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供需两端支撑下,亚太低硫燃料油表现强势

在IMO2020限硫令生效前的最后窗口期,亚太低硫燃料油市场迎来一波强势的上涨。新加坡VLSFO(硫含量在0.5%以内的低硫燃料油)对Brent裂解价差在近一两个月的攀升之中持续刷新记录,截至12月30日时该裂差已经达到历史最高点的29.07美元/桶,相比一个月前涨幅超过10美元/桶;与此同时,在高硫燃料油已经有显著反弹迹象的背景下,新加坡VLSFO对HSFO价差(高低硫价差)依然在不断走阔,截至12月30日新加坡VLSFO/HSFO M1价差已经升至322.8美元/吨,同样位于历史最高点;最后,四季度以来曾一度摇摆于轻微Back与Contango之间的近月月差也在12月份迎来迅猛上涨,截至12月30日时M1/M2月差已涨至12美元/吨,单月涨幅达到10美元/吨。

在低硫燃料油价格强势的背后,来自供需两端的因素均发挥了重要作用。需求端方面,随着船东在IMO2020生效前逐步切换燃油,亚太低硫燃料油消费在近期稳定攀升。根据MPA(新加坡港务管理局)发布数据,11月新加坡港口低硫燃料油船燃销量大涨289%至165万吨,与此同时低硫MGO(船用柴油)销量仅达有37万吨,也就是说VLSFO销量达到MGO的4.4倍。此前很多市场分析人士预计在IMO初期MGO会成为替代高硫油的主流燃料,但现在由于重质燃料油的粘度与质量范围更受船东青睐,VLSFO明显在与MGO的竞争中占据上风,这也使得VLSFO需求增长明显超出预期,成为近期市场走强的重要驱动。

供应方面,由于我国燃料油出口退税政策并没有如期在年底前推出,国产低硫燃料油价格在经过税费征收后缺乏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因此国内巨量的低硫燃料油产能暂时难以得到充分释放,保税区船舶供应仍需要大量从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进口,这在一定程度上收紧了亚太低硫油市场;此外,新加坡陆上以及浮仓库存中的大量低硫油组分需要通过调和得到船燃成品,在限硫令初期可能会面临一些技术问题。不仅如此,IMO前期还伴随着一些基础设施上的瓶颈,尤其是近期用于低硫燃料油加油的驳船会相对紧张,这些因素短期内都会抑制低硫燃料油的有效供应,进一步加深市场的紧张局面。 

综上,在供需两端的支撑下,VLSFO价格实现了在IMO新政生效前的市场强势。经历这波强势上涨后,当前低硫燃料油价格甚至要高于柴油,这种现象是否会引发市场的再度调整值得关注:一是在VLSFO比MGO更贵的情况下,船东是否会明显增加柴油消费来替代低硫燃料油,二是VLSFO价格的强势是否会吸引更多柴油组分被调和进来,从而增加低硫燃料油的供应。如果这两条路径能够顺利实现,那么低硫燃料油的紧张局面可能会得到缓和,价格上涨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作者:康远宁 潘翔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