面推行注册制,相应地取消了发行审核委员会制度,同时将发行股票应当“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要求改为“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并空前加大了对欺诈发行、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中国资本市场的法制(治)化色彩愈来愈浓。

责任编辑:赵彬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