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电稿库 >> 报刊文摘 >> 期货日报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期货公司夯实基础提升竞争力刻不容缓

新的行业形势下

回顾2019年,我国期货市场共推出15个期货品种和期权工具,上市产品数量为历年之最。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国期货市场上市的期货品种和期权工具数量达75个,初步形成了商品金融、期货期权、场内场外、境内境外协同发展的局面。

市场的发展,必然会给行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过去的一年,期货公司在积极应对市场大扩容这一挑战的同时,主动围绕转型,探索并尝试经纪业务、风险管理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国际化业务协同发展促增收,一些期货公司取得了明显的成效:转型路径初具雏形,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大幅提升。

新的一年,在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的大背景下,期货行业竞争依旧激烈,面对行业手续费率的持续下滑、风险管理业务风险防控的新形势、资产管理业务的规范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变化,期货公司仍然要做好转型这道题,特别是各项业务的重新定位和转型,而这就需要期货公司继续苦练内功、补足短板,培育特色和优势,提升自身的综合实力和竞争力。

摆脱传统思维,做好经纪业务创新转型

随着期货品种和期权工具的进一步丰富,我国期货市场规模也稳步扩大,据中期协最新统计,2019年全国期货市场累计成交量约39.6亿手,累计成交额约290.6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0.81%和37.85%。

虽然市场规模在扩大,但期货公司经纪业务发展形势愈发严峻。期货日报记者从多家期货公司了解到,经纪业务收入持续下滑已成为全行业近年的趋势,面对手续费费率、手续费返还和银行利息的锐减,期货公司迫切需要转型谋发展。

“实际上,期货公司以经纪业务收入为主的商业模式已经发生根本性转变,今后手续费费率、交易所返还比例以及利息收入可能还会继续下降,经纪业务收入并不一定会随着业务规模的上升而增加,这使得期货公司必须直面转型的挑战。”新湖期货董事长马文胜对期货日报记者说,2012年之后,期货行业经纪业务收入总额基本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期货公司经纪业务收入没有随着市场规模扩张而增加,说明行业手续费费率在逐年下降。

在广发期货董事长赵桂萍看来,期货公司经纪业务转型主要有两大路径:一是结合风险管理和资产管理业务引导转型,二是提升公司自身专业性。“比如,资产管理引导转型就是把经纪业务端作为财富管理销售端,资产管理部作为财富管理产品的设计和规划部门,利用私募产品、专户理财等方式满足不同客户不同的收益需求。这对期货公司的技术含量提出了要求,如果没有技术,交易策略无效,就找不到客户,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她说。

在提升专业性方面,赵桂萍表示,作为大宗商品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和服务商,期货公司更需要重视专业化研究,专心研究宏观经济环境变化,把握每年大宗商品市场的宏观投资机会,以此实现经纪业务规模和收入的双增长。

事实上,上述两大转型路径已在期货行业实践并出现了一定成效。作为一家致力于经纪业务微创新的券商系期货公司,平安期货总经理姜学红告诉记者,从近3年的发展情况看,平安期货服务客户数增长两倍,客户保证金规模、交易市场份额持续提升,人均创利近百万元,各项指标均保持领先行业的稳健增长。

为什么会将创新的重心放在经纪业务上?姜学红认为,平安期货是选择一条适合自己发展方向的道路。“对比美国,虽然国内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但从参与者角度看,国内产业企业的金融工具应用能力大都集中在财务维度,即如何和银行谈融资、拿授信;在衍生工具运用方面,企业能力严重不足。”他进一步表示,平安期货致力于经纪业务的创新,正是希望通过不断地输出服务,让产业企业从高层到执行层都能够达成共识:要善于结合企业实际合理运用期货等衍生工具管理市场风险,保证企业的稳定生产与经营。“至少从价格维度看,我不认为经纪业务是传统的、应该被淘汰的甚至不需要思考并做出改变的业务,反而这是我们公司目前人员和财力投入的主要地方。”

马文胜也认为,不能因为收入下滑而认为期货公司经纪业务没有价值。“作为期货公司的基础业务,经纪业务是实现客户引流,提供开户、交易、结算、交割等客户最基础服务的业务,期货公司当前需要的转型,就是在经纪业务基础上不断地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满足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说。

面对当前的困境,马文胜表示,新湖期货目前以“1+6”战略作为核心思想,围绕着聚焦、特色、增值三个层面,形成增值业务,打造综合服务型平台。“首先,聚焦业务转型,探索卖方业务和买方业务的结合,从平台服务提供商向专业服务提供商转型,从卖方业务向卖方、买方综合衍生品提供商转型,从而形成公司专业化服务,以专业创造价值,以创新提升价值;其次,公司各业务单位通过形成与聚焦的业务和客户群体相适应的特色业务服务体系,进而形成各自不同的服务优势和特色;最后,形成增值业务,使特色业务服务体系向深度、精度和广度发展。”他说。

据介绍,依托财富管理、场外期权、远期互换等业务增长,新湖期货2019年经纪业务总成交规模较2018年增长80%,场外业务增长近四倍。

“总体来看,整个期货行业的发展非常正向,今后这种发展也会进一步加速。”展望2020年,马文胜认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期货公司的传统商业模式已经受到了挑战,必须抓住行业发展的契机,使自身摆脱传统业务的思路和束缚,实现转型升级,提供有特色、能增值、服务市场的业务将是期货公司的着力点。

明晰发展路径,强化风险管理业务优势

2012年12月,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在监管部门的推动下,风险管理公司顺势而生。

经过七年的发展,风险管理公司发展之路越来越明晰,基差贸易、仓单服务、合作套保、场外衍生品、做市五项业务,可以概括为期现业务和场外衍生品业务两大块。从业务的发展特点看,随着场外市场规模的迅速扩张,场外报价愈发透明,业务模式单一、同质化竞争激烈的问题正在凸显。场外衍生品业务急需跳出原有业务框架,根据市场发展情况重新定位,否则场外业务就会和期货公司经纪业务一样,走向一片“红海”。

与此同时,经过风险管理公司的不断探索,期现业务也实现了长足的发展。尽管此项业务正在面临一些成长的代价,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期现业务需要一定的时间铺路,一旦路铺好了,渠道搭建起来,每个产业链都有巨大的深耕空间。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风险管理公司总资产是2013年的24.6倍,净资产是2013年的13.6倍,注册资本是2013年的15.1倍。2019年1到10月,行业累计实现业务收入1406.6亿元,是2013年的43.8倍。

“总体来看,2019年风险管理公司行业业务规模增长迅速,说明市场对期现业务和场外衍生品业务有强烈的需求;盈利情况适度下降,一是部分公司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二是基差波动小,套利机会相对少。”永安资本总经理刘胜喜告诉记者,在行业充分竞争下,之前基差大幅波动可赚取的利润已经被熨平。

“这是好事情,说明市场更加成熟,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刘胜喜进一步表示,从大的趋势看,未来5年或更长的时间里,可能会出现几家交易规模达万亿元的风险管理公司,风险管理公司行业内部将形成阶梯式的服务体系。

“第一阶梯为七八家头部公司,第二阶梯为头部公司的分销商,从七八家头部公司获取更便宜的报价。分销商不必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投资策略和交易系统,而是更多做经纪业务。”刘胜喜认为,要想做到头部公司,股东实力、交易能力、系统支撑、市场推广能力和品牌认可度都不能少。只有公司业务规模足够大、策略更具竞争力,才能提供更低成本的报价,才具备做到头部公司的可能。

五矿产业金融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五矿产业)2009年开始搭建现货渠道,浸淫现货领域十多年。该公司总经理林东伟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开展风险管理业务之前,公司已经有了5年铺垫,积累了丰富的现货经验。

“期现业务的路要铺很长时间,很难一朝一夕做起来。”林东伟解释说,不仅是现货人才需要长期的培养和积淀,从交易对手方的选择、货物品质的检查、仓库的选择和管理到最后的出库,需要建立一套严格的标准,每一个环节都不能疏忽。

据了解,五矿产业从有色金属起步,十年来业务链条逐步扩大到黑色、化工等领域。从公司的业务指标看,年均利润保持30%—40%的平稳增长。其中,基差贸易为公司贡献了七八成的利润,场外衍生品则作为辅助工具,通过含权贸易的方式嵌套到现货业务中。

“风险管理业务是一项创新业务,不能只将其看作创收的渠道,特别是期货行业现阶段对非标的认识还不足,在这种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一味追求业务大干快上,容易把风险集中暴露。”林东伟建议,风险管理公司开展业务时首先要明确自身的定位。其次,把现货业务做精做细,稳扎稳打,一步步搭建公司业务架构。最后,积极培养人才。任何一家公司都缺既懂期货又懂现货的人才。

林东伟说,不少风险管理公司不愿意碰现货,觉得现货水深、链条繁琐,同时也缺乏相应的期现人才。但回过头来看,如果不做现货业务,服务实体企业就会成为一句空话,风险管理业务就很难做精做细,这反而会给自身带来风险,因为帮助别人管理风险的前提是“你能意识到风险在哪里”。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3年多的试点发展,作为场外衍生品的升级模式,“保险+期货”已帮助越来越多的农户及专业合作社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2019年,在各家风险管理公司的积极推动和服务下,“保险+期货”保持着深耕细作的发展趋势,继续为服务“三农”发挥作用。

总体来看,当前风险管理公司不仅面临着行业内的竞争,也面临着跨行业的来自其他金融机构的竞争,同时还面临着跨领域的来自其他现货贸易商的竞争。如何把风险管理业务的蛋糕做大,提高产品设计能力和定价能力,完善风险管理体系,提升行业竞争力,风险管理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抓住重要机遇,加大特色资管产品供给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国期货市场已上市75个期货品种和期权工具,基本覆盖了农产品、金属、能源化工、金融等国民经济的主要领域。在政策与制度供给方面,期货市场各项基础制度不断完善,资管新规的发布、多部门联合推出的农业保险政策等,则加速了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参与期货市场。特别是2019年华夏饲料豆粕期货ETF、大成有色金属期货ETF和建信易盛郑商所能源化工期货ETF获批、成立及上市,表明公募基金开始利用ETF为客户搭建介入大宗商品市场的工具和桥梁,从长期看,具有里程碑意义。

可以预见,随着我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以及市场对大类资产多元化配置的需求日益强烈,2020年很可能是期货公司资管承上启下、开拓创新的一年,或将迎来快速发展期。

“商品期货是标的物为实物商品的期货合约,具有标准化、可流通等特点,是大类资产配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设立商品期货ETF,建信基金认为,一方面,商品期货与股、债相关性低,在组合中加入商品期货标的能够有效分散组合风险;另一方面,商品期货的走势是对商品价格的直观反映,是一般价格水平的重要组成成分,对通货膨胀更加敏感,在组合中加入商品期货标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冲通胀风险。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认为,从市场发展的角度看,国内首批3只商品期货ETF获批,对国内商品期货市场具有重大意义。不久的将来,我国商品期货市场将迎来一支重要的机构投资者力量。未来随着更多商品期货基金的获批和参与,商品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将进一步优化。

在永安期货总经理葛国栋看来,如何不断地提供有效的产品,比如以衍生品为基础的资管产品和财富产品,以衍生品为基础的期现结合产品,这对期货公司而言是使命,也是期货市场产品供给的重要转型。

“我们着眼于打造商品期货组合对冲的优势,重视对产业链的分析和商品相对价格的研究,力图发展成为一家具有商品衍生品特色的财富管理机构。”葛国栋告诉记者,从投研体系的传承上看,公司建立了源点资讯,研究员时有流动,但核心的研究逻辑和研究数据都沉淀在这个平台,为之后的研究员、企业客户和私募机构提供研究支撑。

据了解,永安期货不仅加大自身投研体系的建设,而且还在财富管理领域培育了一大批的优秀私募机构。公司在风险控制、研究管理、合作销售等方面,为私募机构提供了大量的支持性服务。

“近年来,在交易所和中国期货业协会的支持下,我们做了大量的投资者教育工作,也培育了相当一部分财富产品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往往不具备直接投资期货的能力,但通过我们的专业服务能力,可以为客户提供与其风险匹配的财富产品。在这个过程中,期货市场既扩大了客户源头,投资者也获得了相对可观的收益。”葛国栋说,财富管理业务有助于实现更多元化的收入和更多元化的业态。从这个角度看,期货行业在财富管理上是大有可为的。

直面行业开放,提升公司综合服务水平

2019年,我国期货市场扩大开放步履不停。20号胶期货上市后,我国期货市场共有4个期货品种直接向境外投资者开放交易,特定品种对外开放的路径基本成型,境外参与者稳步增加。

除期货品种国际化外,期货公司“走出去”步伐也在加快。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目前,境内已有21家期货公司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除香港市场外,一些境内期货公司直接或通过香港分支机构在新加坡、英国、美国等国设立分支机构,部分境外分支机构已成为CME等境外交易所会员。2019年,永安期货旗下境外分支机构永安国际金融(新加坡)、永安(新加坡)国际贸易开业;东证期货设立境外全资子公司东证期货国际(新加坡);南华金融(英国)正式获得FCA注册批准,可提供涉及商品期货、其他期货、滚动即期外汇交易、商品期权、其他期权、证券等领域的服务。

“在经纪业务收入下滑的趋势下,国际化发展成为国内期货公司转型发展的一大助力。”赵桂萍表示,除资产管理、风险管理业务外,国际化业务也是期货公司转型发展的重心,作为首批获准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的期货公司之一,广发期货国际化业务已步入发展快车道,2019年业务收入占广发期货总营收的比例近30%,境外子公司对母公司的反哺效果显著。

2020年,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步伐会继续加快,除品种国际化、期货公司设境外子公司以外,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在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元年,我国期货业或面临重大转折,增强资本实力、提高综合服务水平成为期货公司的必由之路。

赵桂萍表示,在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前,外商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或者身份接触国内市场,因此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后,国内期货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专业人才的流失和技术的升级。

五矿经易期货副总经理邱菡仪表示,2020年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期货行业业态将发生较大变化,行业内兼并重组可能会加快。从长远来看,这有利于我国期货行业规范发展。“伴随着行业的优胜劣汰过程,期货公司如果能够整合业务板块,提供更专业化的服务,就能提高自身的市场竞争力。”

展望2020年,邱菡仪认为,随着新产品的不断上市,更多的产业企业会参与到期货市场中来,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等机构客户也会加大期货市场参与力度,我国期货市场仍有巨大发展潜力。“对比国际市场,我国实体企业利用期货市场管理风险的比例仍偏低,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有待进一步发掘。这也是我们作为产业背景期货公司,2020年努力的方向。”邱菡仪说。

对于期货公司国际化发展,赵桂萍认为,境内期货公司在设立境外子公司初期应专注卖方业务,在控制成本的同时,实现稳步发展,“许多案例显示,期货公司经营风险不是来源于服务客户的过程,而是主动交易导致的,相比买方业务,卖方业务风险成本可控,如果再把人力成本控制在较低水平,更有利于国际化发展”。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马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